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韩国:互联网和匿名

韩国的入口网站将从这个月开始采用实名回响制(daet-geul sil-myeong-je)。两个主要入口网站,Daum和Naver已经在6月27号开始实施,其他35个入口网站这个月也将采行这套制度.

韩国入口网站、网路新闻、或部落格新闻均在文章底下提供回响或回应区,他们称此为daet-geul(通常篇幅不长且网民可以随意地留下意见)。由于能够以匿名的方式留言,可能会产生不适当或随便的内容,以及人身攻击。如何解决这种情形,已经成为了争论的话题。

几天过去了。部落客们分享他们对于新制的意见。

一些部落客,如minicactus,非常担心副作用

从采行实名回响制后,恶意内容的量已经变低,但并没有戏剧性地减少。要让恶意回响消失在网路上是需要花时间的。就目前为止,似乎成效不彰。我更担心的是,这些恶意留言者会被驱散到小社群网站,如此一来,整体网路气氛通常会变差。

一些部落客如hansfamily,最在乎的是这套制度是否会箝制言论自由:

…似乎不少人倾向反对此制度。有很多原因,第一:此举可能破坏网路的基本原则和自由;第二:此举可能妨害言论自由;最后:可能会被政府当局给控制。

这些论点都很有道理,且我也不否认此基本原则。但是我们要如何克服人们将谣言信以为真,之后又怪罪他人,这种如毒香菇一般的社会现象?有些人说,这应该靠网民的自制力来克服,而不是强制;但是这样会不会太流于理想?

我们见过许多因为恶意回响,而导致自杀和忧郁的意外,这着实地让社会大开眼界。但是至今发生了什么?有改变吗?没有变得更严重吗?

关于“网路实名回响制”的争论已经好几年了。先前,主要意见是反对;但是现在不同了。与其坚决反对使用,倒不如部份应用以阻断匿名的负面影响。

有件之前听闻的事我非常好奇,就是他们会不会查核身份证字号。那外国人和海外没有身份证字号的韩侨怎么办?

有位部落客 带出一个更为宏观的议题:恶意回响和我们的教育--

从某时起,我就倾向不读文章的留言和回应文章。难道大家不会闪避恶臭的垃圾桶吗?在早些 时期,回响真的是非常新鲜和有趣的功能,方便我们可以在读文章时,马上对其表达意见。比起回覆系统要开新视窗才能留下我们的意见要来的更好。因为我们不必 长篇大论,所以不假思索就写下意见。篇幅虽不长,但却有很多新鲜的意见。也许我太早下结论,但服务的用户、服务提供者和顾客间的即时、快速沟通,使韩国网 路文化加速地发展。因此,顾客的需求和新兴工业化经济体(NIES)才发展的更快。

然而,凡事均过犹不及。回响和回应已不如往昔。即便只有0.06%的恶意回应者,这一小撮人还是会引起问题,这是个应该被探讨的社会议题。那么,“实名制”是正确的解决方法吗?“实名制”可能会箝制意见和言论自由,我们该如何弥补这些缺失?
我认为恶意回响者是存在于网路世界的问题,但是我们应该在现实世界找到起因。

事实上,即使你在现实世界中试着与其他人对话和讨论时,人们也很容易因为不同意见而生气。有的人以片面征兆或事实来评断任何事;有的人不讲逻辑道 理,而是以情绪和偏见来交谈;抑或有人拒绝谈论严肃议题,想嘲弄那些认真的人,并自以为很酷;也有的在人后说长道短,在人前却默不作声。

最后,是这些类型的人在网路上发出恶意回响和回应的吗?为什么会有不长于正常沟通的人存在呢?在中学、高中时期,我们在一个不习惯于讨论和发表意见的氛围中成长。即使老师问问题,学生也尽量不与老师四目交接。一个学期中,要找到有一、两个自愿发问的学生很难。

有时候提问的学生很容易被老师或其他学生羞辱。如果有些学生在下课前问问题,就得忍受其他学生白眼。有些老师也对学生置之不理。

在这种教育环境下,我们培养出无数个没有养成健康讨论和对话方法的人们。为瞭解决这个问题,应该直接透过教育,导正社会上讨论和对话的氛围
当然,这似乎很理想化。现实中,采用实名制,限制实名制或其他类似的限制政策会来得更为有效。

无论如何,我相信教育必须先改变。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