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阿富汗:文化、冲击

作为一个美国白人观察在阿富汗的种种,较为有趣的面向之一是发生为数众多文化失态和冲突。不幸地,这种摩擦不仅限于日常有趣和琐碎的事,像健怡可乐(diet coke),也经常发生在重要的事务之上。

上周,为外交政策博客(the Foreign Policy Blog)写作的Preeti Aroon注意到一场关于足球议题小型示威抗议活动。基本上,如同我在另一篇类似的文章所解释,这场抗议源起于,美国尽力去与当地阿富汗人接触,其中之一是藉由赠送他们足球…只是这颗足球上印有沙特阿拉伯的国旗,而沙国的国旗上有着萨达哈(Shahada),也就是伊斯兰教中的清真言,穆斯林必须朗诵清真言以对自己的信仰做出确认。大约有一百名左右在Khowst 的阿富汗人走上街头,发动了一场和平抗议活动,因为认为踢着印有萨达哈的足球是对伊斯兰大不敬的不智之举。美国驻军感到懊恼,做出道歉,并重新审视这个亲民计划,使其继进行不致于再度发生无意识的侮蔑。

很自然地,美国博客完全的不成比例的夸张这个意外的插曲,Afghanistanica找到一些比较起来很无礼的例子:

那个总是很细心的Michelle Malkin在博客写了这个意外的插曲,之后严责美军荒谬的卑躬屈膝的道歉,批评穆斯林:

“…他们真是对每件事都要命的‘敏感’(解读:容易大吵大闹)”。

  • 编按:括号为原作者所加

gv_afghanistan2.jpg

阿富汗坎大哈省Kandahar Province)重建部队,照片来自lafrancevi的Flickr

她的批评者才真的是比Michelle更“敏感”(解读:意图冒犯),但你将画面往下卷,过去有篇是可兰经在厕所的图片,读它的回响。

喔,亲爱的读者,Afghanistanica也提供了其它美国的博客的连结(小绿足球(Little Green Footballs )和圣战观察(Jihad Watch)),他们也对此事做出类似的激昂说法关于穆斯林的大吵大闹(事实上并不是)。他以陈述什么是显而易见的作为回应:

我只会说,我不认为多数的阿富汗人会唤起某种很强的欲望去生气和大吵大闹。我想这个插曲只是件小事,想到在阿富汗有其它更重要的需要被关心,我不相信这件事会引起多大的注意。

明确的来说,事实上,说的更恰当点基本权利,像是言论,似乎正在受到攻击--在喀布尔的每个角落。

sadaiHaqiqat电台是Salam Watandar在萨曼甘省samangan)的联播电台,昨晚遭到关台。这个电台是由当地的年轻人所设立,大部份认为,这是一个自制的发射设备的电台…

这个电台一直受到威胁,大部份来自当地资讯和文化当局。

除了对电台的威胁之外,Atash Parcha详述了他好像被自杀炸弹吵醒的事。

砰~星期五早上吵醒我的声音。我好累,又爬回床上睡觉。

那天稍晚,我妹问我她听到的是不是爆炸声。那是驻喀布尔国际机场西翼的北约德国部队遭到自杀式攻击。如同以往,受害的以平民百姓为大宗。

而在美国,我们几周以来都为国内其他跟这被事件相比微不足道的事情悲伤,这样的态度令人费解…有些人可能会感愤怒,当他们的神圣之书在眼前被外国人亵渎。不了解这正是文化基石的美国及其党羽,看来已经立下了他们未来失败的基石。

唉啊,阿富汗将不再有任何外国投资,这样的预测是由于所谓“土地黑手党”为自己的目的,窃占土地。

多重土地登记使得关系良好的有力人士,可以强行宣称土地的所有权而不受惩罚,失败的法治系统则让受害者无从追索。土地和财产权缺乏安全性,对于一直是投资阿富汗的重要阻碍之一。

的确。但在阿富汗不尽然每件事都是黑暗和厄运。最近博客策略性转向的Safrang,上周到了赫拉特Herat),有许多关于这个城市的好事要说:

首先吸引我这个新来乍到的人注意的,是这个城市铺设及维护良好,并布满绿荫的宽阔街道。从机场驱车随着吵闹的护送车队,从机场经由Injeel区开进赫拉特市区的一路上,对于我这个来自道路永远拥挤又坑坑洞洞的喀布尔人来说,这里的道路让我看得是目不转睛。

再者,是它的历史。这里是庞大的根据地,有壮观的星期五清真寺、醒目的尖塔,这都在一种令人惋惜的年久失修状态。波斯皇后Gawhar Shaad以及诗人Khwaja Abdullah Ansari的陵寝、四个具有历史的城门、有苏联坦克车的广场,以及纪念英勇的赫拉特人的第24响,还有其它…

第三是风。不,著名的120天之风(Wind of a Hundred and Twenty Days)这种夏季风现象并不是神话故事…

在街道、历史和风之后,是赫拉特人让这里变得如此美好。他们可爱具有特色的波斯腔,他们的波斯特征以及有礼的态度,他们相对的世界主义观 (cosmopolitanism),他们勤勉的创业精神,他们爱好艺术和文学 (证据就在他们经常在言谈中引用诗句),以及直到这个城市的治安变差之前 为止,公园里晚上总是挤满了出外野餐的家庭。我真的很喜欢这样。

他也提到了整个地区稳定的电力提供这项有趣事实。某种程度,他让我比以前更想到当地实际探访…我真想亲眼看看那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如果没有别的,看看在新发现的荣景里突然涌现的精巧建筑

何不就把文章结束在较为正面的注脚?希望这能连接阿富汗和西方之间的龃龉,在这之后,经由音乐彼此了解。这篇令人惊艳的文章,是一位美国雷巴布琴(Rubab,传统阿富汗乐器)大师正在演奏,非常值得一看。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