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非洲:已经准备好成为非洲合众国了吗?

非洲合众国(United States of Africa)这个观念不算新,它活跃于加纳的克鲁玛(Kwame Nkrumah,译注1)时代、与坦桑尼亚的尼雷尔(Mwalimu Nyerere,译注2)时代,如今,这个观念正被非洲联盟(AU, Africa Union,译注3)大力推介;而最大力提议“非洲合众国”的,莫过于利比亚领导人格达费(Muammar Gaddafi,译注4)。

非洲各区或政府领袖于七月一日到三日齐聚加纳的阿克拉(Accra),举行非洲联盟第九届高峰会,议程中出现了“非洲合众国”一词:非洲的一统政府。格达费一路走访,向西非各区争取支持。

对于这场峰会与创造“非洲合众国”的主意,非洲部落客们讨论热烈。

Grandiose Parlor很好奇格达费致力于推介非洲合众国的动机何在

从过去以来,他就一直呼吁非洲各国统一,组成“非洲合众国”,这是另一个“美利坚合众国”吗?另一个心灵受到夸张蒙蔽的典型代表?还是格达费单纯是在显露他的泛非信念?

正当许多部落客在质疑非洲合众国的可能性时,来自肯尼亚首都奈洛比(Nairobi)的Branded在他部落格Business In Focus中写道,“非洲合众国一直都在,”他特别检视两个元素来支持他的观点,例如他指出东非的行动电话企业Celtel早就在该区建立单一网络,并允许其顾客以在地费率拨号对话。

Benin Mwangi说:

拜科技创新所赐,因为国际贸易的步调发展正在一统化,现在是官方提议建立“非洲合众国”的最佳时机,你可能没注意到,但最 近的趋 势都指出,非洲合众国一直都存在,透过各种传播科技,非洲正转型为一个大型经济体。 这块大陆的行动电话使用率正在攀升,而由于对全球经济传播需求增加,行动通讯也展现出更高成长的前景,行动电话服务正透过将服务项目整合为明显的单一网 络,以改善近用率、并降低国际漫游整体成本的方式来拥抱区域整合。Celtel是个很好的例子,Celtel将非洲东部与中部的行动通讯网络整合为单一网 络,让顾客能以在地费率进行国际漫游,有了行动电话与笔记型电脑,你能在任何一个地方上网工作。 银行与其他金融服务也循类似途径,它们透过购并非洲原有的本地银行,将服务触及过去无法服务的地方,举例而言,南非的标准银行(Standard bank)近日与肯尼亚的CFC银行合并,以获得在东非地区的持续成长,而拜科技创新所赐,现在所有动作都能中心化,因而非洲的国外直接投资比例也在增加。

他以一个论点结束文章,他认为,除了建立贸易联盟外,许多建立区域壁垒的动机都失败了,因为贸易联盟会直接影响经济发展:

由过去历史可知,由于政治因素,非洲许多区域壁垒都以失败告终,只有贸易联盟一直维持,因为贸易联盟会直接影响经济发展; 如果创 造非洲合众国就是创造财富,那么我们能说它早已存在,而非洲所需要的,就是加强既有结构,将更多资金注入资讯传播科技产业,并透过增值,建立能支持国际贸 易与创造财富的新架构。

AfricanLoft的Ugo Daniels认为,建立非洲国家联盟(Federation of African States)是最实际的方式

我想说三件事,首先,是的,非洲国家无疑应该整合,但一统的非洲“合众国”不可能实现,这条路上有太多自我中心、太多区域 利益、 太多外在介入因素,这些都会阻挠“非洲合众国”的建立。 美国会希望看到一个真正一统的非洲吗?北非国家领导人们会想要一个统一的非洲吗?我严重怀疑!他们只有在需要联合国选票支持、或其他政治地理因素,才愿意 承认是非洲的一员(高贵而令人钦佩的格达费总统不在此列),所以我们必须实际一点,循欧洲联盟(European Union)的思路,思考非洲国家联盟的可能性,以及我们是否现在就必须着手进行,现在就思考! 比起过去努力争取独立的非洲领导人们,现在的领导人们太没担当,为了阻止种族屠杀,尼雷尔(Nyerere)有入侵乌干达推翻阿明(Idi Amin)的担当(译注5),对于现在的非洲领导人,我认为他们只专精于如何致富、参加更多国际会议、发表演讲,达佛(Darfur)集中营受害者的血液 就在他们的手中流淌,因为他们不愿过度干涉、或提出反对以解救更多他们的黑人同胞。

一名喀麦隆的作家兼行动主义者Mwalimu George Ngwane指出,虽然非洲已经发展出政经整合轨道,文化因素却仍是荒漠一片,“因而尽管个人主义与排除问题还没解决,整合已经变成我们的共通语言,…非洲人民仍不愿一统,不愿拥有共通语言、泛非洲媒体组织、经修正而和谐的教育系统,也不愿回归合作与共存的有机概念。”

Ngwane认为,非洲应该试着循自愿加入途径组构单一政府

因此我提议如果七月的阿克拉高峰会,无法达成对目前非洲联盟政府的共识,我们应该放弃总体路线,也就是尝试要所有非洲国家 接受一 体化的版本,而应开始采用自愿加入的途径,让已经准备好要创造一个“非洲合众国”的国家或地区加入,用如同1961年加纳、几内亚和马里组成国家的方式集 结在一起,成为核心成员。当他国人民看到这些核心成员所获得的效益后,将会敦促他们的政府进入非洲合众国架构中。

Alnigeria的部落客认为,这个主意“乍看之下相当荒谬”:

当你无论如何都想来个急转弯(do a double),你会发现这个主意还是有其优点所在,反对这个主意的人大概都窄化了我们的选择,无论是美国模式、或欧盟模式,可在适当的地方创造一个双重 系统。 如果我们的选择包括成立一个弹性十足的邦联,邦联内的经济连结松散,如此便能鼓励彼此的生产与经贸发展,让这个邦联在维持运作的同时,依然拥有足够权力让 成员国都能受益,那么这个主意就呈现出新风貌,亦即“一个更强的非洲联盟”(A stronger AU)这个有名的观念。我不确定此刻这个观念能否成真,但显然这提供我们另一个从贸易上看待“非洲合众国”这主意的方式。

Critic Blog则建议“先成立一个小型非洲实体”:

这听起来不是很像“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症候群吗?在这些峰会前,总有很多拥护声、兴奋之情及讥讽的言词,如果非洲仍 然试着 解决这些基本的事情,但就连峰会主办国至今仍必须谨慎地处理厄立特里亚与埃塞俄比亚在邻国索马里的交战冲突(译注6),那么这块大陆还有什么成立合众国的希 望?更不用说对外的统一窗口了?何不先成立一个小型非洲实体?有些杰出的非洲人,如阿克拉公民运动者、反对种族分离政策的传奇小号手修·马沙凯拉 (Hugh Masekela,译注7),就说非洲必须先处理自身内部的危机与冲突,然后才是非洲合众国。若要如此匆促地创造出一个非洲大陆政府,非洲联盟成员国似乎 都还没准备好,然而这却是阿克拉峰会的优先议程。此外,有人会想看到一场关于谁将成为首位非洲总统的激辩?单一政府、单一军队、每件事都是统一等上述观念 真的都会成真?我们等着瞧吧!

Dave也不确定非洲是否已经准备好成为一个真正的一统实体

每当我想起这块土地上53个国家都有不同的文化、种族以及政治差异,这些差异也逐年被强化,直到今天都还是如此,我就钦佩 起泛非 洲主义者的努力,这无疑是伟大的事迹,因为非洲国家与文化的差异太大了,甚至在我最近到坦桑尼亚的旅程中,我都发现要融合彼此的区域差异与风俗习惯,确实 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这真的能成真吗?当然可以,但我认为这块大陆已经准备好了吗?不,我认为还没。(这是我的部落格,所以我能发表自己的意见!)

但Dave支持成立非洲中央银行(African Central Bank)的提议

正面而言,我个人认为非洲中央银行这个主意是很值得鼓励的,对于利用非党派机构投资许多贫穷、或政治上脆弱国家的微基础建 设是个 很好的开始,如果有共通的限定货币,确实能让许多国家对美元的严重依赖,并抵销如津巴布韦等通货膨涨国家的经济情形。不过记住,非洲联盟最无法处理其社会经 济政策的成员国就是苏丹、塞拉利昂、刚果民主共和国以及津巴布韦等国家。

David Ajao指出,“显然问题不在于非洲是能政经整合,而是何时能达成整合?是现在?还是会逐渐达成?”:

我现在已经确认非洲目前统一的可能性,为什么?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ECOWAS ,Economic Community of West African States)至今仍未能有效运作,某种程度上,它所能作的就是尽量将冲突维持在小地区。

  • 西非国家共同货币(ECO):这是冈比亚、加纳、几内亚、尼日利亚以及塞拉利昂的通用货币,利比里亚也希望能加入,今天这篇文章所想表达的,就是这 种货币将 面临转变,ECO是1990年代晚期由尼日利亚的Sani Abacha将军宣布成立,这种共同货币即将在2009年6月30日起正式流通。
  • 人民与货物的自由流通(Free movement of people, goods):这是所有政策中最荒谬的一种,即使你是西非区域联盟的成员国人民,从尼日利亚到冈比亚的手续依然混乱不堪,敲诈、贿赂、贪污,这些都是边界 的规矩,边界间的移动一点都不自由!所以他们现在在谈什么非洲联盟政府?我全力支持一统的非洲,但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The Concoction则写了一篇标题为“换汤不换药,并不会更有疗效”的文章:

好事就是,在非洲组织内、或这块土地上并没有失败主义的态度存在,当事情变得更棘手,就越难改变它的名字,2002年以 来,非洲 联盟一直都是这位小男孩的心之所系,我很好奇,把名字缩短是否真的会让这个组织更为灵活,非洲联盟应该加速这块大陆的整合,虽然此组织的视野与架构都和过 去的非洲统一组织(OAU, Organization of African Unity)无异,既然非洲联盟成员国宣称,新宪法将致力于成长、发展、民主以及和平,那过去的OAU到底是…?

非洲统一组织的重点是:

  • 拉哥斯行动计划(LPA)与拉哥斯最后文件(the Final Act of Lagos, 1980):整合促进非洲国家独立自主发展的计划与策略,并促使非洲国家相互合作。
  • 非洲人权宪章(The African Charter on Human and People's Rights,制订于1981年、奈洛比)与格朗德贝宣言(the Grand Bay Declaration)、人权行动计划(Plan of Action on Human rights):为了促进非洲人权发展,非洲统一组织采用两个措施,根据人权宪章,非洲统一组织将在冈比亚首都班竹(Banjul)设立非洲人权委员会。
  • 非洲经济复兴优先计划(APPER, Africa's Priority Programme for Economic recovery,制订于1885年):受长期吞噬非洲的干旱与饥荒、以及非洲外债所敦促,非洲统一组织在1985年为了因应经济危机而通过这项紧急计 画。 那么,非洲联盟有什么不同呢?

The concoction讨论了她所称的“合法孩童”(非洲发展的新夥伴)与“代理兄长”(非洲评议会),并巧妙地以“被忽视的议题”作结:

当大人物们相继飞跃全球参与峰会,并互相打气、讨论一些时髦的事物,非洲的一般人民还是忙着卷起袖子继续努力。

以农立国的埃塞俄比亚,有人利用一只驴子建立起行动图书馆。

肯尼亚的一位高中校长藉由教导学生生产食物、达成自给自足目标,来打破依赖外援的恶性循环,这些学生回到自己的村落教导他人。

尽管马拉维受限于贫穷与恶劣天候的困境,一名马拉维农夫教导人们如何喂饱自己,“利用锄头和铁锹挖掘一英寸(译按:约2.54公分)深的沟渠,透过地心引力原理,他已经建立起一套详尽灌溉系统。”

肯尼亚的农夫们正转向种植马鲁拉树(marula tree,又称为大象树,译注8),以对抗因农业带来的贫穷。

南非牧羊人们正忙着发送保险套,以对抗HIV爱滋病毒,并激发人们的安全性行为意识,坦桑尼亚的传统医生也将草药与植物的根融合在一起烹煮,以对抗爱滋病引发的并发症。

南非出现了由儿童出力的抽水帮浦系统,其他地方也有帮助妇女减少汲水所须步行距离与花费时间的工具。

一名心脏外科手术医生也回到了自己的社区。

对于非洲到底怎么了、有哪些事应该要做,Wangari Maathai的演讲做了很精采的摘要,她的网站有更多关于她、和她正进行工作的资讯。

除了在Google找到的事例,现今还有很多上述的相关例子,在这些例子中,人们积极接合非洲人民间的鸿沟,诸如祖父母们照护一出生就感染爱滋的儿童、妇 女们收拾经历战火与冲突地区的断垣残壁、领取微薄薪资的教师仍在农业地区村落就教、自愿照顾病人的医疗人员等,虽然现在非洲似乎很少发生光明的事情,但仍 有许多帮助恢复家园、热情、以及协助摆脱贫穷的热心范例。

Tajudeen Abdul-Rahman认为非洲合众国这个主意缺乏创意

这很不幸,因为即使是我们这些有志之士,都希望非洲联盟的领导者们能有创意一点,而非只是希望能创造出另一个美国,知道美 国做了哪些事之后,若想希望在世界上成立另一个美国,将继续打击人权;我们的价值观应该是建立更好的伦理观、热爱人权、坚持有尊严地活在世界上,而不是复 制另一个美利坚合众国,毕竟美国的建立,是立基于对印地安原住民部落进行种族灭绝、奴役非洲人民、且持续掠夺世界其他国家之上的。

此议程已经在领导者之间传开,基本上有两种广义的立场--希望能有联合政府的人、以及希望晚点再付诸实行的人,大家都同意非洲应该统一,所以如果大家的目标都一致,那我们在辩论什么呢?

对此议题,大家共有三种想法:第一,组成非洲合众国;第二,组成非洲国家联盟;第三,组成非洲联合政府。主张第二、三种想法的人宣称他们也 同意第一种目标,但他们希望步调能慢一点。这些渐进主义者可能已经忘了非洲统一组织正是之前渐进主义的产物,而我们也很清楚,到目前为止,非洲统一联盟已 经带领我们到什么地方,如果渐进主义成功了,那们我们就不会在五十年后的阿克拉峰会中,继续辩论非洲统一。

讽刺的是,加纳首任总统恩克鲁玛(Nkrumah) 也曾在这里宣布,“若未完全解放非洲,加纳独立是毫无意义的。”这些宣传非洲合众国的人也无法体会我们自后殖民经验中所获得的美好教训。在后殖民经验里, 由于国家是基于其他国家的利益而建立,你无法宣示主权,其他国家也能压制本国人民,我们已经尝过这种悲惨后果,主权在民,因此一个非洲民族联盟应该是我们 的人民都准备好了,但现在是领导者们却在阻碍我们,领导者们能选择像长颈鹿一样,拉长颈子站稳,以便能看的更远,而不是以非洲失败主义 (Afropessimism)与失败主义方式思考,说着“我们还没准备好”这种话,如果不是现在,那是何时?

将此议题视为渐进主义者与激进主义者间的选项,是错误的,我们的选项应该是在快速达成此目标、与更快达成目标之间,非洲已经等太久,我们也已经厌倦停滞不前,如果真的要组构联合政府,我们是很严肃地讨论此议题。

  • 译注1:克鲁玛为加纳首任总理和总统(1960-1966),他积极主张非洲统一,曾于1958年召开第一届非洲独立国家会议,就任总统后,于1966年遭政变推翻,生平可见此处
  • 译注2:尼雷尔为坦桑尼亚首任总理和总统(1961-1985),也是非洲联盟的发起人,生平介绍可见此处
  • 译注3:非洲联盟于2002年7月在南非成立,前身为“非洲统一组织”,组织状况可见此处
  • 译注4:格达费是利比亚军事强人,又译“卡扎菲”,个人介绍可见
  • 译注5:1962年乌干达脱离英国独立,随后实施一党专政,1971年阿明发动一月政变,夺取政权,实行独裁统治,1979年时,在尼雷尔的支持下,乌干达各个反对派组成全国解放阵线,3月发动内战,同年4月中旬推翻阿明,有关阿敏的暴行可见此处
  • 译注6:埃塞俄比亚与厄立特里亚因边界争议始终交战不已,而“非洲之角”索马里的内战更加剧两国冲突,对于埃塞俄比亚与厄立特里亚争议,可见此处(新华网),而索马里对两国的影响,也可见新华网析评
  • 译注7:修·马沙凯拉(Hugh Masekela)一生都与反南非分离主义活动息息相关,此人简介可见此处(博客来专辑介绍)。
  • 译注8:马鲁拉树盛马鲁拉果,每年二、三月大象饱食马鲁拉果后,便犹如醉酒般在草原奔驰,因而马鲁拉树又称“大象树”,马鲁拉果与芒果同属,取其果液发酵蒸馏后,加入奶油便是一种开胃甜酒,酒精浓度略高于啤酒。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