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伊朗:美国部落客在「打倒美国」的土地上

View from Iran 一直是很吸引我的一个部落格。这位在伊朗的美国部落客在down with America 书写她的日常经验。这位美国部落客Tori Egherman现在已离开伊朗。她和她的丈夫最近刚出版一本关于他们四年来居住在伊朗经验的图文集。我和她谈到她的部落格、书以及在伊朗的真实及虚拟生活。

viewfromhere.jpg

问: 请介绍你自己、你的部落格及书

过去四年,我住伊朗时我发现我需要为自己创造一个新的认同。线上,我化身为书写部落格 View from Iran 和Mideast Youth美 国部落客 Esther Herman。对其他人来说,我还是Tori Egherman。我的丈夫和我在德黑兰住了将近四年的时间,在那里我们为日复一日的议题挣扎着,经营小生意的问题和更认识他的家人(他长大后的时间都在 荷兰和美国,在我们到德黑兰之前,他已经有22年没有见到大多数的家人。)

我们的部落格一开始只是和家人和朋友沟通的方式,然后很快的变成一个较为公共的论坛。我们的书,<<伊朗:从这里的观点>>是一本文集以及我和Kamran 在伊朗的期间所拍下的照片。照片诉说着我们在伊朗经验的故事和呈现难以想像的伊朗。Kamran和我对伊朗日常生活的公众观点感兴趣。许多书处理了历史上的伊朗、伊朗之美以及种族的伊朗。我们的书则是关注日复一日的伊朗。(点击这里可以看到本书的Flash介绍)。

“一个陌生人在德黑兰”

问:作为一个美国人,居住在以“打倒美国”作为国家口号的伊朗有什么感想?

身为在伊朗的美国人,让我觉得不舒服的经验屈指可数。我所遇到的伊朗人是那样的有礼貌和亲切。我所到的每个地方人们对于见到美国人感到兴 奋。在我居住在伊朗的期间,我遇到各行各业的伊朗人:从宗教的、世俗的到革命的,以及在此其中的每种行业。有次我遇到一个吓我的人。当我告诉Kamran 那个人吓我,他说“那个人啊?!”那个人吓每个人,不因为你是美国人而吓你,所以不必担心。

有次我和丈夫以及一位英国友人到Bandar Abbas,那是伊朗靠近波斯湾的一个阿拉伯区域。我跟我的丈夫及友人Kate说:我不会告诉任何人我是美国人。在美国攻击伊拉后的混乱持续着,这令我对 向阿拉伯人曝露我的国藉感到紧张。在机场,我们搭计程车,那位司机猜测性的问Kamran 我们从那里来,Kamran 回答,我的朋友是英国人,我的妻子是美国人,但她想要我告诉大家她是从加拿大来的。司机笑了,解释的说我们都是兄弟姐妹,然后就开始了反政权的抱怨。那是 我唯一的一次决定成为加拿大人而不是美国人,但我健话的丈夫阻扰了这个计划。

在伊朗许多人有着反美情绪,而我的丈夫Kamran遇到少数这样的人。你必需了解的是,在伊朗,殷勤好客胜过意识形态和信条。我总是说殷勤好客是伊朗的第一宗教。如果我遇到有反美情绪的人,他一定会压抑控制自己的情绪而不是放话羞辱。

所以说,我讨厌“打倒美国”的高调口号。我记得我在麦加(Mecca )看过伊朗的朝圣者高举握拳的手喊着“打倒美国”。当我想抱怨的时候,我的伊朗友人说:“那不意谓着什么,为何要庸人自扰”?我告诉他们“当我参加宗教仪 式时,我们不会‘高喊打倒伊朗’!我们不会走上街头高喊反对你的国家”。这是一个不同的世界。在伊朗,这种标语或口号微不足道。但在美国,有着很多意义。

计程车言谈

问:在<部落格伊朗:从这里的观点>里有个分类叫做“计程车言谈”,你可以稍微说明一下吗?

我们就像是许多伊朗人一样,没有自己的车(或司机)。每天Kamran和我至少要搭2次的计程车,有时候更多。有时我们搭私人计程车,有时 则搭公共计程车。公共计程车是有固定路线沿途载客。不论是那种,我们发现自已参与着无数话题的对话之中:政治、社会、文化、体育、健康...。我的一位朋 友推测,伊朗的计程车是一种非正式的投票系统。

计程车司机会告诉你,他们之中的三分之一为情报单位工作。许多我在伊朗遇到的人确认了这样的数据。三分之一也许是有些高估的数据,但无疑的许多司机得向情报单位报告。计程车是一个非正式的网路,在某种程度上,是伊朗最有效的传播网路。谣言和新闻被讨论著,笑话流传着,很有料的八卦也从此而来。举例来说,在最近一次对女性服装的镇压,计程车司机有着最多的资讯。他们知道哪些场合可以伊朗女性温和(但立场坚定)地讨论此事,他们也知道女性在何处受到了身体騒扰。

部落格教化(humanize)伊朗

问:你如何评估部落格在伊朗的影响?

部落格主要的影响是让人们有个意见和经验的论坛,而这些不能在公开场合被讨论。在伊朗,很少有机会可以公开讨论或是和陌生人相遇结交新朋友。部落格圈为许多伊朗人提供了这个机会。

我认为部落格的影响在伊朗的政治领域很有限。另一方面,我认为部落格为居住在伊朗以外的人们提供了一个对伊朗生活有价值的观察。部落格教化伊朗。

印象vs.真实

问:你认为,在西方,我们有着对伊朗正确的印象吗?你认为部落格可以扮演西方和伊朗之间的桥梁吗?

我不认为我们对伊朗有正确的印象。我认为部落格可以扮演二者之间连系的角色。我注意到伊朗是个极度阶级化的社会。我遇到的伊朗人似乎用着自 己的伊朗经验推断整个伊朗。这里有个故事可以说明:很常见旅行者遇到伊朗人说:在西方你们认为我们是个沙莫和骆驼的国家。我们不是。你在伊朗看不到骆驼和 很多沙漠。事实是,伊朗的大部份是沙漠,在沙漠也有很多野生的骆驼生活着。我看过它们!伊朗人倾向为了探望家人而旅行...他们很少打破自己的社会阶级和 社交圈。而他们也相信每个在伊朗的人共享他们的观点。

问:你看到伊朗部落格和美国部落格之间的相似处吗?

是的,伊朗的部落格令人惊奇地多元,就像美国部落格一样。政治的部落格像是KamangirAbtahi等人,甚至是总统马赫茂德·艾哈迈迪-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我的侄儿侄女在伊朗读着关于哈利波特(Harry Potter )和大卫贝克汉(David Beckham)的部落格。有着来自各行各业的人所书写的部落格。你想,当伊拉克有一个部落格(Salaam Pax 现在在Raed in the middle写作部落格),伊朗根据报告有7万个。

过滤有害

问:你可以告诉我们一些遭到封锁过滤的英文网站吗?

我的英文网站在伊朗被封锁。我最喜欢的The Onion也被封锁,我想这样伊朗的记者就不会像是北京晚报一样,不探前因后果地把它作为消息来源而闹笑话。一个叫做Boxes and Arrows 的设计网站也被封锁,我每天递交抗议近一年的时间,但网站的封锁不曾被解除。有些女性健康网站也被封锁,我确定这是政权过度保护的过滤政策的附带副作用。

即使大多数的女性健康网站被封锁,你还是可以读到 Savage Love(可是别告诉任何人;-))。在我们的网站列出当我试着进入而少数中的少数遭到封锁的网站。只要往下拉网站的边栏到被过滤的项目。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