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九月 2007

報導 來自 5 九月 2007

肯尼亚:数十亿位元的声音、知识、新闻、 观点--KenyaUnlimited

如果要讨论非洲线上通讯的兴起和未来,绝对不能不提到KenyaUnlimited;这个网站包含了the Kenyan Blogs Webring (KBW)和Kenyan blogs aggregator(译注1)两个网页。今年七月是KBW成立的三周年。自从KBW成立以来,它已将肯尼亚部落格圈数不清的声音、观点、新闻、知识以及论辩带给全球读者。 Daudi Were是运作KBW的三位志工之一,他仔细想着KBW成立三周年这件事,他宣称2007年是KBW崭露头角的时候: 当我回想过去的12个月,我注意到这一年对KBW和它的会员来说,是萌芽的一年。如果你能够暂时原谅我这个“农夫”,……前面的两年我们站稳步伐,仔细探究部落格这个东西,确定我们是否要做,……我们正在萌芽成长。 什么是部落格?我要怎么参与webring? 从诞生以来,KBW就一直对新的部落客提供线上支持: 前面两年,我们工作团队最常被问到的问题是:“我为什么要建立部落格?”、“什么是部落格?”或是其他问题。而最后这一 年,我们 通常被问到:“我有一个部落格,我该如何加入webring呢?”或是“我要如何让我的部落格加入联播(aggregator)?”,以及其他问题。“为 何”和“是什么”的问题正在减少,而“如何…”的问题正在增加。 这是一个好的征兆,而且KBW的会员们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说服肯尼亚人写部落格。这些日子当有人问我为什么该写部落格的时候,我只需叫他们去看 KenyaUnlimited的联播(aggregator)。我几乎可以向你保证,他们会读到他们打心底赞同,抑或完全无法苟同的文章,此时他们就会有 冲动想抓起键盘来加入辩论。 使KBW社群能够变得如此壮大的原因之一,是它的多元性: 这种方式使我们从“我们”内部浮现出来。还有什么地方,你可以找到一个社区,同时包含马赛族商人、电脑玩家、大学生、牧师、自称性治疗师的人、金融记者、大学教授、职业运动员、政治评论家、乡村地区农夫,而且在很多时候,他们全都合为一人? 统计数字 第一年,KBW有69位登记会员,第二年增加到171位,到上个月有293位会员,使会员总数达到464位。293位初试啼声,并且在持续增加中: 293个新会员。请记得这不是那种讨论区,会员在单一网站上这边写一句那边写一句。这些是部落客,他们每一次在部落格写新 文章,...

危地马拉:大选逼近

危地马拉在九月总是阴雨绵绵,全国也在这个月以游行与公民发声庆祝独立纪念日,今年九月则格外重要,因为9月9日将举行总统、国会与地方三合一选举,许多博客各以不同观点看待大选或候选人。 他国人士通常能提供不同角度的大选评析,Gringologue在名为「危地马拉选举第一章」的文章里指出: 随着大选日渐逼近,各项议题也愈来愈夸张,每天都有更多口号、竞选歌曲与政治黑暗面浮现,每次选举都会出现大大小小的丑闻,而且会随着选战激烈愈来愈多。 最近有各种丑闻揭露,包括候选人与毒贩及犯罪组织往来、触法却逍遥法外等,更引发外界非议,而政府为稳定社会安全采取的「mano dura」政策同样让人议论纷纷,因为提议人是位过去军事冲突时代的军方将领,当时便造成大规模屠杀。 Huhnapu E Ixbalanque在名为「毫无干系」的文章中表示: 虽然在法院里必须遵守无罪推定论,但对于企图成为国家道德准则的人而言,我们不能因此法则而不检视他过去的作为。 除了竞选活动之外,连鼓励民众前往投票的宣传口号也令人侧目,例如写着「投票给罪犯者亦为罪犯」[ES]等,Carpe Diem便形容此次选举…: 完全是为防堵与犯罪组织或毒品走私集团挂勾的候选人当选。 Blog Ordinaria Locura则在「MACHISTAS Y MIEDOSOS」的文章中,猛烈炮轰不该用性别歧视语汇攻击总统候选人之妻或女性候选人: 自选战开打以来,各种肮脏伎俩纷纷出笼,我觉得性别和选举根本无关,但很快满街都会充满沙文的垃圾语言,…他们嘲弄每位参与危地马拉政坛的女性。 Un chapin desde el Japón在「在危地马拉的选举」[ES]一文中,论及缺乏投票参考信息的窘境: 我希望各政党网站除了列载候选人资料外,也附上竞选团队的档案与工作计划,并且要以西班牙文等国内各种通用语言呈现,我知道并非所有人都有机会上网与使用计算机,但至少让人能够下载、打印并散发出去,让信息尽可能广为流传,无论在哪个民主国家,让人民知道愈少愈好的心态极其危险。 城市里现在满是无数海报与标语,但有些博客认为要找到有关候选人的严肃政见或正确信息,根本是缘木求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