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乌兹别克斯坦:又是一名记者之死

Alisher Saipov来自吉尔吉斯斯坦南部边境城市 Osh,是名26岁的乌兹别克斯坦裔记者,时常报导吉尔吉斯斯坦与乌兹别克斯坦媒体所忽略的议题,尤其乌国媒体长期受政府操控,因此对于他遭到暗杀身亡的消息,乌兹别克斯坦等中亚地区博客普遍认为是重大损失。

在他短暂但活跃的媒体生涯中,他的合作对象包括Ferghana.ru通讯社美国之声乌兹别克斯坦语频道自由欧洲广播电台以及Uznews.net,除此之外,Alisher Saipov也时常将Osh地方发行的乌兹别克斯坦语报纸《Siyosat》,偷偷从吉尔吉斯斯坦夹带进入乌国,该份报纸不时报导两国境内的宗教、人权与政治议题,他先前也曾发行该报的网络版,但他身殁后便不曾更新。

neweursia博客的Libertad率先公布这位记者的死讯。他认为这么伟大的人被暗杀,确实是一大损失:

Alisher Saipov的记者专业表现在整个中亚地区评价极高,他是个好记者、也是好人,总是乐于助人,面对困境也从不放弃,永远坚守真理、诚实、荣誉、勇气等原则。

Craig Murray是前英国驻乌兹别克斯坦大使,因为先前在博客中指控乌兹别克斯坦裔的俄国富翁Alisher Usmanov涉及贪污,博客遭到关闭 (现在已经恢复)。他最近的文章指出,乌兹别克斯坦及邻近地区的言论自由正受到极大威胁,Craig Murray与Alisher Saipov素有私交,也很遗憾听闻死讯:

我不敢相信Alisher Saipov已经过世,我最后一次见到他时,他不过是个23岁的年轻人,全身充满着活力、生命力与乐观态度,过世时也才26岁,这是乌兹别克斯坦政府杀害异议人士的最新事例。

Azamat Report博客公布保护记者协会对此事的新闻稿,让人们再度讨论到「安集延屠杀事件」与Alisher Saipov报导此事的贡献。

「无辜」心灵告解博客的Daagini表示,虽然从不认识这位记者,也从未看过报导,但仍为他哀悼。

无论人们身在何处、身分地位如何,情绪总会受远方发生事件牵动或影响,听起来不可思议,但确实如此,听闻一件消息后,好像眼前上演一部电影,激发你原本以为不存在的思绪。

Registan.net的Joshua Foust撰文向这名遭杀害的记者致敬,细数在前苏联国家做记者的危险之处,自苏联垮台之后,记者遭谋杀事件层出不穷,且许多案件至今仍是一个谜团,原因在于「前苏联国家仍由情报人员主政,或是由旧时代官员继续掌控政权,他们的行为也与情报人员无异」。

在文章之中,Joshua Foust列出2000年在前苏联国家他杀身亡的记者清单,其中乌兹别克斯坦并无任何案件,因为当地记者都是忽然失踪,无人可确知他们是生或死。

吉尔吉斯斯坦执法单位立刻对本案展开调查,但结果不如外界预期,内政部报告当中,指称案发原因是该名记者与Hizb-ut-Tahrir有所往来,这个直译为「解放党」(Hizb-ut-Tahrir)的宗教组织,在乌兹别克斯坦与吉尔吉斯斯坦均遭查禁。博客Libertad对于官方报告的反应是:

大众对此事的观感是,吉尔吉斯斯坦执法单位试图寻找各种迹象,希望证明乌兹别克斯坦秘密情报机关并未涉嫌杀害记者Alisher Saipov,而是因为记者个人与多个极端组织的联系引发杀机。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