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阿富汗:犹记9/11

六年前的今天(讽刺的是也是个星期二),十五位劫机者劫持了四架民航机--二架撞击世贸中心,最后造成大楼在火焰中倒塌,将近三千人丧生;另一架撞击美国 国防部五角大厦,我家人中的数名友人因此生去性命;最后一架则在与劫机者抢夺飞机的控制权后,宾州的郊区坠毁,九十三名乘客丧命。这在美国历史上成为一大 讽刺,许多人将之与1941年的珍珠港事件相提并论,而这也唤起了许多美国人对境外事件的关心,并引爆了长达一年的战争,也让外交政策产生重大的改变。

从美国的观点来解读这起事件,在后9/11时期逐渐形成的政策上,再也无法揭示不同层次的辩论思考(虽然New Yorker in DC 确实提出宽容且正面的讯息)。而备受美国人瞩目的阿富汗,最近被前美国国防部长伦斯斐Donald Rumsfeld )描述成是“大成功”?Nasim Fekrat 有篇动人的文章是关于“大成功”之于他的意义:

如果9/11事件不曾发生,今天阿富汗还在野蛮粗暴的塔利班(Taliban)政权控制之下。将近百分之九十的阿富汗在他 们的控 制之下。今天,许多阿富汗人说,真主保佑乌萨玛.本.拉登(Osama Bin Landin),是他主使攻击世贸双塔,引导世人注视我们在水深火热中的国家;阿富汗人也说,真主保佑美国,他们拯救了我们的生活,带来民主、自由和安 全。我想说的,不是北约和国际部队执行任务的过程与成就,而是:9/11对阿富汗以及其人民的重要性。许多阿富汗人说,对我们而言重要的,不是在9/11 事件中,受到攻击的纽约世贸大楼和华盛顿的五角大厦有多少人伤亡,而是美国拯救我们的生活以及解放我们的国家。

要瞭解他所想要表达的意义,Fahim Khairy 将9/11攻击放在塔利班手上恐怖的一年之脉络下:

另一件在阿富汗的恐怖份子攻击,摧毁了在第六世纪时所建立的 巴米扬大佛Buddha of Bamyan),它是位在阿富汗中部的巴米扬山谷的山崖雕刻。这些雕刻显示了经典混合形式的希腊式佛教艺术。

二名宣称是来自摩洛哥的比利时籍阿拉伯人,以自杀攻击谋害了反恐(塔利班)第一领导人与北方联盟首领的艾哈迈德.沙阿.马苏德Ahmed Shah Massoud)。 但他们的护照最后被偷了,而他们的国藉是突尼西亚。这二名攻击者佯称要访问马苏德,摄影师身着炸弹腰带、或将炸弹装设于摄影机上,在访问的过程中引爆。马 苏德一辈子都在抵抗入侵的苏联、凯达组织(Al-Qaeda )和塔利班势力,终其一生与妻子及四名孩子住在泥土屋中。

人称潘杰希尔之狮(Lion of Panjshir)的哈迈德.沙阿.马苏德,苏联的眼中钉、且是站出来对抗塔利班直到最后的人(当然除了北方联盟的主要成员、现任阿富汗能源部长喀汗(Ismail Khan)之外)。我写了一篇文章以纪念这个男人:

事实上,马苏德的个人历史要比他的北方联盟领导要来的复杂,他在1980年代对美国的憎恨、目睹1990年代初期在喀布尔 的大屠 杀、以及在阿富汗北部Feyzabad大规模的鸦片走私。他被奉为圣人,甚至超越许多为国捐躯的英雄。没有比马苏德优越的战斗技术及策略更值得被尊敬的 了!

忘了我轻率的文字,虽然马苏德是值得记念的(这可促进公民社会之发展)。但并不是每件事在阿富汗都像神话故事的星尘和独角兽。在“评论是自由的”部落格,Conor Foley讲述他的一位阿富汗友人所发生的一些悲惨故事:

他告诉我:“事情越来越糟。”叛军现在控制了大半的国家,而没有西方支持的总统哈米德.卡尔扎伊Hamid Karzai)及其政府会垮台。甚至在许多区域,阿富汗国家军队和联军在白天巡逻,而塔利班在晚间巡逻。判军造访清真寺和村庄里的耆老,告诉这些人,他们是最有效的力量,如果人们有什么问题,就应该找他们。

每个人都在谈塔利班,但是叛军比他们更强大。在许多地方是由希克马蒂亚尔(Gulbuddin Hekmatyar)所领导的伊斯兰协会 Hezbi Islami(译注)主导着事务。他们比塔利班有更广大的支持基础,不论在地理上和种族上,这也就是攻击发生在北部和西部的原因。其它潜在的政治势力也视希克马蒂亚尔为未来可能的盟友。他受到国会支持的特赦法掩护,这个法律包庇被认定犯罪的国家军阀。

伊斯兰社会Jamiat-e-Islami曾支持政府,现在则是反对。他们是北方联盟的主要势力,它颠覆了塔利班。前塔利班支持者的总统卡尔扎伊冒险与之结盟;同时间,他们的前任战士参与许多正在发生中的犯罪活动,包括绑架国际援助工作者。问题出在总统卡尔扎伊没有靠山,而他自己的部族则由塔利班控制。

  • 译注:Hezbi Islami是伊斯兰协会(Islamic Party)之意,1980年代是以反抗苏联入侵而闻名,现在则为反对美国和北约军队而交战。

不是只军阀和塔利班让事情变坏,恐怕更是厚颜无耻的,在9月9日国际扫盲日(International Literacy Day)这天,他们关闭与管理国家的未来习习相关的学校

9月9号是国际识字日,但在阿富汗叛军攻击的南部省份,“由于安全因素至少有300所学校在Helmand、Kandahar、 Zabul 和 Uruzgan省将继续关闭”,教育部长Siddiq Patman道。此外,有180所学校遭战火烧毁。

教育部长接着指出,在全国有超过六百万的学生(女性占38%)已在学校注册,而将近40%的注册学生在较为温暖的南方。尽管在南方有着高注册率,但由于高退学率,较少学生是来自中上阶层。在南方,只有四分之一的学生念到九年级,超过一半的学龄女童并没有在学校注册。

由于叛军及相关的暴力活动和其它的问题,2006年在南方有超过350所学校关闭。

这一切实在太糟了,但小小的胜利在原本的9/11战场并非遥不可及:Abu Muqawama 说到西方人如何缓慢但确实地步上正轨的故事。还有其它的待确认,而且,除了不幸(以及悲哀的、典型的)伦斯斐夸大的言辞,阿富汗在某些方面还是偶有进步。

遗憾的是,正如歹戏拖棚的伊拉克议题,对美国而言,阿富汗将依然是非当务之急而暂时搁置(back-burner)的议题。如同它似乎是这里原始的、当前的,也十分可能是未来的不幸。极端主义和恐怖份子之战将会被遗忘。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