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科威特:恐同者的言论

科威特博客Frankom写下[Ar]一篇极具措辞强烈的文章,内容表明他对国内同性恋者的态度,以及他觉得该如何处置同志。

他指出:

在我开始今天要谈的事情之前,…我会向各位证明,我就是个种族主义者,没错,就是个极端的种族主义者,我不是要谈黑人或白 人,也不是要聊印度人或是埃及村民,这都不是我今天要讨论的歧视,我要谈的这群人现在已集结成社团,还获得大国支持,他们真的有权力与义务!他们竟都跟我 们一样有权生活在这世界上!但他们并非奇怪的物种,因为人类只有两种,没有第三种,我不想破坏国家与邻国或友国的关系,也不想谈有些国家态度从反对转为支 持,所以今天我只明确讨论在科威特发生的情况。

我们昨天去餐厅吃晚饭,在那个小餐厅接待我们的,是个来自东亚国家的服务生,这个同性恋和我们平常在其他餐厅或购物中心看到的东亚人士不同,他对我 们毫不礼貌!东亚人现在似乎正入侵科威特,许多大公司也依赖他们做行销和业务工作,是因为他们薪资低吗?但我们必须重新思考,因为他们人数愈来愈多,似乎 无论在餐厅、咖啡馆、休闲中心、购物商场、超市里,甚至是家庭帮佣,都会看见来自东亚国家的人。

无论在Hawalli或Salemiya地区,在家中或妓院里私酿酒品的人数愈来愈多!也有愈来愈多人向科威特年轻人贩卖毒品!帮派份子也与日 俱增,…因为国内同性恋增加,许多年轻人都找他们解决性需求,因为他们要价比较低,情况愈来愈危险,因为其中有些人是爱滋病带原者,而且许多人都待在科威 特,因为我国并未要求筛检。我当然不只针对那些同志爱滋病患,还有其他同性恋来自于科威特、阿拉伯国家或不知名的国家,他们企图瓦解我国社会,该如何解决 这一切?

Frankom提出的“解决之道”,包括将国内同性恋赶至其他容许同志的国家、把同性恋送进警察学校或军队或其他,各位也可以看看他这篇文章的回应区,就知道他的第三项解决之道为何。署名“我不是同性恋”的回应则对Frankom言论不满:

你听来非常无知,我不是同性恋,但你竟把同性恋当成疾病对待,人们并非计划成为同志,他们经历各种遭遇后才变成同志,我的老天!

至于你提到菲律宾人的部分,如果我们把他们都赶走,谁要来做这些工作?科威特人吗?我很怀疑,人们充满仇恨与无知,愿他们获得指引并痊愈。

另一位博客Judy Abbott则表示:

我的天啊,你们真是怪物…有些人就是荷尔蒙出了问题,情感上也有问题,…有些人努力希望别成为同性恋,但结果孤立无援。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