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巴西:独裁黯夜之光

数个南美洲国家在20世纪都曾历经军事独裁时期,例如巴拉圭(1954年至1989年)、乌拉圭(1973年至1985年)、智利(1973年至1990年)、阿根廷(1966年至1973年、1976年至1983年)、巴西(1964年至1985年)等,其中巴西与其它国家不同的是,当时的加害者从未遭到审判,因为政府在1979年通过特赦法,赦免军方将领与民间人士以独裁为名的所有罪行。

不过巴西最近首度发表有关当时犯行的官方报告,其中细述绑架、强暴、虐待、处决、秘密埋尸等,此份500页的长篇报告名为《记忆与真实之权》,由国家政治死亡暨失踪委员会着手调查,前后共费时11年,「人权观察」组织赞扬巴西向前跨出一大步。

虽然军方并未提供任何文献记录,巴西政府仍预计于2008年时,将1964年至1985年独裁时期的秘密情报文件解密,公布于国家数据库中。《记忆与真实之权》葡萄牙文版全文已可免费下载

巴西总统鲁拉(Luiz Inacio Lula da Silva)在军事独裁时代曾入狱一个月,他与新任国防部长乔宾(Nelson Jobim)日前一同出席报告发表活动,对于杯葛此项活动的军方人士,乔宾明确表示:「没有人能挑战这份报告的真实性,若有任何质疑,报告内都能找到解答」,各地博客也附议他的看法。


1980年鲁拉率领罢工照片,由Estevam Cesar所摄。

军方几天后有了反应,在9月1日发表公开声明,提醒若调查军事独裁时代的政治谋杀事件,便已违反特赦法,也将让国家「退步」,外界也随后做出回应,obomcombate[pt]张贴一封军方将领驳斥国防部长乔宾的信件:

本人在宪法所赋予的权力下,反对公布相关档案与记录,因我了解此举背离政府制定特赦法的基础,将会「使国家和平与和谐倒退」。

巴西博客圈则反应两极,显示20年的独裁时代伤痕仍未愈合,Celso Lungaretti[pt]曾与20名官方记录理应已死亡或失踪的人士会面,他认为军方的反应令人无法接受:

这显示军方对于揭露历史真相感到局促不安,…这份声明等于打击政府权威,不仅质疑国防部长,更让人怀疑政府究竟是否无力抚平军事独裁时代的伤痕,毕竟面对历史事实,不同的人仍有相异诠释。

记者Carlos Motta[pt]指出,乔宾此刻面临困境,他能否重振威信?

此次乔宾必须展现过去少见的态度,例如勇气,如果他不响应军方反对公布报告的声浪,放纵军方拒绝公布独裁时代的可怕罪行,乔宾将会成为另一个傀儡部长,完全失去指挥权或威信。


1980年警方与罢工群众,由Estevam Cesar所摄。

Alexandre Lucas[pt]则怀疑,这二十多年的民主究竟有无改变任何事:

很遗憾,自1964年4月1日军事政变以来,巴西军方的心态毫无改变,当年军事推翻合法民选总统、关闭国会、解散内阁、杀害异议份子、藏匿尸体,今日心态亦复如是。

署名Antonio的海军少校在Alerta Total blog[pt]内张贴响应,让人们更觉得Alexandre Lucas所言无误,军方态度从未改变:

就我所知,许多军方人士都和我一样愤怒,总统竟公布报告攻击他所领导的政府,总统对于军方的诚信何在?难道他不能等下台后再公布吗?我更愤怒的是,国防部长竟威胁军方不得对这份报告表达任何不满,我们为何不能说不满?国防部长怎有权决定我们的思想?我们不是民主国家吗?…抨击军方的人忘记军人也是人,而且还是拿着重要武器的人!我们希望政府能改变姿态,后备军人动员令都已发出,我担心会发生最糟的情况…

Serjão[pt]等民众也批评政府不该发表报告,认为这是报复行为:

这份《记忆与真实之权》的报告由国家政治死亡暨失踪委员会主笔,已撼动了国家特赦的平衡,让激进组织大乐,却苦了军方,我们必须知道事件原委。


1980年警方与罢工群众,由Estevam Cesar所摄。

但对Pavarini[pt]而言,这本报告并非报复,而是展现正义:

以人道常理而论,所有独裁制度受害者都不会认为现任政府的行为是报复,这与报复无关,而是正义,我从狱中的亲身经验可知,仇恨会先摧毁怀有仇恨者,而非受仇恨者。

Marcos Rocha[pt]整理双方说法后的结论是:

巴西民众面对苦痛历史的最好方式,便是拥有各自记忆的权力。


1980年警方与罢工群众,由Estevam Cesar所摄。

本文照片由独裁时代的摄影记者Estevam Cesar提供,他拥有许多八零年代金属业劳工在圣保罗罢工的照片,现任总统鲁拉当时是工会领袖,也因罢工而遭逮捕入狱。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