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亚美尼亚:决议案与历史错误

armenia_genocide_memorial.jpg 
Tsitsernakaberd大屠杀纪念碑,位于亚美尼亚首都埃里温

亚美尼亚并不常登上国际媒体头条,如果会出现于头条新闻中,大多都是因为同一件争议:1915年至1917年间,鄂图曼土耳其帝国究竟是否曾屠杀150万亚美尼亚人,此事至今仍争论不休,全球共有22国将发生在一次大战末期的此事定义为种族灭绝,尽管莱默金(Raphael Lemkin)于1943年创造「种族灭绝(genocide)」一词时,确实指涉犹太人与亚美尼亚人的苦难,但土耳其政府直至今日仍不愿承认此一罪刑。

多数学者也认为亚美尼亚人的际遇即为大屠杀,但对散居全球的亚美尼亚裔民众而言,让美国承认此事才是国际串连运动的主要目标,因此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于10月10日投票,以27票对20票的结果,通过承认亚美尼亚种族灭绝的决议,不仅跃上国际媒体头条,也在博客圈激起阵阵涟漪。

决议通过后不久,居住于埃里温的Raffi Kojian便在「亚美尼亚生活」博客里写道,此事成为国际媒体瞩目的焦点

今天早上我读着众多新闻报导,发生了有趣的事情,我连结至Google新闻查询,想知道决议案是否有结果,搜寻得到的条目第一项便是「决议案通过」的报导,其后共有650篇有关消息,这真是件大新闻!当然报导角度与篇幅各有不一,从《华盛顿邮报》的恶心社论至众人赞扬决议正确一应俱全,委员会主席蓝托斯(Tom Lantos)在投票前便表示,委员们将用投票决定,究竟是要承认此事为种族灭绝,抑或要为军事因素姑息土耳其,他虽然没有明说,但就是将赞成票等于支持正义,将反对票等于向所谓的盟国压力妥协。

虽然类似决议文在美国并非首见,但过去出于国家安全因素或外交政策,美国都避免将这些决议落实为正式法律条文,故此事让亚美尼亚海外博客大受鼓舞,「亚美尼亚海外生活」博客的Lori的意见也相似

我永生都不会忘记这一天!多么重要的一日!人在加州的我无法收看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会议实况,只能仰赖人在亚美尼亚的父亲收看现场直播,再断断续续告知我最新消息,我现在的情绪笔墨难以尽诉,我觉得快乐、骄傲、放心、狂喜、兴奋、乐观…。我们的努力并非徒劳无功,就算是总统也不能推翻这份决议,身为美国前总统柯林顿(Bill Clinton)的支持者,我必须承认对他很失望,而看到现任总统布什阻挡决议通过失败,心情实在太好了!我希望向投下赞成票的27位国会议员一一握手致意,我想感谢他们不屈服于土耳其威胁,感谢他们未受土耳其游说团体收买道德良心,感谢他们未甘于成为土耳其的傀儡。

土耳其博客圈的反应则明显不同,尽管种族灭绝事件发生至今已92年,土耳其政府与人民依然否认到底,也谴责不该要求美国承认此事,不过他们谴责的对象并非亚美尼亚政府,而是海外亚美尼亚民众。得知决议案过关后,土耳其政府扬言中止对驻伊拉克美军的后勤支持,Erkan's Field Diary是很早响应决议案消息的土耳其博客:

这27名代表美国国民的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成员,他X的竟然插手一段毫不了解的历史,甘心做为种族灭绝谎言的共犯,干得好啊,证明由民主党控制的国会对土耳其更差,希望这些议员因为反土耳其态度,把中东弄得昏天暗地之后,至少能为美国人民做点好事。

armenian_turkey_border.jpg 
亚美尼亚与土耳其边境,图为亚拉拉特(Ararat)山区的霍瑞维拉(Khor Virap)修道院。

亚美尼亚与土耳其接壤,但两国至今仍未建立正式外交关系,主要就是因为当年事件是否为种族灭绝争议不休。决议案出炉后,以美国及英国博客所撰写的文章较多,原因除了由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投票之外,也因为美国总统布什(George W. Bush)企图阻挡本案通过

美国博客显然不满布什的举措,博客「无聊老人」格外愤怒,认为布什根本没有资格对此「违反人道罪刑」发表意见。

若不是有人事前向他简报,我怀疑他根本不知道亚美尼亚在哪里,不知道奥图曼帝国与土耳其人的所作所为,不知道谁是凯末尔Mustafa Kemal Atatürk),不知道凯末尔在土耳其的历史地位,不知道两国之间的冲突,也不知道去维基百科阅读相关数据,也根本不在意这些事情如何发展。布什只知道若如果承认亚美尼亚种族灭绝,不符合美国政治利益,因为将会激怒同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成员的土耳其,他只懂得维护政治利益。

布什根本不该参与这场论辩,一来他毫无所悉,二来他根本无法客观处理此事,他还提到「反恐战」,却没说自己也是恐怖主义的一员…。

「冬季爱国者」博客也同意

就我所知,这其实是语言问题,我们不该称之为违反人道罪刑的历史经验,因为如此我们将会限缩现有违反人道罪刑的定义。

两天后,由于白宫持续施压,不愿让决议案于11月进入大会表决,博客上的讨论也开始改变,土耳其持续扬言禁止驻伊美军借道该国,土耳其亦「短暂召回」大使,反对决议案者开始指控众议院议长裴洛西(Nancy Pelosi),认为她不该支持第106号决议案阻挡战事。博客The Hill's Pundits也持相同看法

在处理伊拉克、土耳其与亚美尼亚问题,裴洛西议长选择了最糟的政治时机。

我们今日真的在与恐怖份子交战,驻伊美军逾十万人,土耳其扬言入侵库德族地区,民主党参议员比登(Joe Biden)还提议让库德族自治区脱离伊拉克独立,现任土耳其政府伊斯兰色彩浓厚,而美国正在进行全球反恐战,正是最需要土耳其协助的时刻。

但裴洛西却选在此时将决议案送入大会讨论,以政治手段威胁国家安全。

议长女士,现在尤其不适合在此事上玩政治把戏,请将美国国家安全置于国内政治之上。

Simi Valley Sophist更进一步指控裴洛西叛国

尽管土耳其极力反对,裴洛西持续推动决议案,她的政治动机究竟为何?肯定与亚美尼亚选票无关,也绝对不是因为担心美军再有人伤亡。

你也许认为裴洛西在意美军的福祉,你也许认为她在乎亚美尼亚人的历史记忆,但我要告诉你,裴洛西只是找到另一个搞砸对伊战事的手段,很抱歉,我看不出她有爱国心,就像越战叛国者珍芳达(Jane Fonda)一样。

「这不是地狱」博客同样认为

历史将会记住,这些民主党领袖都是专门扯人后腿坏事的叛国双面人,光是互联网上不实的传言便让他们动摇,这会是他们的历史罪过。

面对国内的反对声浪,先前表态的的众议员陆续撤回对第106决议案的支持,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众多反对决议案的博客中,只有极少数否认这场种族灭绝曾经发生,在这些美国人眼中中,国家安全与外交目标再度凌驾亚美尼亚人心目中的「历史正义」,Cribs and Ranting博客便认为

美国众议院正式将土耳其人对亚美尼亚人的屠杀定义为「种族灭绝」,这是项符合政治家精神的正确决定,美国或许不是首例,但这么做确实符合身为全球领袖与自由灯塔的风范。

可惜现实重重打击了众议员,纵然关系到种族灭绝,最终彰显的往往不是真理,而是充满伪善的现实。

根据《纽约时报》报导,原本由民主党党团所背书的决议案,内容谴责近百年前对亚美尼亚人大屠杀的种族灭绝行为,但为了怕激怒土耳其,民主共和两党众议员开始陆续撤签。

土耳其已承诺交出文献纪录,并主办研讨会决定此事是否属种族灭绝,可能得花好几年审议,又得花好几年才能达成结论,但也许众议院便会趁此机会,脱离理想主义让他们落入的窘境。

此番情景似曾相识,2000年也曾上演同样情节,当时另一项决议也准备送大会表决,Unzipped博客的ArtMika对比今昔,认为其实众人不需为今日事态发展感到意外。

布什加上土耳其的联盟似乎再度胜利,多位众议员赶忙撤回对决议案的支持,由于此案应不太可能获过半数议员赞成,议长裴洛西也许不得不将决议案束之高阁,我读到以下这则消息时感到恶心,他们一如往常,将我们用完即弃,真是政治道德的一贯作风。

美国广播公司George Stephanopoulos报导:「根据国会与政府消息来源指出,对于谴责九十多年前亚美尼亚人屠杀为种族灭绝的决议案,议长裴洛西不太可能正式在大会成案。」

虽然历史眼看又要重演,美国将再度为伊拉克战事以及与土耳其关系,阻挡决议案通过,不过博客圈里倒是出现了某些前所未见的现象,正如同今年稍早,亚美尼亚裔记者兼编辑丁克(Hrant Dink)在伊斯坦堡遭杀害后,亚美尼亚博客圈的主要反应,反而是来自多篇非亚美尼亚人士的文章。

这已经形成全球性的对话,媒体也四处征集博客与互联网使用者的意见,「高等教育中」博客内便有篇文章,讨论学术界在亚美尼亚种族灭绝论辩所扮演的角色,这篇文章就和一般博客相同,都欢迎各界响应。

更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亚美尼亚与土耳其博客避免共同在互联网上讨论这件决议案,但有些土耳其民众试着利用博客接触亚美尼亚裔人民,例如「白色之路」博客的土耳其作家Mustafa Akyol

几天前,我的一位新朋友为我演奏美妙歌曲,她是亚美尼亚人,那些歌曲来自她的种族传统,我在享受聆听悦耳的亚美尼亚音乐时,忽然发现,原来旋律与我儿时听闻的土耳其传统音乐何其相似,我告诉自己:「虽然政争不断,但我们依然如此相像」。当我驾车驶过伊斯坦堡的宏伟清真寺与王宫时,也有类似的感受,有些建筑物都是由亚美尼亚建筑师打造,他们头戴土耳其毡帽、崇拜基督,并为土耳其苏丹王服务。

我们都是同个帝国的后裔,不是吗?数百年来,我们都和睦为邻,直到名为「民族主义」的病毒临头,才让地狱敞开大门。

只要以平静心情诉说,信息自然会被听见,但请不要强加诸于民众身上,我们不是野兽国,可是也有坚持的一面,当外来者决定我们的历史,我们自然会开始回溯祖先的故事,假若我们开始聆听你们细细述说,不是因为我们受游说团体逼迫至无处可逃,而是因为我们的心灵受这场悲剧记事而感动。

除了Raffi Kojian与笔者,鲜有亚美尼亚博客愿意参与这场论辩,整体而言,亚美尼亚与土耳其博客圈毫无交集,只有Talk TurkeyBlogian是少数例外,期盼随着亚美尼亚政坛持续讨论决议案,会有愈来愈多亚美尼亚及土耳其博客就各项议题相互沟通。

美国众议院第106号决议案结局尚未底定,全球之声将持续提供最新动态,博客圈的最近文章中,主要仍是两样思维,一是世人应承认亚美尼亚种族灭绝确实发生,一是纵然此事存在,美国的决议案并非纠正这项历史错误的正确方式。

我明白应该要与土耳其维持良好关系,因为该国是伊斯兰民主国家、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成员、是战略伙伴,但美国不应纵容土耳其粉饰历史与迫害异议人士的政策,如果美国只在经济及战略利害无虞的情况下,才愿意捍卫人权立场,美国就无法成为世界道德领袖。正如支持决议案、来自加州第29选区的共和党众议员Adam Schiff叩问:

「倘若我们无法谴责任何国家在任何时刻发生的种族灭绝,我们有何立场采取有效行动遏止苏丹达佛问题?」

乔治城大学民主党人」:

看着美国国会、政治人物、报纸专栏作家与人权份子,企图通过决议案承认亚美尼亚种族灭绝,各位还见过比这样更极端伪善的行为吗?

美国国会现在打算通过决议案,承认土耳其确实曾企图对亚美尼亚灭族,但对于美国自己必须负责的种族灭绝行为却只字未提,显示通过这种决议案根本毫无意义。

获得真相」博客:

两天前,我还「赞扬」美国总统布什有勇气公开与达赖喇嘛会晤,但我今天却感到尴尬,美国国会竟屈服于白宫施压,拒绝承认亚美尼亚种族灭绝。

我们并不是在讨论税制协商妥协,也不是猪肉商与小麦商的法案利益交换,这是关系到150万条性命身亡的事,承认种族灭绝存在并不会让死者复生,但至少能为记忆带来正义,让众人明白这件事没有协商或妥协空间,布什很丢脸,国会很丢脸。

亚拉巴马州大学法律系教员」:

亚美尼亚大屠杀是种族灭绝,这件事几乎没有历史疑义,目击者记录无数,鄂图曼土耳其政府文献中,也公开提及在1915年至1917年间消灭为数众多的亚美尼亚人;但因为美国依赖土耳其的邦谊,以处理艰困的伊拉克战事,此时要土耳其面对历史评断似乎时机失准,美国若能正式承认亚美尼亚所受的不公义,所有亚美尼亚裔民众固然都会获得肯定,但最重要的不是让土耳其本身坦承92年前的事件真相吗?这可能还得花上好几十年的时间,至少不可能因本周的国会决议案就有结论。倘若土耳其限缩美军使用基地的权力,对驻伊美军造成影响该怎么办?正如众议员蓝托斯指出的两难:「我们值得冒着美军在战争中的风险,以平抚亚美尼亚人受伤的心灵吗?」

「亚美尼亚观察者」博客亦整理国内外亚美尼亚裔民众对决议案的看法,Oneworld Multimedia博客上则有完整报导,目前看来,故事还会继续下去。
armenia_genocide_survivor.jpg 
亚美尼亚阿尔马维尔地区Arax的种族灭绝幸存者

照片版权为Onnik Krikorian / Oneworld Multimedia 2005-6所有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