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18 十一月 2007

報導 來自 18 十一月 2007

巴西:黑色骄傲与种族主义辩述

1550年至1888年间,至少3百万名非洲人在残酷的奴隶贩卖中被运送至巴西,这几乎是被送到南美洲所有奴隶数量的一半。他们当中有大部分来自于安哥拉与莫三比克,再来是非洲的葡萄牙殖民地,成为巴西东北方蔗园的强制性劳工。 在奴役的年代里,数千位奴隶想尽办法逃离并组成了解放社区quilombos。其中最有名的是在 Alagoas 由Zumbi所领导的Quilombo dos Palmares。Zumbi成为对抗殖民武力攻击的阻力象征。Zumbi在1695年被杀死,而其逝世的日子--11月20日,成为全国持续对抗歧视的纪念日。

孟加拉:飓风 Sidr 与灾后余生

Sidr 是一个四级(译注:此处分级方式使用的是iSaffir-Simpson分级法,详情请见Wikipedia上的解释)的飓风 (比 卡崔娜飓风Katrina还致命) ,从周二下午5:30到周五早上,以每小时最高达240公里(相当于150哩)的风速猛扑孟加拉南岸。现在它已经减弱成为一个热带风暴,并且扫过整个孟加拉,从东北部进入印度。 数十万民众因为当地的早期预警系统得以及时疏散 (用麦克风宣导和收音机广播等),机场暂停起降,海港停止作业。飓风阻断了全国的通讯和电力供应,大部份沿岸地区整个晚上停电。首都达卡也因为暴雨淹没了 街道和导致电力和通讯中断,狂风把广告看板吹到半空中。建筑物和屋顶整夜因为猛烈的强风而摇晃,到了早上电力和自来水供应都中断了。孟加拉的 BDNEWS24.com 全日不间断地更新著这些消息。 孟加拉部落圈一直关注着飓风的动态,利用许多开放来源的卫星影像和追踪站台。The 3rd World View 和 E-Bangladesh 一直更新著防台讯息和飓风路径。 The Uncultured Project 纪录了目击者在达卡的亲身体验: “我觉得这简直就是电影的情节。我坐在车里,返家的路上,此时还有15分就半夜了。街上半个人都没有,除了大雨打在路上、风的噪音和车子的引擎声之外,什 么都听不到。一片漆黑 – 每栋房屋、公寓、和你视线所及的建筑物都停电了。然后...

全球之声一周间 1112-1118

以下为各位整理世界过去一周在全球之声的动态: 互联网做为一个超越地理与国境界线的媒介,我们常常可以跟千里之外的人们休戚与共。玻利维亚不久前庆祝了“诸圣日”(All Saints Day),当地博客便一起在互联网上纪录了他们的所见所闻,与大家一起分享喜悦。印度的博客则讨论著首都班加洛,因国内政治空转,虽有“印度矽谷”美称,城中基础建设却十分落后;塔吉克斯坦博客圈也担忧,不当官僚结构造成的贪腐问题,可能引发严重的公共建设危机。 美国的知名影集“绝望的主妇”,因剧中涉及贬损菲律宾人民,而在菲国引起众怒,显示在这个全球化的时代,必须更注重族群间的相处之道。另一方面,在当今的数码浪潮之下,互联网成为了促进平等的最佳媒介,在马拉威,就有三位优秀的女性新闻工作者,在博客上以女性观点,评论时政并探讨性别议题。 在东欧,北部波罗的海旁的拉脱维亚,刚经历一场小小的和平革命,但南高加索地区的格鲁吉亚,在2003年同样以和平的“玫瑰革命”为人称道,如今却陷入严重的动荡,不同阵营互相批斗、暴力相向,媒体也遭封锁,看来此地的民主考验才刚要开始;而在格鲁吉亚,一位博客在格鲁吉亚与阿布哈兹(Abkhazia)的恩怨情仇之间,追忆着故乡。 现代社会中,新闻自由常被视为民主的表征,无数的记者为了追求真理,愿意抛头颅洒热血,但在中亚,新闻自由却面临相当大的危机。乌兹别克斯坦一位活跃于国际媒体的新闻工作者Alisher Saipov,因长期关注乌兹别克斯坦与邻国吉尔吉斯斯坦的宗教、人权与政治议题,遭到残忍地杀害;哈萨克斯坦政府也因被媒体掌握其丑闻,恼羞成怒地大规模实施媒体管制,封锁互联网、停禁报刊。但即便如此,只要强权依然当道的一天,为民喉舌的媒体工作者都将前仆后继,抗权势、说真话! 更多讯息请至全球之声中文版网站,如欲收到每周讯息整理,请寄发电子邮件给中文小组负责人,主旨注明“我要收到全球之声一周间”即可。

乌兹别克斯坦:又是一名记者之死

Alisher Saipov来自吉尔吉斯斯坦南部边境城市 Osh,是名26岁的乌兹别克斯坦裔记者,时常报导吉尔吉斯斯坦与乌兹别克斯坦媒体所忽略的议题,尤其乌国媒体长期受政府操控,因此对于他遭到暗杀身亡的消息,乌兹别克斯坦等中亚地区博客普遍认为是重大损失。 在他短暂但活跃的媒体生涯中,他的合作对象包括Ferghana.ru通讯社、美国之声乌兹别克斯坦语频道、自由欧洲广播电台以及Uznews.net,除此之外,Alisher Saipov也时常将Osh地方发行的乌兹别克斯坦语报纸《Siyosat》,偷偷从吉尔吉斯斯坦夹带进入乌国,该份报纸不时报导两国境内的宗教、人权与政治议题,他先前也曾发行该报的网络版,但他身殁后便不曾更新。 neweursia博客的Libertad率先公布这位记者的死讯。他认为这么伟大的人被暗杀,确实是一大损失: Alisher Saipov的记者专业表现在整个中亚地区评价极高,他是个好记者、也是好人,总是乐于助人,面对困境也从不放弃,永远坚守真理、诚实、荣誉、勇气等原则。 Craig Murray是前英国驻乌兹别克斯坦大使,因为先前在博客中指控乌兹别克斯坦裔的俄国富翁Alisher Usmanov涉及贪污,博客遭到关闭 (现在已经恢复)。他最近的文章指出,乌兹别克斯坦及邻近地区的言论自由正受到极大威胁,Craig Murray与Alisher Saipov素有私交,也很遗憾听闻死讯: 我不敢相信Alisher Saipov已经过世,我最后一次见到他时,他不过是个23岁的年轻人,全身充满着活力、生命力与乐观态度,过世时也才26岁,这是乌兹别克斯坦政府杀害异议人士的最新事例。 Azamat Report博客公布保护记者协会对此事的新闻稿,让人们再度讨论到「安集延屠杀事件」与Alisher Saipov报导此事的贡献。 「无辜」心灵告解博客的Daagini表示,虽然从不认识这位记者,也从未看过报导,但仍为他哀悼。 无论人们身在何处、身分地位如何,情绪总会受远方发生事件牵动或影响,听起来不可思议,但确实如此,听闻一件消息后,好像眼前上演一部电影,激发你原本以为不存在的思绪。 Registan.net的Joshua Foust撰文向这名遭杀害的记者致敬,细数在前苏联国家做记者的危险之处,自苏联垮台之后,记者遭谋杀事件层出不穷,且许多案件至今仍是一个谜团,原因在于「前苏联国家仍由情报人员主政,或是由旧时代官员继续掌控政权,他们的行为也与情报人员无异」。 在文章之中,Joshua Foust列出2000年在前苏联国家他杀身亡的记者清单,其中乌兹别克斯坦并无任何案件,因为当地记者都是忽然失踪,无人可确知他们是生或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