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阿富汗:不是那么显而易见的问题

关于阿富汗最盛行的迷思之一是在西方的占领下的北方,这里曾是北方联盟(Northern Alliance )所控制的区域,和平、安定并逐渐繁荣起来。为了追根究底,Afghanistanica带领我们到塔哈尔省(Takhar)的首府塔洛干(Taloqan) ,这个位于与塔吉克Tajikistan)交界的地方一探究竟:

战争与和平研究所(Institute for War and Peace Reporting)最近出版了以和平为题的文集,名为〈就北方省分Takhar的居民来说,这些事比塔利班还糟糕〉(For residents of the northern province of Takhar, there are worse things than the Taliban)。显然地,这些比塔利班(Taliban)还糟的,是当地的武装军事领导人以及他们所选出的议员。

他继续引述一则新闻,关于当地民选的首长Piram Qul,是如何一边享受着与喀布尔良好的关系,一边绑架异议者的妻子,甚至谋杀、强暴他们的孩子。。这些作法都是延续自曾统治此处,为北方联盟成员的当地民兵和军阀。面对质疑,Qul宣称他是追随塔利班及其成员的脚步。Afghanistanica 回应道:

对,Piram Qul 是一名英勇的游击战士,对抗塔利班、以及身为塔吉克人和乌兹别克人的当地支持者…

我记得一个故事是据说一些平民村庄的毛拉(mullah)藉由杀害在当地奸淫掳掠的地方民兵领导人而开始逐渐势力高涨。他开始了有点像是组织的东西。那叫什么来着?喔,对,我记起来了,那就叫塔利班。

的确,塔利班不是那么计较北方,攻下塔洛干时,似乎是塔利班最接近统治全国的时候。在北方,显示有贿赂的问题,而这是全国性的问题。再往南,在东边介于喀布尔和巴基斯坦之间,塔利班仍像以前一样无所不在,而他们依赖贿赂来完成事情:

所以半岛电视台派驻一位随军记者跟着这50名塔利班在比萨省Kapisa)漫游、从国家警察那里买来枪枝以及感受当地人民的爱载…

所以当地人民亲切的问候50名武装人士?老实说,如果50名全副武装的士兵从我家门前走过,不论他们打哪而来,我都会如此亲切的问候。北约部队现在很了解个中蹊跷。我曾听说过许多士兵观察这些微笑着的村民很有可能和塔利班有合作关系。每次村民向塔利班“嘘寒问暖”一番后,便将塔利班的行踪和藏身之处告诉美军首领。

这些村民既是亲切也是狡诈,到了一种艺术的境界。这种生存策略,确实地让他们几百年来如此安然的度过。

然而,点出这类问题的政府官员Murad遭到革职。贪腐和种族偏见是严重的问题,但政治作家Fahim Khairy认为,由财政部长安瓦尔•乌•哈克阿哈迪(Anwar-ul-Haq Ahadi)领军的强大普什图民族主义政党(Pashtun nationalist party )--阿富汗社会民主党(Afghan Mellat),除了种族清洗(ethnic cleansing)以外没有其他宗旨:

阿富汗社民党的领导人、现任财政部长安瓦尔•乌•哈克阿哈迪一直居于影响总统哈米德•卡尔扎伊Hamid Karzai)的执政当局及自己本身逐渐的接受露骨且固执的民族种族主义立场,倾向由普图什族人种族统治的阿富汗…

阿富汗社民党透过凸显普什图人的族群,逐渐让这个政党发展出危险的过度概括的理想、已经超越既有组织实体的社会政治现象,而这样的现象不再仅限于政党的结构化定义。

阿富汗社民党的宗旨,普遍地存在普什图族人的心中,定义了他们骇人听闻的理想,并藉着阿富汗史不绝书的的伪善、失德且充斥着暴力的社会政治现状,强化他们的认知。

虽然这些文字措辞强硬,但在像这样的种族争议上,老实说我并不站在任何一方。但是挫折的感觉仍弥漫着,且一直在扩散。这种挫折不仅限于阿富汗人,西方也变得对于进展如此缓慢感到挫折,甚至国内的支援似乎也变得枯竭。一名在巡回某处乡间(他不能说在那里,因为他还在任)担任警察顾问的人士,详述了以下的趣闻: 

我曾坐在村里的评议会(Shuras)审理他们的案件,有趣的是,他们好几个月没有看到塔利班了,只有一个坐在外圈的市民站起来,丢了个黄色的“胡说八道”旗子(bullshit flag),然后开始说一件最近发生的事,那改编自一首歌…变成是…“我们做什么?如果我们告诉你任何关于他们(塔利班)的事,他们会杀了我们。”在阿富汗,说谎是种美学。好像每个人跟你说的事都带点说谎的成份。甚至军力的估算基本上也是个谎言…

这儿有很多工作要做,我的一些在另一个PMT同事(计划管理团队),最近在任务中殉职--整个团队。当你出去到了那里只有孤军奋战的时候,事情就变糟,而且有变得可怕地糟糕的倾向。这里还是有战争,我想我们会赢得这场战争,只是我们现在还没获胜。

不幸地,似乎进一步撤除不必要军力的行动在阿富汗进行着。Peter Marton 报导英国从伊拉克撤军着实存在着质疑:

泰晤士报报导,伊恩•邓肯•史密斯(Iain Duncan Smith,英国保守党前任党揆)针对英国于9月2日,将军队自伊拉克南部巴斯拉Basra)基地全部撤离这个议题,写了篇文章告诉读者们:“与其离开伊拉克,不如阿富汗撤军。”我对此类建议有个直觉的回答,但当有人试着用理性的辩论,说服我以及普罗大众相信某些似是而非的事,并此及时反击那些被视为理所当然的道理时,我很佩服这些人指出这些我从没想到过的论点,例如:“很奇怪,当美国驻伊拉克部队指挥官裴卓斯(David Petraeus)论证增兵巴格达所会产生的结果及后续影响时,英国似乎撤离这个战场。这样对叛军和伊朗发出错误的讯息。”唔…我从来不知道英军在伊拉克南部打击凯达组织al-Qaida)。

同时,在加拿大国内,对于在阿富汗坎大哈Kandahar)附近交战的大规模部队之去留,有着激烈的辩论。Peter强调,其中一名阿富汗军阀和加拿大军队结盟,但失去重要时刻应该让国内政治利害关系让加拿大军队撤出(译注)。如同他所说的:

如果你对他们的支持,决定于一个他们此生难有机会一瞥小城的补选、如果他们(补选小城的选民)说服你撤离他们(阿富汗人)以及他们仅存的家人,你便决定抛下他们的家园而去,如此一来,想让对方决然地与你合作,应该有点困难。

  • 译注:在节录所从出的原文中所探讨的是,加拿大魁北克省议员补选的三个席次中,在野的保守党仅获得一席,这也再次间接确认了总理史蒂芬•哈伯Stephen Harper)在其备受争议的2009年加拿大撤出阿富汗行动的策略。

噢,但美国也没有那么勇往直前:不论是他们所需的军队人数已被瓜分而几近贫乏,或是最后省悟到因为伊拉克战事而造成的军力缺乏,这一点上,美国人似乎不再那么的比欧洲人可靠。这太糟糕了,阿富汗本应得到一个顺利发展的机会、或至少是除了小奸小恶之外的暂时繁荣;这样的对待只是把阿富汗拖回到石器时代,而这却是阿富汗拚命试图逃脱的。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