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伊朗:政府持续向媒体施压

伊朗政府上周加强对媒体施压,亲改革派的期刊《同胞》(Ham Mihan)于7月3日遭到查禁

伊朗劳工新闻通讯社 Ilna 因报导罢工与大学校园中的动荡情势,也遭暂时关闭,主管亦因此辞职。

许多部落客论及与日俱增的国家检查,有些曾为《同胞》撰稿的记者也抒发感受。

意料之中的痛苦

Jomhour很遗憾[Fa]今后见不到《同胞》,在伊朗政府一声令下,这份完善、包容、勇于批判政府的刊物就此消失。

Hanif提到[Fa]伊朗媒体不断遭到关闭,认为伊朗人应早就习以为常,但听到《同胞》遭禁时,我们还是很意料。

Ghomaar表示[Fa],任何期刊在伊朗能撑过一年都算奇迹,禁刊相当平常,他也提醒Ilna通讯社持续面临压力,管理阶层遭替换,可能也会关闭。

为《同胞》撰稿的记者Maryam Sheybani[Fa],实在很不愿与这本期刊告别,虽然只有43期,但一直努力与众不同,也正因为不同于众多刊物,所以当局无法忍受,非得查禁不可。

改卖香菸吧

Varesh语带讽刺地表示[Fa],书报摊干脆不卖杂志,全部改卖香菸好了,反正鼓励人抽菸不会遭罚。

Sanjaghak指出[Fa],政府关闭一家刊物后,隔天好像没事一样,他自问为何学新闻?若是个人兴趣无妨,但恐怕很难做为职业。

Mahjad刊登[Fa]数家遭禁刊物的照片,他认为政府企图将知名记者逼离媒体,因为政府厌恶所有会思考或刺激他人思考的人。

他人对伊朗的认识为何?

因为网路封锁与审查,使伊朗民众难以获得部分资讯,不过从西方媒体上,西方民众似乎也只能得知伊朗的片段消息,有些部落客希望建立跨越资讯落差的桥梁。

部落格“伊朗观点”指出,当西方人得知她来自伊朗后,问她的第一个问题是:

政治情势有机会改变吗? – 伊朗随时都在变化,过去、现在、未来都在变,不过一切都不明朗,这个政权似乎觉得如果要继续下去,唯一方法便是禁止年轻男女在公共场合接触、女性只能穿着 黑色服装、男性不准抹发胶等…我或许有点太夸张了,这样说似乎有些离谱,但有时确实令人感觉如此。

多数人似乎不想再来一次革命,…他们希望一切能够慢慢地愈变愈好,而非愈变愈糟。

能相信美国吗?

Anthony Loewstein是位作家兼部落客,最近前往伊朗,想要瞭解当地人民对各项议题的观点,他在部落格里写道

伊朗人对美国政府及其意图,看法都一致地相当负面。许多记者、编辑与部落客甚至都明白表示,害怕美国攻击伊朗核子设施。知名女性记者兼部落客 Azadeh Akbari 告诉我:“看过伊拉克与巴勒斯坦的遭遇后,我们要如何相信美国所言?”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