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八月 2007

報導 來自 8 八月 2007

坦桑尼亚:打造部落客社群经验谈

在坦桑尼亚,由于英语及斯瓦希里语写作的部落格与日俱增,主题也遍及环境、饮食、运动、时尚、政治、室内设计、科技等不一而足,使坦桑尼亚部落圈在非洲显得格外活跃,部落客因此决定成立正式组织,Jumuiya ya Wanablogu Tanzania (坦尚尼亚部落格社群,简称Jumuwata)于焉诞生。 对于部落客与公民媒体人士而言,若要建立一个合作与民主的部落格社群,相信可以从坦桑尼亚获得许多理论及实作经验。 自从决定成立组织后,坦桑尼亚部落客便希望尽力以合作开放为原则,一切起自于2006年11月18日举行的线上会议: 坦桑尼亚部落客于2006年11月18日首次举行线上会议,希望寻找不同方式增加社群的效能与范畴,多数部落客认为,人们有机会利用部落格促进国家重要对话与社会发展,且为让公民媒体改革能在坦桑尼亚生根,部落圈应率先建立目标与愿景。 会议准备工作利用Doodle与wiki等工具,因为坦桑尼亚部落客散居于各个时区,故使用Doodle投票决定会议召开时间,议程讨论与主持人提名则透过wiki,之后由主持人Ramadhani Msangi公布选定的议程于wiki上。 在成员的部落格上,亦有相关讨论与公告,坦桑尼亚当地的斯华西里语报纸《Majira》曾刊登有关会议的报导,另一份斯华西里语报纸《Mwananchi》在会议前后皆有专题报导。 举办空间为何? 当时主办单位所面临的主要挑战,在于该使用何种工具举行会议,由于几乎所有坦桑尼亚本地部落客都使用公共网络,故会议显然必须使用线上平台进行,当地多数网咖都不允许使用者下载软体,其后在Ethan Zuckerman的建议下,决定以IRC@Work做为会议平台。#blogubongo频道确定后,也在wiki与成员部落格上公布登入方式教学。 会议中以投票达成决议,包括将11月18日订为坦桑尼亚部落格日,并在会议结束前遴选出临时委员会,针对如何成立正式组织架构广纳部落客意见与想法,成员包括荷兰的Da’ Mija、加拿大的Jeff Msangi、美国的Ndesanjo Macha、坦桑尼亚的Ramadhani Msangi等部落客。 当天也决定组织将成立网站及联播区,相较于其他非洲国家是由个人建立联播区块,坦桑尼亚部落客决定透过Jumuwata打造社群联播。 临时委员会于会后设立新部落格BloguTanzania,透过其中公开讨论,坦尚尼亚部落客陆续处理领导架构、组织名称、组织缩写、联播区命名、规章事务等,也拟定在部落格日将颁发的奖项项目。 他们也邀请图像设计师构思标志,公布于部落格上供成员投票,最后由Gerald Shuma出线,他的作品也成为Jumuwata正式标志。 临时委员会亦公布三项领导职缺,包括主席、秘书长与财务长,呼吁有意者登记角逐,截止后共有8名候选人,照片皆于选前张贴于部落格右侧醒目处。 线上选举该如何投票?...

吉尔吉斯斯坦:面包涨,人民怨

吉尔吉斯斯坦面包价格最近突然上涨,引起许多部落客讨论,除了天然气、电力、交通等价格为,面包物价是与民众日常生活最习习相关的经济议题,因为面包是当地人民传统主食,若一条面包过去要价6索姆(som,吉尔吉斯货币,1索姆约等于2.5美分),现在已涨至7索姆。 Advocat将意见表达在Diesel论坛[RUS]中: 在前总统阿卡耶夫(Askar Akayev)任内,面包价格始终平稳,人们现在虽然认为生活改善,但物价也同时走扬,或许涨价也是新政府改善民众生活的指标? Mantank则不认为政府与涨价一事有关: 政府无法抑扬物价,所以这真的不是政府的错。 XnifgRon前几天亲身感受物价变化: 我每天都去同一家餐馆吃午饭,但今天服务生给的面包却薄得不可思议,只有平常的三分之一,她说是因为涨价所致,我很难过今后得要点三份面包才够。 Mirsulzhan则在newseurasia网站上[KYR]解释为何面包变贵了。 人们也很关心在8月4日至19日的上海合作组织高峰会期间,政府打算限制民众进出首都比斯凯克(Bishkek)。 Asel写的文章指出,所有进入比斯凯克的车辆现在都要受检查,政府也可能会限制进入首都的人数,然而政府却无任何代表能对外发言,告知大众必要讯息,以及解释究竟细节为何。 这项消息为民众带来极大困扰与不便,因为人们无处取得可靠资讯,例如S@ailor便表示: 我跟小巴士驾驶聊过这件事,想瞭解他们知道什么讯息,结果大家都一无所知,现在似乎我们又得等到最后一刻才会接获通知,也会因此遇到麻烦。 最后提件有趣的事,8月1日是吉尔吉斯斯坦现任总统巴奇耶夫(Kurmanbek Bakiyev)的生日,他现年58岁,部落客morrire做了一份小型民调,想知道部落客最想送总统什么礼物,共有30人参与调查,结果如下: 41.4%的人不想送他礼物 37.9%的人选择中国制牵引机 17.2%的人选择羊头 13.8%的人选择面条 10.3%的人选择前往莫斯科的机票 民调详细结果请见此[RUS],礼物很特别吧? 原文作者:Asel 校对:julys

伊朗:政府持续向媒体施压

伊朗政府上周加强对媒体施压,亲改革派的期刊《同胞》(Ham Mihan)于7月3日遭到查禁。 伊朗劳工新闻通讯社 Ilna 因报导罢工与大学校园中的动荡情势,也遭暂时关闭,主管亦因此辞职。 许多部落客论及与日俱增的国家检查,有些曾为《同胞》撰稿的记者也抒发感受。 意料之中的痛苦 Jomhour很遗憾[Fa]今后见不到《同胞》,在伊朗政府一声令下,这份完善、包容、勇于批判政府的刊物就此消失。 Hanif提到[Fa]伊朗媒体不断遭到关闭,认为伊朗人应早就习以为常,但听到《同胞》遭禁时,我们还是很意料。 Ghomaar表示[Fa],任何期刊在伊朗能撑过一年都算奇迹,禁刊相当平常,他也提醒Ilna通讯社持续面临压力,管理阶层遭替换,可能也会关闭。 为《同胞》撰稿的记者Maryam Sheybani说[Fa],实在很不愿与这本期刊告别,虽然只有43期,但一直努力与众不同,也正因为不同于众多刊物,所以当局无法忍受,非得查禁不可。 改卖香菸吧 Varesh语带讽刺地表示[Fa],书报摊干脆不卖杂志,全部改卖香菸好了,反正鼓励人抽菸不会遭罚。 Sanjaghak指出[Fa],政府关闭一家刊物后,隔天好像没事一样,他自问为何学新闻?若是个人兴趣无妨,但恐怕很难做为职业。 Mahjad刊登[Fa]数家遭禁刊物的照片,他认为政府企图将知名记者逼离媒体,因为政府厌恶所有会思考或刺激他人思考的人。 他人对伊朗的认识为何? 因为网路封锁与审查,使伊朗民众难以获得部分资讯,不过从西方媒体上,西方民众似乎也只能得知伊朗的片段消息,有些部落客希望建立跨越资讯落差的桥梁。 部落格“伊朗观点”指出,当西方人得知她来自伊朗后,问她的第一个问题是: 政治情势有机会改变吗? – 伊朗随时都在变化,过去、现在、未来都在变,不过一切都不明朗,这个政权似乎觉得如果要继续下去,唯一方法便是禁止年轻男女在公共场合接触、女性只能穿着 黑色服装、男性不准抹发胶等…我或许有点太夸张了,这样说似乎有些离谱,但有时确实令人感觉如此。 多数人似乎不想再来一次革命,…他们希望一切能够慢慢地愈变愈好,而非愈变愈糟。 能相信美国吗?...

全球之声征才:录像编辑

全球之声现征求录像编辑一名。 录像编辑将负责追踪全球各地公民所制作的在线录像,每周二至三次选择相关录像与全球之声的文章结合,录像编辑必须与全球之声其它编辑密切合作,并应参与定期举行的在线编辑会议。由于全球之声为互联网组织,录像编辑可留在原居地任职,但若要胜任此项工作,宽带互联网联结为必要条件。 应征者需具备国际观,对于部落格、在线录像与互联网公民媒体经验丰富,英语写作与编辑能力流利,熟悉全球在线录像使用工具、网站与趋势,应征者也应具有独立工作的能力与责任感。除英语外,若能通晓读写其它语言尤佳,居住于美国及西欧地区以外者优先考虑。 意者请备妥英文求职信与履历,寄至editor@globalvoicesonline.org,截止日期为2007年8月24日。

伊朗:伊朗社会中心的一瞥

Christian Alexander是一位美国的部落客,他以伊朗部落格为题,撰写了他的学士论文。在这篇专访中,他和我们分享了对伊朗部落格的意见。他同时也是Sounds Iranian部落格的撰稿人,在这个部落格中,一些研究者交流他们对伊朗部落格研究的想法。 问:请简介你自己并告诉我们关于你对部落格的兴趣以及你对伊朗部落格感兴趣的地方? 我对部落格的兴趣是有点意外。我一直对科技很感兴趣,特别是网路。网路定义了我们这个时代的科技,它是一个革命性的发明,对人类文明有惊人的影响。 在大学时,我决定将毕业论文结合自身对科技的兴趣、以及科技对社会之影响,主要的研究范围为殖民以及后殖民的非西方历史。我的指导老师,是一位对19世纪伊朗和中东历史的专家,他建议我深入调查近来很活跃的伊朗部落格。 我花了一年的时间在研究伊朗的部落格以及其相关文献。在这个过程中建立起我对伊朗社会和文化的兴趣。我上了波斯语课程,也开始以自已的网摘部落格追踪连结伊朗部落格圈。 从我缴交论文后的一年多,我继续的透过新闻、部落格,以及在我研究期间累积的其它来源,追踪伊朗的消息。我积极地期待将我的部落格研究扩大至包括其它国家和区域,以分享伊朗研究的议题(像是接近性、进步性等等),我维持着对伊朗部落格圈的热忱。 从计程车文化到核子危机 问:你认为伊朗部落格可以提供我们不能在大众媒体找到的伊朗印象吗?能举个例子吗? 我肯定地认为,特别在伊朗,部落格提供了一个平易近人的另类观点,而通常和在美国的传统媒体所提供给我们的,有相当大的歧异。对我而言,这是伊朗部落格斯坦(Weblogestan)做出最重要的贡献。 注:Weblogestan为一网路俚语,表示波斯语部落圈“国度”。以上解释引自这里。 在我的研究中,最有趣及令人兴奋的发现之一是伊朗部落格圈的观点。这观点奇妙的混合他们世界的亲密和陌生,提供了一个比传统媒体更为复杂、微妙且有同理心的伊朗图像。 事实是,我接触到的这群人给我重要的活力感(empowerment)。从伊朗的“计程车言谈”的观点( View From Iran's “Taxi Talk”)学习计程车文化的复杂或是从Mr. Behi学习到关于日常街头生活,都给了我对伊朗社会中心的一瞥,那是传统媒体所遗漏的故事。每天关于伊朗-美美的核子危机的报导以及伊朗人在伊拉克的牵连(伊朗和伊拉克二国毗邻,从1980年代的两伊战争,到近来的两伊合作)建立了对伊朗的错误印象,而部落格的作用是要解构(deconstruct)这些印象。  但伊朗的部落格圈反映的是少部份的人口。如同在其它的“发展中”(developing)国家的内部,可否近用网路之间的数位落差(digital divide),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形构着伊朗的网际社会(cyber-society)的观点和意见氛围。 在2005伊朗总统大选前的几周几个月看伊朗的英文部落格,很难预测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中文/英文)会胜出。明显地,这些部落客的观点实质上和大部份的伊朗人是不一致的。这个被部落格所引出的惊讶/震撼/否定,说明了特别的群体在广大的伊朗人口里是如何的特别。 科技和现代化的意识型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