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日本:紧绷的医病关系

近年来,日本医院及医护人员品质与误诊事件屡屡遭受猛烈批判,例如爱媛县便发生使用患病肾脏进行器官移植,最近也有位怀孕妇女家离医院不过几分钟路程,却因八间医院不愿收容,在救护车上待了三小时而流产的医院人球事件

另一方面,医师与医护人员遭患者骚扰事件也与日俱增,调查数据[Ja]显示,去年全国各大学附属医院内,至少有430件医护人员遭肢体骚扰案例,还有约990件受患者及家属言语骚扰案例,《读卖新闻》网站上有部分个案的详细记录。

以下是有些医师与医护人员不吐不快的真心话:

对于患者或家属以言语羞辱医疗人员,一名实习医师在BBS上表示[Ja]:

纵然我们没有任何过错,但当一切进入司法程序便让人疲于奔命,也让我感到失望,我即将要选择专业科目,虽然我能选妇产科,可是妇科医师们的遭遇令我却步,让我决定选择其他专科,媒体与法官应该要了解,他们的报导与判决正在摧毁妇科与小儿科体系。

另一名实习医师[Ja]表示:

在这个时代,医师犹如奴隶,不仅工作辛苦,劳基法又不适用,患者要求愈来愈高,医师被告的情况愈来愈多,我们受媒体围剿,薪水也 缩水到与一般受薪阶级无异,很多笨病人误以为医疗是服务业,老是满口抱怨,难道要只凭热情工作吗?饶了我吧,世上到底有多少人能以热情工作?大家都得先养 活家庭或自己的生活。人们得先保证生活所需开销足够之后,才会接下工作。

一名医护社工[Ja]提供对现况的感想,认为政府不够重视医疗,而患者又有所误解:

我最近在想,人们总以服务业观点看待医疗事业,我努力让患者获得较好治疗,也认为这是我的职责,但是…我也有许多话想说。

很多人认为“医疗成本太高!”,所以政府只想着如何削减医疗费用,让我不禁想问:“各位真的认为,这种价格能提供适当的医疗服务吗?”,就算是现在,医疗福利损益也未平衡,各位可能有所误解,但其实医师、医护人员与社工的薪水都比想像中低。

无论我们说明多少次,将急诊室当做夜间诊所的人数也从未减少,病患会对急诊人员说:“我要先去吃东西,等我一下”;就算送来一名濒死患者,其他患者也会说:“我先到急诊室,先治疗我”,而且不停抱怨说:“我可是付了很高的医药费”。但我想说,医院和旅馆不同,服务费从来不在收取的 费用里头。我也希望让人们了解,医药费用有多么便宜。

今日医院夹在政府与患者中间,无论如何,“愈便宜愈好”的情况不可能出现,各位只有两种选择:第一,花多点钱接受较好的治疗,第二,将医疗品质与费用一起压低。各位想选哪一种?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