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萨尔瓦多:抗争与恐怖主义的区别

一年前的血腥街头抗争促使萨尔瓦多通过反恐法,当时在萨尔瓦多大学外的杀警嫌犯已遭逮捕,政府也动用反恐法对付抗争水资源政策的示威民众,当地部落客对此有许多看法。

2006年7月5日,萨尔瓦多大学外的示威抗议演变为暴力事件,不知名狙击手向镇暴警察开枪,造成两人死亡、多年受伤,此后媒体均以“5-J”代称此次活动。经过一年的追缉,嫌犯Mario Belloso于2007年7月2日遭到逮捕,国内媒体持续大篇幅报导。

记者兼部落客Jorge Ávalos非常关心后续发展,Belloso被捕后不久,他便指出[ES]执政党有意以此大肆宣传,政府与媒体似乎也忽视无罪推定原则,逮捕当天,Ávalos即希望警方能恪守专业,拿出足以服人的证据。

然而就在两年后,Ávalos发现警方忍不住对外泄露讯息,一张搜索Belloso住所的照片曝光,显示Belloso与在野党FMLN干部有所往来,Ávalos认为警方策略相当危险[ES],竟然让如此照片流至媒体之手,恐将使这项证据失去其“保管链”(chain of custody)。

回顾过去一年的经验,部落客Ixquic认为在保守派的执政党眼中,5-J是萨尔瓦多恐怖主义之始[ES]。相关画面仍不时在电视上出现,使得政府能够推动通过新的反恐法。身为律师的Ixquic表示,她完全支持打击恐怖主义的法律,但她担心这部法律未定义重要词语与原则,等于让政府自行定义何谓恐怖主义而滥用法律。

在Belloso被捕当天,政府在另一场合动用新反恐法, 引发高度争议。在Suchitoto市郊抗议水源民营化政策的民众与镇暴警察发生冲突,总统萨卡(Tony Saca)原本预定前往当地发表演说,并公布水资源系统地方分治计划,许多人认为这形同将整套制度分段出售予私人企业,抗争者堵住前往市区道路,镇暴警察 则前来清除路障,并发射催泪瓦斯与橡皮子弹,媒体照片则显示示威者丢掷石块与引燃垃圾。

街头抗争瘫痪交通在萨尔瓦多司空见惯,但此次政府手中多了项新武器,包括本地组织基督教农民组织(CRIPDES)多位领袖等14人遭逮捕,并依反恐法起诉,网路上很快便出现有关抗议行动与逮捕现场的照片影片,国内外团体也广为流传。

7月7日,14名遭逮捕者出席位于圣萨尔瓦多的特别组织犯罪法庭听证会,许多抗争人士在法庭外聚集,呼吁法庭撤销恐怖主义告诉,“美国-萨尔瓦多姐妹市”团体也进行实况部落格报导,然而法官最终裁决在恐怖主义罪嫌开庭前,其中13名被告必须先送入监狱“暂时监禁”,最长为期三个月。

法庭裁决宣布后,现场情况是:

民众群情激愤,但气氛仍然和平,持续聚集在法院大楼外,镇暴警察也在场,不过并无冲突发生,Marta Lorena Araujo Martinez的丈夫Julio Portillo在裁决后立即向群众发表演说,表示他感到相当失望及愤怒,并呼吁所有萨尔瓦多人民未来三个月共同努力营救被告出狱。现在轮到反对党 FMLN领袖发言。

群众等着看被告会送往何处,准备组成车队跟随,并在监狱外守夜。

作家Juan Jose Dalton在部落格里批评政府竟以恐怖主义起诉抗议者[ES]:

在Suchitoto遭逮捕的成员将以“恐怖份子”名义审判,但他们是社运人士,而且多数只是丢掷石块,CRIPDES主席Lorena Martinez要如何与宾拉登的追随者相提并论?我们彷佛回到1980年至1992年的内战时期。

La Terminal的JC也认为,如此使用反恐法根本是荒诞可笑:

我不支持也不赞同人们在反政府抗争时丢掷石块、焚烧轮胎、瘫痪街道或引燃汽车,但法官却称之为恐怖主义,简直是荒谬到家,…如此不仅污辱一般人的常识,也污辱了真正恐怖主义下的受害者,如果在Suchitoto的抗议民众是恐怖份子,我也是,…法官也是。

另一名部落客Victor Castro接续同个主题,在部落格里写道[ES],“因为我有意上街表达我对某某政策的不满,我就成了恐怖份子”。

除了反恐法争议之外,知名部落格Hunnapuh的元老级作者Jimar担心,Suchitoto抗争中,军方在政府与抗议者之间的角色[ES]:

另一件令人担心之处即为军队出现在群众抗争事件中。军队在宪法内有明确功能,其中并不包括公共安全或协助警察维持抗议场合秩序,且军方也未针对相关活动做好准备,镇暴警察发射催泪瓦斯或橡皮子弹是一回事,士兵拿着M-16或五零口径机枪瞄准人群又是另一回事。

这些事件都在萨尔瓦多发生,目前政治局势已走向两极,而且随着2009年大选到来,事态只会日趋恶化。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