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危地马拉:对原住民的观感

多数危地马拉民众或多或少都有原住民血统,只有少部份源于其他种族,也因此联合国于9月13日发表“原住民权宣言”一事,与危地马拉息息相关,不过国内博客比较关切对“原住民”的观感及种族主义。

多元文化民主”[ES]博客刊出由Lucia Escobar撰写的文章,其中指出:

虽然想写什么文章是人身自由,但人们的言与行之间常有巨大鸿沟,我非常乐见联合国发表原住民权宣言。究竟得花多少时间,才 能让各 国瞭解原住民并非发展迟缓或野蛮人,只是与主流文化不同?究竟得要多久,人们才懂得尊重个别差异?究竟得要多少年,众人才能理解原住民在过去数百年对司 法、科学、艺术、生态、精神与医药的贡献?众人何时才能明白,原住民已累积上千年的智慧?

尤其在最近的总统大选中,唯一的原住民候选人曼朱(Rigoberta Menchú)得票名列第七,让危地马拉许多博客持续讨论种族主义与原住民权议题,Carpe Diem在文章“Preguntas que hay que hacer”[ES]内指出:

曼朱出生于基切省(Quiché)的Uspantán,当地共9655张选票中,只有268张投给这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这算是种族主义吗?

但是某些博客认为,光是有原住民候选人出现便具正面意义,Jorge Cabrera在他的博客[ES]论及选举结果:

结果或许令人难过,但我认为有原住民候选人便是好事,多年来许多人藉着曼朱的低沉嗓音发声,也有人以批判、谣言与玩笑表达对于原住民的观感,人们也透过选举更大声表达意见,…各位在网路上可以看到许多类似言论。

对于曼朱得票低落,有些人怪罪种族因素,有些人则归咎于性别问题及竞选不力,不过部分人士认为,在选举时,各种族的人似乎必须投票给同样血统背景的人,这种想法是否也算是种族主义呢?

危地马拉历史”[ES]博客的作者表示:

危地马拉国内确实存在种族主义与对原住民的种族歧视,但各种族之间并未爆发冲突,原住民也未歧视非原住民,种族歧视在瓜国是种意识型态现象,与经济力量强弱的分野与冲突相符。

在隔阂落差明显的社会里,博客便常会论及种族主义与社会阶级等话题,例如Antología del Desengaño博客的文章“阶层状的危地马拉”[ES]指出:

危地马拉仍是个充满阶级意识的社会,有各种不符现实的刻板印象与奇异偏见,人们明显必须符合某个模型,才算是这个国家的一份子,类似心态让民众认为身上有刺青者即为罪犯,或是金发者较聪明等。

相对于投票意向充满地域意识、或是言论充满种族意识,最近瓜国民众却因某件事情而团结一心,人们此次投票的对象不是为了选总统,而是为了选出“拉美偶像”节目第一名。

许多博客都热烈谈论此事,所有媒体也一窝蜂报导,支持者利用自己架设的Carlos Peña歌迷会[ES]表达对参赛者的支持,其中提到:

这是危地马拉第一个为当地艺人成立的博客,让他用声音与天份改变拉丁美洲。

Carlos Peña吸引社会各阶层的支持与注意,无论贫富、原住民、非原住民、左派份子皆然,这也是因为平面媒体、电视、广播、企业、投资家提供版面与空间,造成今 日的疯狂现象。危地马拉媒体在这个例子中证明,纵然过往存在各种歧异或伤痕,人们都有机会达成共识,就算只是个电视节目比赛,也能达成如此效果。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