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当朝鲜遇上韩国

第二次朝韩领导人会面对韩国的意义为何?这其中有两个主要的话题。一个是网民与公众媒体彼此之间意见的歧异。另一个话题则聚焦于这次会面在政治以及经济层面上的意义。

不仅一些博客反对主要几家保守派报纸对这次会面的批判观点。Neocross告诉我们主要的保守派报纸在两位领导人会面之后所做出的反应。

某方面来说,这是个历史性的时刻。尽管这次会面与前任总统金大中首次与朝鲜总统会面不同,在七年之后这次会面依旧深具意义。

而各家媒体又如何响应呢?他们的反应相当类似当然…Chosun.com没有提出什么特别的意义。我可能记得不太清楚,但是当李明博击败朴槿惠成为总统大选最后的候选人(注:在野的大国家党)时,新闻登上了首页或许朝韩会面的重要性比不上他的胜利。

Joins.com(Joongang报的网站)看起来对这次会面不太高兴,你看过新闻的标题就会明白了。没有表情也没有拥抱哈!

我们可以晚点再公开讨论这次会面是否达成任何具有意义的事项,但真的有必要打从一开始就浇冷水吗?

Sandman比较国外与国内的新闻媒体如何不同地诠释了这次会面。

这真的太过分了。我真搞不懂到底哪个才真的是韩国媒体。销量最高的报纸甚至发出诅咒与斥责承认好的就是好的,坏的就是坏的有那么困难吗?报纸没道理地攻击第二次朝韩领导人高峰会的意义以及计划,尽管我也不认为他们应该无条件地颂赞这次会面。

其它的博客则更激烈地反对主流媒体。

MBC电视新闻揭露了ChosunJoongang、还有Dong-a等报纸所作的重大虚构报导。这些报纸宣称引用自国外报纸的资料也统统被发现是假造。他们故意省略了字词,而又在错误之上对国外新闻做出分析。他们甚至扭曲国外新闻的正面报导。看看这则影音这多么严重啊我简直无言了。

这里有个显著的例子。

国外的新闻报导「韩国媒体恶意批评韩国总统」,但是这些报纸却略去了几个字,变成「韩国人批评」。所以看起来就彷佛所有的韩国人都在批评这次会面(而这不是事实)。检查这些报纸从美联社通讯记者转来的报导,我发现根本一点根据都没有

案例实在太多请看看这则影片,这真的可笑到有趣。多数的公民都对今天的会面印象深刻,但这些报纸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为甚么他们的看法错误百出?

两家极端的媒体言论不受到部份博客欢迎。

七年前金大中拜访平壤让我们的心情激昂,而这次的会面显得比较安静而实际。从今起会有更多的固定会面,这将会更自然且更有效地解决朝韩之间悬宕已久的问题

然而,国内观点对这次拜访歧异很大。若为了历史以及爱国的意义而赞扬身为总统的他似乎不太恰当,可是批评他为了拆解分隔之墙的这一小步努力似乎也同样不恰当。

各种细节都被分析。

金正日的态度跟上回金大中拜访朝鲜时相当不一样。或许唯一相同的只有他身上那套衣服?七年前金大中拜访朝鲜时,他们互相拥抱并且坐同一台车。他们在车里的谈话维持了五十分钟。但这次他们仅仅握个手,坐上不同的车。与七年前相比,金正日的脸显得严峻。

他们第一次见面所说的话只有「很高兴见到您」。当卢武炫与其它高阶政府官员握手时,金正日没有任何表情,游行军队站在一旁。他没有说一个字,只站在卢武炫身后。这可以有很多种解释,一个是金正日现在的身体状况有问题。人们假设他已经衰老虚弱。另一种说法则是这已经是第二次会面,他不再那么兴奋。或是他打算实际领导这次会面。卢武炫政府即将下台,就算他提出许多承诺,政府一换一切都可能成空。

对于这次会面,有人衷心欢迎。

朝韩会面的景象。

让我颤抖、兴奋

我的心跟我的眼皮一样热

其它人则对为何选在此时,以及会对经济带来何种影响有所疑问。

2000年,前任总统金大中坐飞机拜访朝鲜。 2007年,卢武炫用双脚走过朝鲜边界。我个人对这次会面的意见我完全同意两位领导人会面,为了和平与繁荣,这将会是统一的重要进程。

然而,我认为这为时已晚。我们在十二月要举办总统选举,来年二月新总统宣誓上任,也就是说,他只剩下四个月的时间来推动。当然他一定希望跟他同样色彩的政府接任,延续他的政策而这似乎不会发生。

不管怎样即使他什么都不能做,他还是与金正日见面了。我真的不懂为甚么他要在只剩下四个月任期的时候去那里,他难道不应该在2004年就试着前往吗?… …我并没说他的意图是要影响即将到来的选举。 人们期盼和平,但他们不再跟以前一样那么期盼统一。假使统一了,这代表我们必须承担统一带来的代价。这意味着经济将不稳定。当然,长远来看,统一对我们是必要的。 但仍然很难否认「经济表现比和平来得优先」

另外还有一种说法,经济上的互赖带来政治上的统一。

这是商场上的基本原则。要探索世界市场,首要工作就是提供免费试吃。

如果人们开始习惯了这口味,他们就会成为顾客。这是一样的道理。

关于这次会面,想通了吗?

咱们看看日本。日本排山倒海地进入了东南亚国家。现在,那些由日本资金培育的果实回到了日本。我对于他们的惊讶式「企业策略」感到嫉妒。

说到韩国跟朝鲜的关系我们可以做的就是由韩国来领导统一。几年后,我们会发现朝鲜无法不靠韩国而独立生存。我们应该做的更多,并且给朝鲜一点「甜头」尝尝。

朝鲜的土地属于谁?哪些人住在朝鲜?都是我们的人。

在我们人民的土地上我们尽可能生活在一起。谁敢来介入或决定我们的方向?为何我们要受邻近的强权国家骚扰?

准备好迎接朝鲜突然崩解。为了缩小崩解之后的混乱,聪明的办法是先教会朝鲜如何长大。

不要期待朝鲜因为笔伐与思想而崩解。我们用经济原则解决这问题吧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