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3 十一月 2007

報導 來自 3 十一月 2007

厄瓜多尔:移民在西班牙遇袭

西班牙巴塞隆纳一列火车上,一名16岁的厄瓜多尔移民女孩独自坐着,突然一名讲着电话的西班牙男子走上前,没来由地多次殴打她,列车上的摄影机拍下事发经过,内容不仅引来厄瓜多尔等各国博客一阵挞伐,也让人们思索移民在西班牙的地位。“Cobertura Digital”博客的Christian Espinoza对此事感到难过,但也明白肇事者并不代表西班牙全体民众[ES]: 我们在家看到这段影片,不禁愤怒而流泪,每当外国人来到厄瓜多尔,我们每个人都善待他们,当然不是所有欧洲人或西班牙都像那名行凶者,西班牙当地媒体与民众也一致谴责,在Vanguardia.es网站上,便有超过900篇留言抨击这起事件,但我们希望西班牙社会能更进一步有所作为,而不是轻易遗忘此事。 “狡猾国家”博客的西班牙民众Andrej Nicolás Hillebrand除了提供影片连结,同样批评该名凶手[ES]: 在这世上有些民众,我们绝不能轻易放过他们,这样一名成年男子,不能因为心之所欲,不能因为不喜欢女子的样貌,不能因为她是个外国人,就随便挥拳动粗,这种事令我作恶,我无法想像这名男子竟自认有权攻击与污辱外籍人士,看到女孩遭殴打令我痛心,相对于这名男子欺负可怜女孩以展现男子气慨,这个女孩才有资格活在这里,那名男子根本没有资格。 在影片中,眼见突如其来的攻击行为,另一名乘客却别过头去,未出手制止,这种冷漠令Gabby Corsales感到不解[ES]: 我不敢相信在这种情况下,居然有人无动于衷,车厢里还有另一个人,他原本能够帮助小女孩,但正如许多人所说,他可能是吓坏了,所以没有伸出援手,光是要行凶者道歉还不够,我们必须用激烈的惩罚方式,才能抑制种族主义或仇外行为在西班牙与其他国家发生。 除了博客快速回应,厄瓜多尔总统柯雷亚(Rafael Correa)也有所反应,但Cambiemos Ecuador并不相信总统对小女孩的关心[ES]: 几天前在西班牙,一名西班牙懦夫攻击我们的同胞,她到当地只想要更好的生活,希望安稳地工作,我国总统出面承诺小女孩及其家人,还出言威胁西班牙政府,总统很勇敢,演得几乎像是真心诚意,如果还能流下眼泪,就能提名奥斯卡奖了。 移民在西班牙的景况时常成为博客讨论话题,“Autentico Ecuatoriano”博客的Uhr认为,多数同胞都在当地寻找机会[ES],应该要团结地站在一起: 无论是西班牙人或厄瓜多尔人,只要他们懂得与周遭人们和平共处,努力工作与负责任,能够相互尊重,不会作出困厄生活下的野蛮行为,我都愿意与他们站在一起。 另一篇文章中,Uhr恳求在西班牙的厄瓜多尔同胞,尊重西班牙当地的习俗[ES],不要让部分西班牙人觉得歧视厄瓜多尔人理所当然。 原文作者:Eduardo Avila 校对:Nairobi

中国:农民工与沉重的学费

“随着中国工业化与都市化的加速发展,有日趋增多的农民工在都市打工。因此,其子女受义务教育的问题突显出来。第十七届人大的报告清楚地提出农民工子女接受义务教育的平等权利。”中国教育部副部长袁贵仁在上周六人大记者会中谈到。虽然袁先生强调农民工子女的平等教育权,但是网易博客jzh8434所描绘出的难解现实,仍然让一些农民工父母担忧下个学期是否能为孩子找到适合的学校。 这学还能上的起吗? 作者:我等你(jzh8434) 2007-09-19 13:08:39 如果现在说小孩子上学难问题,大家可能都在想,政府已经出台了很多政策对于减免中小学生的学杂费呀,等等之类的措施。所以对于现在上学应该不会有着什么问题,或者说很容易吧。可是事实并不是人们所想象的那样,真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哈。说说几件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事情吧。 去年是我们同事他们为了给孩子找学校,真是费劲心思,找了好多学校结果理由都是一样的,学校不接收外地人,真的是纳闷为什么不收外地人呢?难道外地学生就不能在这读书了,真的是让人费解。最后还是我们部长关系好,拖关系找到一所学校的校长,最校长同意可以去学校报道,那时都已经开学了,因为他们的小孩都是上幼儿园,最大的也才上大班,听说学费是2200块一个学期,好像今年又涨到2400块了,但是本地人好像都没有这么多呀,真的是赚钱的好方法呀。 更郁闷的是今年我们主任的小孩子上小学一年级了,本想着应该没有多钱的学费了,谁知遇上了更大的问题,人家先给他一个账号,先存进去5400拿着汇款单或者转帐单在去学校报名吧,更可气的是回到学校还要签字,好像是关于这5400块是自愿的,应该意思是说不是学校强加性的收费。郁闷谁有毛病呀,没事给你5400还是自愿的,到头来发票都没。据说有的学校都是明码标价有8400块一个人,就那没关系光有钱还是不行地,也许有钱的人真的是多吧。下来在交学费吧又是2000多,这总共下来花了7000多块,和一名大学生一的的学费差不多了,真的是让这些打工者们怎么能承受的起呢?那天和房东无意中聊天聊到这个话题,他的女儿和我们厂同事的孩子在一个学校,我问他女儿报名费多钱,他说连生活费不到1000块,看看这个时候大家都看到差距了吧,外地人要比本地人交这么多钱真的是还有没有天理呢? 以前有借读费这一说,但这些基本都是明码标价,是多少就是多,现在好了借读费国家取消了,可是随之又无形中增加的费用远远高于交借读费的钱,他可以想要多少就要多少了,可以说现在是变更加利的加于这些外来打工者的身上。他们的关念是,现在托关系上学的人多了,他们也不在乎你这一个两个人。所以说费用基本上是学校说多少说是多少,没有可商量的余地。难道这样的问题真的没人管吗?真的是为这些人喊冤呀。也真的希望能有人来管管这些事情。本来学校是教书育人的地方,结果成了某些人赚钱的地方了,而且是赚的是那么地理直气壮和理所当然。 这篇转贴自jzh8384的博客文章在网易社群中引起许多人的讨论。以下是其中的一部分: 作者:guest 2007-09-20 10:40:35 好象不送孩子就毕不了业。为什么每次教改都是成功的,可为什么年年要教改呢? 作者:(gaohongfei007) 2007-09-20 13:36:09 中国的经济发展慢了,福利事业跟不上,在国外上学住院都是免费的 作者:(zinsser32) 2007-09-20 17:11:58 现在的孩子生不起啊 作者:穷山恶水(qingshanlushui73) 2007-09-20 17:55:06...

日本:在富庶国土上饿死

最近有则关于一个人因无法获得福利支助而饿死的新闻,多亏他在日记中纪录下生命最后几天而让这则新闻受到注目,也激起许多日本博客反省国内福利政策的广义内涵。 博客SkyTeam连结饿死事件与执政党自民党的政策: 这位病人生前有肝病与糖尿病。这就像拒绝给病人一张床一样,是自民党“美丽日本”政策与因而“抵抗势力互斗”的结果。 大部分人的想法都不觉得这跟福利计划有关系,但是我听说这个地区对提供公共支助的核可流程是非常严苛的。大众媒体应该涵盖这议题,但是…报纸中没有任何有关的消息。 当然会有接受福利的人过着很自我的生活…但是拿走人们最终可获得的赖以维生的东西,我想就太超过了。 同时,博客Sen讨论北九州政府对福利支助政策特别严苛: 福利系统难道不是最终凭藉的安全网吗?在北九州市,被半强迫退出福利计划的人根本没有受到照顾,只有死了才会被发现。 对于日本国民与市民,福利是任何人都合格得以申请的。但是在北九州市,所谓的“北九州风格”是指试图以配额来减少申请福利支助的数量,这让我震惊。 博客Masami分析一篇有关九周当地福利政策的报告,对几段关键段落作摘要与评论: 很明显地,最近每年市议会中关于福利行政的预算,会计相关的决策是来自且经过常任委员会讨论。“福利支助之理想措施”已经由代表市民的议会通过。换言之,本政策是由市民支持的。 Masami观察到: 如果你有看报告末尾所附的调查(第47页之后),所谓“由市民支持”是很容易想像的。阅读时,我感受到市民对于不诚实地接受福利支助的愤怒。 最后,博客lastchristmas展望未来,询问当前政策会将日本带往何处: 但是,此后还会发生什么? 我有种感觉,这类事件会越来越常发生。 每个人都会生病与失业,所以若没有生活保障或亲戚,那么这种事就会发生。 显然有人即使有钱也要接受福利支助,但是即便如此,他们也不该切断真正需要保障者的福利收入。 原文作者:Chris Salzberg 校对:FoolFit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