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苏丹会永远是非洲最大的国家吗?

随着苏丹博客圈持续地成长,我们观察到愈来愈多的活动、并且听到更多不同的声音。请允许我带领你进入最近的对话。

Ayman Elkhidir,一位住在杜拜的苏丹博客,正在苏丹度过他的假期。他写了一篇文章 表达他对于此地人们开车习惯的鄙视:

在苏丹的人们开车就像他们百年前骑着骆驼和驴子一样。完全没有什么交通规则。十字路口的优先级由人们的胆识所决定。就算有看到红绿灯,也是设计不良,如果你照着号志行进,那么你一定会撞车。说得更清楚一点,想象两个对向的灯号,一个是给直行的,一个是给左转的,两个同时都是绿灯。所以如果你要左转或是回转,你就要留意对向来的车子。因为对他们而言,也是绿灯可以通行的。

一位新的苏丹博客,叫作 SudanEase谈到最近苏丹所发生的洪灾

今年苏丹的八月雨季对于苏丹人民和政府而言,是一场灾难。政府在一些不显著的议题上耗尽了他们的资源,例如新货币的设置(译注:苏丹政府自今年七月一日之后改用 SDG 作为唯一的官方货币,之前是使用SDP,详情可见这里的相关说明)。由于只有少少的资源,并且孤独地面临着此一困境,这个国家没办法抵抗大自然的力量。无助、且遭受到严重批评的政府只能被迫视而不见。直至目前为止,有67,731栋房子毁于大雨,其中31,540栋损坏无法修复。

Kizzie 对于分割苏丹有个随想

大概四年之后,苏丹将不会是非洲最大的国家。

Daana 觉得这让人感到哀伤:

我刚刚读到 Kizzie 的随想,让我感到哀伤。那真的是我们朝向的未来吗? 真的完全没有希望吗? 连一点点也没有吗? 我想我们从未给这个国家一个生存的机会。从大不列颠殖民地的分割为二政策施行开始,从彼此合作转为互相对抗。为什么没有任何人想要给这个国家一个机会?

在庆祝他的博客一周年庆之后,Black Kush 告诉我们一个消息,关于Sami El-Hajj 可能会从关塔那摩监狱中被释放出来:

八月 15, 2007 (KHARTOUM) — 在美国将半岛电视台摄影师Sami al-Haj从关塔那摩湾的监狱释放前,华盛顿已经要求喀土木(译注:苏丹首都)保证被拘留的Sami al-Haj不得离开苏丹。此一消息为他的兄弟Asim al-Haj 于周三所透露。

Little.Miss.Dalu 把目光放在苏丹境内名为 Meroe 大水坝的建造,以及造成上古努比亚文明珍贵考古宝藏的损失

Meroe大水坝已经造成了人道主义的危机。它将会使得超过五万名居住于Nile隔离区,靠种枣椰树和放羊的人民被迫迁移。然而这个计划也造成文化上的巨大的灾难,而且被国际媒体、UNESCO(译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私人保育团体所忽略。上千、甚至上万个遗迹点将会消失在水面之下,最快在明年之前,连经过简略的探查都没有。

她对此不太高兴:

我对于理性评论这件事已经感到太过无力/难过/无助。就像那些像醉醺醺的水手的发誓一样,我不禁想要把这此一文章的标题改成「该死的苏丹」(Damning the Sudan) (译注:她的文章标题为「Damming the Sudan」,而「Dam/水坝」和「Damn /该死」只差一个n) 。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