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肯尼亚:媒体法案受到公众反对

上星期,肯尼亚多个媒体及人权组织抗议该国议会所通过的争议性媒体法案,这法案正等着总统姆瓦伊.基巴基(Mwai Kibaki)签署正式成为肯亚法律。肯尼亚博客们对该法案做出分析,纪录了抗议该法案的示威游行,并张贴在首都奈洛比(Nairobi)游行的照片。

其中一项引起激烈反对的条款,是要求新闻编辑在报导中揭露当事人的身份:“如果报导中包含匿名的当事人,而其言论引发法律争议,则编辑有义务揭露该当事人身份以供法律追溯。”

Richard Mbuthia认为这媒体法案“十分黑暗”

这媒体法案“十分黑暗”,其中有几项条款侵犯了我们的基本自由。有一条强迫记者当报导引发司法诉讼时,必须泄漏他们线民的身份。 新闻的宗旨是为了提供人们必要讯息,以促进自由和自治。为了实践这个理想,真实以及诚信是新闻的首要义务。 这意味着,其中没有任何事物介入的余地。那有害的法案声称,记者将被要求泄漏消息来源的真实身份,以作为呈堂证供;在我看来,这简直要媒体自废武功。无论 平面或电子媒体,线民都是记者的生命泉源,谁会希望他们让线民的身份暴露在公众面前,并因为报导的准确无误而被告上法庭呢?这是否意味着,“深喉咙”的时 代已不复返?

Kenyan Pundit在“议员们持续着无法无天的戏码”中写道:

此具争议性的媒体法案通过时,竟仅有27位议员出席,而肯尼亚的国会共有超过200位议员;这甚至少于法定所需的人数。我们很想知道这是哪门子的合法。

Assidous希望那27名议员的名字能昭告天下

我们需要知道当天出席的27位议员名字,我们选民就可以告诉他们,谁才是真正拥有立法权的人!

肯尼亚法律学会(LSK)计划,如果这法案通过,就要告上法庭

LSK在此发誓,如果总统赞成这媒体法案,就将诉诸公堂。我很好奇,他们是怎么在远低于法定人数的情况下,成功地通过该法案?而在法案通过后,议员们现在又卯起来批评它?肯尼亚政客 = 无能。

Mental Acrobatics与Rebecca Wanjiku参与群众游行,Mental Acrobatics纪录了上周在奈洛比的示威

星期三下午,我到国会外参加了场和平示威,为的是向议员们递交陈情书,抗议由国会通过、目前正等待总统签署的媒体法案,以及腐败、失德、违法,收受“红包”犒赏自己的肯亚立法者。

Rebecca Wanjiru则写了另一场,在奈洛比由记者们发起的沉默游行

肯尼亚的媒体工作者多半穿着黑色服饰,并掩口穿越奈洛比的街道,抗议那媒体法案。 所有媒体公司的每一位记者都出席了早上的游行,他们都带上了吃饭的家伙。Julie Gichuru在国家法律办公室阅读请愿书。国会大门深锁,记者们只能在外头发表言论。 当大众指责媒体的自私时,我认为他们是对的。只要到google搜寻关于媒体法案的消息,就能得到越来越多条目,而媒体则以静默抗议向政府表明立场。当 然,媒体也会到场去报导他们自己。

这是在肯尼亚史上,新闻工作者第一次为了自己关切的事而走上街头

这是唯一一次,我们光看场上人数,就可以知道肯亚总共有多少新闻工作者。现在,我们有了共同的目标,这是历史性的一刻,过去从未有站上街头的新闻人。今天,编辑、文字记者、摄影记者,全都站在这里…

Kumekucha分析了此法案的政治意涵

实情是,即使基巴基一派似乎想要在这最后关头打退堂鼓,巨大而无法弥补的伤害却已然造成。我本身认识半打之前投票给基巴基的选民,他们的支持都已经因为这 个愚蠢的法案而烟消云散;可想而知,全国上下都有这样的人。 许多选民自问,基巴基政府究竟想隐藏什么,才要在选举前冒然推动媒体法令? 根据昨天交通部长Mutahi Kagwe疲倦且紧张地在报导中回答有关此争议法案的问题,我大胆推测,他之所以会烦躁,是因为他曾建议反对此法案,却被忽视,最后他也跟着其他人去推动 它。当其他人反对,而最后你证明自己正确时,你就会真的发火。

但Dan Teng'o提出反面意见,他认为政府之所以拟定这项法案,是由于“媒体在自律及承担义务上,显然缺少了明确而适当的准则。”据Dan表示,肯尼亚媒体委员会根本没有尽到守护公众的职责

就目前为止,志愿性质的肯尼亚媒体委员会,是拥护媒体自律的先锋,以及媒体与记者的强力守护者。但,它也应该考虑对于公众的 义务。这个成立没多久的委员会,在保护媒体组织的热忱上,远高于追求自律及报导公众关心的事情。 这个为规范媒体而生的委员会,除了让媒体自保之外,并未得到太多民众的拥护。根据该委员会的网站,媒体委员会的成员有:媒体业者协会、肯尼亚记者协会(已退 出)、编辑公会、肯尼亚特派记者协会、媒体相关非政府组织、训练体系、公共媒体及非主流报纸。 奇怪的是,寻常百姓的利害关系,跟媒体与政府之间的言论自由之争息息相关,但他们没有意识到该委员会的存在。媒体委员会应当独立于媒体组织的霸权之外,并 在组织结构上,将公众、记者和媒体老板的利害关系清楚划分并区隔开来。

可见该法案是某种政治筹码

尚待总统同意的媒体法案,看来到时会转变为一场无法估计的风暴;而信任媒体的善良百姓们,则尽可能地打听政治筹码的消息。

例如在昨天的报纸中,社论也全都跟媒体法案有关,并举出基巴基不该同意上述法案的原因。其中一个甚至称他为“媒体自由之子”,提醒基巴基,他在九零年代早期,在蒙巴萨(Mombasa)曾于假日参与一场记者会,回到奈洛比后便成了民主党党主席!如假包换!

1 则留言

  • […] FeedBurner也像flickr一样被和谐了,紫田之殇中一句话毁灭了成千上万的网站 (diglog 就是其中之一)。人们有点被追着跑的感觉,是祈祷,或接受如此忠告,还是加入到反抗互联网审查的全球网络?或许还有人趁机捞钱,来做“五毛党”。无论如何,很多人都在反问:谁有权力关闭上万网站?为什么他们在法律之外 ?面对强权部门,中国互联网前途实在堪忧。我们为何就不能像肯尼亚一样去高声反对呢。 […]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