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八月 2007

報導 來自 5 八月 2007

(短信)肯尼亚:政党令人民失望

Emily论及肯尼亚的政党政治:「关键在于,肯尼亚政坛内究竟有无政党根基?答案显然否定,原因包括:第一,低识字率与众多贫民是民主一大诅咒,让政党政治无法在肯尼亚生根。」 作者:Ndesanjo Macha

伊朗:数百博客支持入狱学生

伊朗博客最近发起一项活动,提醒人们近几个月来,共有多名大学生遭到逮捕,其中三人至今仍在狱中,他们希望号召无数博客将名称改为「八月五日」,依据伊朗历法则是Mordad月的14日。 受害者家属表示,学生年龄都是二十出头,遭遇了生理与心理的折磨,包括言语污辱、用电缆殴打等,他们被指控的最严重罪名为侮辱国家最高领导人及煽动舆论。 2007年8月5日 根据14mordad博客,这个日期是: 2007年8月5日是伊朗宪政革命101周年,但伊朗民众仍在争取民主,学运人士也仍难逃牢狱之灾。 为支持与纪念这些同伴兼博客,当地一群博客决定更改博客名称,在当天更名为「8月5日:支持入狱学生日」(August 5th: The day of support for jailed Iranian students),纵然各位不是伊朗博客,我们也欢迎一同参与,若要加入,请寄信至14.mordad@gmail.com。 据该博客指出,之后几天已有397名博客响应。 支持计划的Hamid City张贴入狱学生与政治犯的照片,他建议[Fa]每个人都号召十位朋友加入。 Mir指出[Fa],纵然宪政革命已过101年,今日监狱里仍有许多勇敢的伊朗孩子。 Fardayekvatan认为[Fa],我们应多写有关于正义、民主及入狱学生的文章,让每个人都能成为沙漠深处的烛光。 Ganji呼吁众人支持 前政治犯兼记者Akbar Ganji发表公开信,要求大众支持入狱学生,Kamangir写道: 知名政治运动成员Akbar Ganji曾入狱五年,他写了封致伊朗大众的公开信,希望大家伸出援手,帮助入狱学生获释。...

塔吉克斯坦:社会的各种变化

最近塔吉克斯坦博客与专家很关心新的宗教法草案,他们认为该法将威胁宗教少数团体,穆斯林社群也担心改革方案,忧虑若草案经国会通过实施,国内清真寺数量将会大减,除此之外,新法案也禁止向七岁以下儿童教授宗教教育。 草案内有两套限制,其中一套显然直接针对伊斯兰教而来,另一套则是对付少数宗教族群,关于少数宗教的部份我们可以之后再 谈。然而 此法案处理伊斯兰教的方式却特别直接,包括限制清真寺建筑的数量,在乡村地区,每两万居民才可建一座清真寺,而都会区与首都杜尚别的门槛则分别为三万人与 八万人。 StatGuy表示,未来所有福音传教活动都将完全被禁止,他认为“新法案让登记宗教团体的手续与程序极为困难”。 就算宗教团体能够跨越超高连署门槛,就算宗教团体能够跨越超高连署门槛,第20条也要求,申请人必须于登记申请书后附上大量政府及宗教团体文件。 另一项部落圈所讨论的议题则是印度考虑在塔吉克斯坦成立军事基地,这座位于Aini机场的基地话题已讨论多年,但政府仍不愿释出任何讯息,印度博客认为,印度未来将成为国际强权,故需要在国外设置军事基地,而塔吉克斯坦是个很好的起点,Harsha与朋友论及印度在塔吉克斯坦设立基地的优点。 塔吉克斯坦与中国、阿富汗、乌兹别克斯坦及吉尔吉斯斯坦接壤,与巴基斯坦之间也只有细长的阿富汗领土之隔,印度若与巴基斯坦开战,印度能够从两面夹击,这也是这座空军基地能带给印度的一大优势。 人们也时常讨论塔吉克的毒品问题,Olga提供有关现况的资讯,她对于目前塔吉克斯坦走私毒品的情况描述很清楚。 接续着Olga的文章,David Trilling述说好几名俄国女孩染上毒瘾的故事,以及他们如何在塔吉克斯坦面对这项问题的经验,他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国际暨公共事务学院(SIPA)的二年级生,正在塔吉克斯坦拍摄有关中亚海洛因贸易的记录片。 女孩遭到虐待、殴打、香菸烫伤、被迫从事不安全性爱,还得逃离警察,因为警察任意逮捕后也强暴她们,在她们的小小房子里,也没有淋浴设备,唯一水源只有前院偶尔有水的水槽,那也是她们的厕所。 Bonnie Boyd指出,塔吉克政府与世界银行正在努力,希望吸引资金投注于棉业,棉业是经济一大支柱,但长期缺乏投资而无法获利,但Bonnie Boyd认为纵然觅得资金,既有问题也难以克服。 棉业没有什么增值空间,轨棉、捆包、仓储等上下游产业亦然… 塔吉克斯坦棉业主要出产中纤棉与长纤棉,长纤棉所制造的纱价值最高,但也代表缺乏加值处理过程所带来的损失更大。 David Trillig也提及塔吉克斯坦警员贪污情事,他曾经试图记录交通警察收贿的经验,交警在发现摄影机即在未收受贿款的情况下离开了。 在首都主要街道上,每隔50至100公尺便有几名戴着丑帽子的警察,每天都在没有违规的情况下随机拦下车辆,随意检查证件后便开始索贿。 原文作者:Vadim 校对:jul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