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语言之死:进化、天择抑或文化灭种?

在这个地球有194个国家,但是人类所使用的语言却有7,000至8,000种,和国家数相距甚大。

语言的多样性正在快速地消失,根据估计,每两周就有一种语言死亡。

数百年前,强大的欧洲国家统治整个洲的方法,是将独立的或是松散的人民,以殖民语言组织为一个民族国家,近代的帝国也跟随着这样的脚步。

如今全球化的媒体和科技正加速了语言的同质性。但是这真会引起恐慌吗?

法国喀麦隆裔的部落客Kans,在Le Blog du Presi 写了一篇文章]回应法国新闻网站“Rue 89”所写的 “每15天就有一种语言吹起熄灯号”(法语)

根据Collette Grinevald的说法,“Rue 89”引述里昂第二大学一位语言学家指出,90%的当地语言将会在21世纪末消失。尽管今日尚有数千种语言存在于世上,但是在这个星球上80%的人口,仅 使用83种语言进行沟通。全球许多原生的语言因殖民语言而消退。

评论“Rue 89”的法语读者(多数为不具名)对此发表了全面性的评论,有人认为,语言的死亡是不可避免的,在某方面而言对人种所形成的并同社会是必要的,有些则认为此事的严重性不亚于文化的灭绝。

长期以来,法国一直存在着语言争议,强势的英文化和英语兴起成为国际语言,引起了部分地区的观注。

官方政策加快了地方方言的死亡,他们喜爱一统的民族语言。在法语系世界里此过程更是一览无遗。

语言之死:进化、天择抑或文化灭种?

“往日总是美好…”,永远、总是…我受够了这样的说法,我宁可听听日后的计划,而不是只为了阻止存在事务的毁灭。罗马与哥德建筑今日不可能再造,但我们可以永久保留其美好的影响。时间会做出最好的整理,艺术文化如此、自然世界亦复如是。

Rue 89 读者,Alzaz说:

当一种语言奄奄一息且消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这是一种天择,与文化有关,强者终究是最后的赢家。

另一位读者photosieste说:

种族灭绝即是文化的破坏。
你可以将它视作人的出生、成长和死亡。如果他的死是经过一个漫长而美丽的生命后自然死亡,那很好。但是如果是我们杀了他,或是我们没有在他面临危险时扶他一把,那又是另一回事…
语言面临灭绝的危险就如同此事一般。

另一个读者说:

一个语言灭亡的严重性不在于这件事情本身,而在于它的灭亡带来了什么冲击。当一种语言消失了,这个语言所能带背后的思想、观看世界的视角也随之消失,让全世界人类对整体文化的负载度更为贫脊。

又一位读者说:

一种语言内部稳定性绝对是一个问题。这五万年间,许多事物的消逝是为了留给别的东西更多空间,我们并不会想及此事便发愁地闹自 杀,用生态保育者、累积者或者短视的资本家的眼光想想,它不只是单一人类寿命长度,而是整个文明的时间长度。五百年的时间里,每件事务都会逐渐进展,那又 怎样?歳月所留的好处,那又怎么样?也许到时连猫都不存在地球上了, 那又怎么样?

Rue 89 读者,jean jacques louis说:

“…由生物学中物种的多样性”来看,是的,但是30亿年来已知生物的唯一语言就是ADN码,仅由4和3种代码所组成。

当旧的语言死去,新的语言被创造出来:

多少新语言因为消逝的语言而出现? 如果调查近几十年新语言出现的数量应该很有趣。经过数个世纪的生成,新语言只有稍稍地进展。在岛屿间不同的各种克里奥尔语(Creole),是根基于英语、荷语、法语、以及上述三种语言的许多变化用法、或是其它北非语Darija的演化版而产生。举例言之,摩洛哥的Darija语是当地一种共通的阿拉伯方言,它是根据阿语、法语和西班牙语产生,但它在不同地区也有不同的变化,原因包括受到巴巴里人的影响。

Kans 说,喀麦隆当地就拥有超过二百种方言,但只有二种官定语言—英语和法语。但混腔英文 (anglophones) 与“喀式法语”( francophones) 却是最为广为人知与流传的语言,它们特别受到城里年轻人的喜爱,年轻人反而比较少用官方语言或是自己的母语。

他举了一个杂混式咯语的例子,这种语言充份融合了英、法与当地语言。

Moi je vous tchat que si on ne lookot pas, meme le camfrang là on va loss all. Mais popo, je mimba que les langues du lage là, francho il faut laisser tomber le way. Sauf si on veut go speak avec les anciens pour know un peu les divers du mboa, mais qui va meme do tous leurs divers là encore? Déjà que le christiannisme les avait bien bolè, il reste meme quoi nooon?! akaa!

殖民国语言是必要之恶?

许多非洲是千百人种和语言的家乡,不过Kans认为,如果不幸地需要有统一语言的举措,以牺牲原住民语言为代价,指定少数的官方语言,往往是必要的:

[语言死亡的]原因?土语往往未受官方认可,而英语、法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等则占了前排优势地位。但是所有文本怎么可能都依人种全部列出有所有的语言?总要作个抉择,或许对没被列为官方语言的语言不是好事,因为这等于宣判了它的消失。

Rue 98的读者Alain Colbert也说道:

如果在亚马逊的印地安人不会说葡萄牙语,他就没有机会知道自己身为巴西公民的权利,毕竟在这个国家里破坏印地安人环境的穷人与富人,可都是说着流利的葡语呀。

Kans认为新科技更加快了语言的同质化,特别是全球对于英语的偏好:

“初等的”语言(如本文所指之意)是科技变迁的受害者。我们见证了某种语言藉由科学,沾染上野蛮主义色彩,强加压制其他语言。这 篇文章的标题,我们非洲社会没发明飞机、汽车或电脑:有人只需读到提及物件的字眼就能明白所指的意思,英语和法语就是这么清楚地表达了”汽车” “”车子””个人电脑”等等的科技发明。再看看法语捍卫者直率的声明,我怀疑“这并不是语言消失的原因”的说法,但美化的理想主义者却如此认为。

Keo 是 Kans 的读者,他提出意见,反驳语言有初等或已发展的区别。

反对,字母O的反对
我主张语言没有初等或是已进化之分,而是忽视与喜爱的差别。因为当我们讲初等语言时,好像意谓着这种语言从来没有开化过、很艰难。但如果我们给予它们一个优势的地位,它们就有机会像别种语言一样地进展变化。
一个只有少数语言的世界像什么样?

假若全部的人都使用同一种语言,这世界会是什么景况?

如果大家都使用同一种语言,我们能寄望人类可以更好的沟通吗?能够更了解彼此吗?举例问问,世界会更少的冲突争战?当然不会如此,历史颢示与我们所见,战争往往发生在使用同一种语言的人群之间。
全球化万岁!全世界25%的生命与物种就要灭绝了,语言与人口的灭绝、污染、普遍贫穷的扩张,这一切岂不美好?

在文化保留面向

Rue 89读者gemrien以法国举证,他认为语言或许会死去,但却难被遗忘:

语言是一个民族的遗产,如同一座历史遗址,但我们不会还想住在城堡或是茅屋里吧?
我们要保留人类遗产,把它传承给子孙,让下一代知道自己的根源,但这不表示我们必须流利地使用各地的方言。

不过反对这种看法的意见认为,就像某位Rue 89读者所说的,在世界上其它地方,并不是每一个滨死的语言都可以留下见证其存在过的遗迹。

用我熟悉的例子,非洲好了,你必须了解,我很大方地推估,这块大陆有一千多种语言(此数据为一般合理接受的数字),只有不超过 10%有妥善的文字保存。其中只有一小部份的语言被写下(这必须感谢福音传播者的努力)。据估计,从现在起到本世纪末,现存的语言只有10% 可以继续存活,其它大部份都只会留下新约圣经的译本:这可好了!
你明白其急迫性吗?即便是百万人所使用的语言也是处在危险之中,肯亚的gikuyu就是这么一个例子,而且肯亚还是一个政局较为稳定的国家,想想在刚果内战或莫三比克遍地地雷的情况!
再一次套用你的隐喻,我个人还真不想住在城堡。但另一方面,这个隐喻代表着如果我愿意,我还是可以随时造访,别人也有机会学习城堡的建筑。然而在任何一块大陆上,城堡正在消失,没有留下任何足迹、没有留下任何化石。

历经了多年的被忽视,法国的保护地方方言运动正在逐步成长,但法国人所关心的只是本土内Breton 或是Corse的存继,并没有将注意力延伸到法国海外地区即将消失的语言。

Rue 89 读者Sylvius:

法属圭亚那就如同Brittany,当地居少数、生性和平而与世隔绝的美洲印地安人使用六种亚马逊语言(还有50多种奇怪的语言在当地流通)。法国精神信条里不是有手足之情吗?如果我们欲保留本土的语言、风俗和人种,那为何却放弃了法国海外的领地?

一位不具名的读者附议:

这是真的,因为历史因素使然,一些亚马逊语言都应该与法国境内决滨临消失的少数语言相提并论:法属圭亚那的美洲印地安语已快被遗忘了,比起来,Basque语 (拥有新闻、影音媒体、出版社,在大学中传授研习)可能更占了更多优势。

马达加斯加: 对本土语言的侮辱?

过去法国官方政策定法语为官方用语,的确伤害地方方言,那时的讨论更为抽象。

全球之声的作者Mialy Andriamananjara报导了非洲马达加斯加的情况,长远来看,政策处置确实不利于不属于欧洲的语言。

马达加斯加政府决定,官方标案或是文件公报不再刊载于发行量少于1000份的日报,也不再以三种官方语言(英法马三种)的至少二种语言刊登公告。

Jentilisa 认为这个政策不但抽离对马达加斯加语日报的支持,更糟的是,还让政府利用来消灭本土语言。

有人希望政府可以支持本国语言的报纸,但这只会再次强化马达加斯加语遭人排斥的心态,政府对待马达加斯加语的态度就像个养子。有 人希望政府可以强制只刊在本国语言的报纸,因为官方宣传公告的财务收入可以帮助本国语版的媒体。但此刻我只能仔细观察,过去这种模式曾经是让众人跟随的范 例,然而现今政府却随势而流。

马达加斯加部落客Rajiosy则不这么悲观:

校对:dreamf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