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八月 2007

報導 來自 26 八月 2007

伊朗:政府庆祝记者节

尽管有许多记者遭到拘补以及报刊被查禁,伊朗政府在8月8日这天庆祝记者节。总统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说道:“记者的工作和先知(prophets)的本质是相同的:告知”。 根据无国界记者组织(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 )指出,在这些“先知”当中,至少有9位目前身陷囹圄。他们之中的许多人健康状况不佳,也无法和律师接触。 许多部落客和记者分享他们对记者节的看法,以及记者所面临在工作上的困境。 Heidar Rezai发表了一张几乎没有听众的礼堂照片,当时伊朗总统内贾德原本要为记者发表演说。这位部落客说[Fa/波斯语],总统后来取消了这场演说,据指出是因为空荡荡的礼堂;他也指出演说的时间点并不恰当,因为许多记者还在工作中。 遮掩脖子和腿 Khabarnagar No (波斯语,“新进记者”之意)描述了记者在伊朗的工作情况,以及他们多么地草木皆兵。这位部落客说道[Fa],: 我想写,但我担心我所写的会被当局视为有冒犯之意。我说了我不是写关于政治、Orange或是丝绒革命(Velvet revolutions), 我只是写关于科技和科学而已。他们(指当局)说要小心,不要批评伊朗电信的私有化、行动电话的过滤或是科学教育,除此之外写什么都可以。当我为我的文章选 择了一个标题,我得要注意这个标题是否会激怒当局。如果我想发表一张照片,我应该要遮掩照片中外国女性的脖子,为照片加上裙子或裤子以遮盖她的腿…当我访 问某个人,我应该问受访者的个人生活以确认他/她不去夜店不喝香槟…为了这些原因,记者在伊朗的生活十分不易。你不能对你的生活有所计划,而且, 当你的报刊遭查禁而被迫关闭,你无法支付生活之所需。你应该要小心不要出国参加研讨会/记者会,因为会被控间谍罪。 双重标准 Akbar Montakhabi为最近被查禁的Ham Mihan报工作,他对记者节感到心烦,他说[Fa]: 为什么你传简讯向我们祝贺记者节?也许因为这个国家大部份的独立记者处于失业的状态?为什么现在独立报刊只要犯一小点错,就将之以严重的事加以指控?我想我们应该把记者节从我们的议题中省略,因为记者一点也不受到尊重。 这位部落客过去为25家报刊工作,他说在伊朗的司法部门有着双重标准,因为在官方报刊被视为“小错误”的,在改革报刊则被指为意图颠覆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