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马拉维:两性平等的数码浪潮

近来在马拉维博客圈掀起了一阵女性新闻记者投入博客写作风潮。不久前,blogger.com 上面几乎难以找到马拉维女性博客,但现在情况已有变化。这篇文章里,我们将跟随着四名马拉维女性新闻工作者的博客,看看她们不只留下个人记录,更写下 对马拉维的报导。 她们分别是:Eunice Chipangula,马拉维国家广播公司职位最高的女性;为国际新闻通讯社撰写特稿的 Pilirani Semu-Banda;Penelope Paliani-Kamanga,每日时报的专栏作家;Stella,只透露单名的博客,她目前在某家电台工作。

Eunice Chipangula 与二项马拉维第一

Eunice Chipangula从今年二月起开始Standing Upon God's Promises 博客,开格第一篇章就是本人自介。她是第一位赢得英国Chevening 奖学金的马拉维广播人,让她有机会在卡尔地夫的威尔斯大学进修新闻学硕士。回到马拉维后,她被擢升为马拉维国家广播公司的副总经理,这是马拉维国家广播公司史上第一位女性出任这个职位。在文章,她只有简单提及,从一月份起她转任国际合作部、稍后又到劳工部担任副祕书长。

令人惊讶的是,马拉维人并不太认识Chipangula,套用她自己的话,她想成为一名上天派来看顾马拉维的使者。

Chipangula在博客上发表了九篇文章,大部份都是关于马拉维的性别不平等与性骚扰议题。另有二篇文章是谈别的,一则是放宽合法堕胎条款,另一篇是关于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Southern African Development Community, SADC) 在劳工政策的和谐,合力对抗非法移工。她有些文章则是评论马拉维法律委员会在今年4月份召开宪政会议上提出的建议。

在移工议题上, Chipangula认为:

如果这个地区和全球要有效地管理和取得移民和国家双方互利,在全国性的调合政策、国内及国际间的立法就须更加努力,促进成功整合。劳工的跨境迁徙是最显而 易见的移民方式,区域内的国家对此须更加用心。区域内的架构、机制须要透过区域协力计划、或是双边、多边协定,来管理规范会员国之间的移工问题。

Chipangula认为,SADC成员国家把劳工与移民政策法规分开,没有一个国家对移工问题采取平和的手段。她的结论是建议SADC和全世界非常需要更好的移民政策,而不是越来越多的管制与措施。

Semu-Banda与马拉维的边缘社团

Pilirani Semu-Banda

马拉维博客圈里另一位女性新闻工作是Pilirani Semu-Banda,她从2005年起就用本名出现在博客,但在过去二年间只有贴出自己的模样和照片。2007年3月起,Semu-Banda 在博客上贴出为国际新闻通讯社所撰写的非洲报导。

不同于先前提及的博客 Chipangula,Semu-Banda并未作自我介绍。她可能是外界最熟知的马拉维作家,Semu-Banda的写作多半是关于当地的贫穷、弱势者日常的生活挣扎。今年3月份的文章,她用二位马拉维人的衰落故事,反衬了国际货币基金、Jeffrey Sache等高知名度经济学者的謟媚赞扬中,马拉维国内日益交迫的贫穷现实。

Semu-Banda 以Grace Kafere、Jackson Malire二个人为她报导贫穷的主轴。前者是一位被裁员的行政公务员,失业后从生活宽裕变成了一天只能吃一餐。后者是位夜间巡逻员,被迫拍卖自己的单 车,现在只能靠徒步去工作。Semu-Banda写道:

这两人凄凉的景况不只是发生在他们生活周遭,大部份的马拉维人都处于相似的恶化贫穷里苦苦挣扎。联合国发展计划(United Nation Development Program, UNDP)最近所发布的Human 人类发展报告都证实了这种情况。

Semu-Banda 继续指出,UNDP2006年“人类发展指数”,在全球177个国家中,马拉维的贫穷情况从2005年的第10位滑落到第11位。十年前,马拉维排名稍好,位第161名,显示了过去十年间下滑五位名次。

Semu-Banda 也写了一个性别边缘化的案例。Chanju Mwale 是马拉维国防部第一位女律师的上尉官军。2004年,Mwale上尉遭到一位比她低阶的男性中尉严重殴打,只因她拒绝了该名中尉年终宴会后求欢。Mwale并不满意国防部 处理攻击事件的作法,只判给她72美元的补偿慰问,便把此事告上法庭。但到2007年3月为止,案件仍未解决。Semu-Banda 引述 Mwale 上尉的话来解释攻击事件中的性别问题。

“军队向来是男性主宰的机构,他们对于高阶的女性并不尊重。马拉维国防部到1996年才开放女性加入,他们根本不能接受一个女人有能力像男人一样地表现出色。”

Mwale 决心要抗争到底:

“人们认为我在受了严重伤害的攻击,应尽快离开军队,我几乎得不到上级的支持。但我还是选择留下来,我要努力地改变人们的认知,它是一场艰困的战斗,但我不会放弃。”

Semu-Banda透过博客继续探索马拉维社会令人好奇的各类问题,像马拉维湖日渐减少的渔获量把人类废弃物转化为肥料,前后任总统之间引人注目的口角冲突结果。从她的文章,我们了解马拉维当地人的饮食营养问题。全国一千二百万人口,有一百六十万马拉维国民仰赖渔业,而鱼产品提供给马拉维人超过60% 的动物性蛋白质营养,占全国人民40%的蛋白质营养供应比例。

Semu-Banda 的其它文章描述了农民的新做法,据她的观察:“排泄物和木灰、土壤混合后,可以做成化肥替代品。所以付不起一般化学肥料的农民,便可以利用其它的方法来提高生产量。”

当她提及马国的政情与政界人士时,也把他们当成一般老百姓。在2005年六月,当前总统 Muluzi-Bingu的政敌在国会内煽起暴动,导致议长 Rodwell Mnyenyembe 病倒了,不久就辞世。国会预算在这些无休的争论中变成了政治绑票的赎金。司法体系操弄政治案件而法律案件却被搁置,政治大象间彼此争来斗去。

初到美国:Paliani-Kamanga与她的美国梦

Penelope Paliani-Kamanga

我所要介绍的下一位Penelope Paliani-Kamanga,是另一位在互联网世界立足的马拉维女性新闻工作者。她的博客,很有创意地取名为 PP COOL JAY cooler as the swimming pooler,2007年8月1日创格,正是她赴美参加国际新闻学中心交换计划的一个月后。

现在她有机会自己确认,美国是否如她长期以来所以为的迷人、梦幻形象。在实际遇到美国的另一面之前,这些想像只有个人的意义。Paliani-Kamanga叙述美国给她的第一印象

在经历了一整天马拉松式地简介各种美国此地生活的面向后,我必须要重新检视对美国的认知。它不只是一片充满机会的土地,也是自由勇士之地。

她认为美国新闻受到宪法第一修正案的保障,相当自由,根本没有人可以自设规范,要求新闻随着运作。虽不免有几分刻版印象,和马拉维新闻业作比较,她认为:“如果马拉维的新闻也享有这样的高度自由,恐怕将是一场混乱。即使享有绝对自由,美国新闻仍坚定专业伦理,也让我非常吃惊。”

过了不久,现实浮现,她开始观察美国梦隐藏的另一面。她的认知出现许多问号:“我初到美国,无法想像有些美国人是无家可归或是得靠政府资助过日”,她了解美国人不管在个人或是社会层次,都仍活在种族的紧张关系,有些被视为非洲人。她也学到了美国城市的犯罪问题。“有人告诉我,美国大城市的犯罪猖厥不输非洲。毒品买卖、帮派是造成大多数非裔美国人社区不安的主要因素。”

Paliani 的博客也有其它文章,例如一篇提到其它国家的男士已在性别平权中获益,还宣称自己是受害人;有一篇文章介绍子宫颈癌的新疫苗,也讨论起两性关系与性别议题

保持微笑,节目仍在进行

最后一位的博客自称为微笑的史黛拉,博客名为”Nambewe”,在2007年10月6日的一篇长文中,她领着读者看到了在现场广播节目中因为电脑出错而受挫的一日

天天学习,的确,我们每天都在学习新东西,尤其是被某些东西困住时。稍早前,我正在进行广播节目,一个电脑程式当机,因为我不熟悉这个软体,当下不知道要如何处置。所以在现场节目中,我无法看到听众的文字留言。这会让期待我会在节目中播出听众留言的人失望。我实在很抱歉。我目前还没完全弄懂这个软体,希望下周前可以学会使用。教训、课程、更多课程,真糟糕的一天。

除了新闻工作者,还有几位马拉维女士也在互联网世界里驻扎,往後我會再作她們的報導。现在女性新闻工作者开始在互联网上表现杰出,而马拉维的男性记者还未跟上。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