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巴西:黑色骄傲与种族主义辩述

1550年至1888年間,至少3百萬名非洲人在殘酷的奴隸販賣中被運送至巴西,這幾乎是被送到南美洲所有奴隸數量的一半。他們當中有大部分來自於安哥拉與莫三比克,再來是非洲的葡萄牙殖民地,成為巴西東北方蔗園的強制性勞工。

在奴役的年代裏,數千位奴隸想盡辦法逃離並組成了解放社區quilombos。其中最有名的是在 Alagoas 由Zumbi所領導的Quilombo dos Palmares。Zumbi成為對抗殖民武力攻擊的阻力象徵。Zumbi在1695年被殺死,而其逝世的日子–11月20日,成為全國持續對抗歧視的紀念日。

ibere-thenorio4.jpg

(Picture by Iberê Thenório)

部落客反思社會排斥、種族主義與驕傲感

在巴西,非洲文化的影響力依然強大,國內1.8億的人口中有將近一半是非洲人後裔。即使如此,當年大規模強制遷徙的奴隸買賣,至今仍遺留著 經濟,社會和其他形式的種族歧視。根據最新的人口普查,在2000年, 非洲裔的巴西人口佔了63%最窮社會族群,雖然該族群只有5%的人宣稱自己為'黑人血統'。三位 Jair Toledo Xavier國立中學的學生,Roice,Leandro以及Milena的文章“探究了這些數據”(pt),反省導致歧視的原因:

法律雖禁止種族主義,但社會和經濟機制仍助長此風。法律可以阻止人們侵犯他人權利,卻不能使黑人和白人相親相愛,更是毫無所助於使人們發自內心認同自己的膚色與文化特色。官方數字顯示,巴西的社會不平等日益嚴重,貧窮的人不僅是貧困,還是黑人。

ibere-thenorio2.jpg (Picture by Iberê Thenório)

法律是否真的奏效?Aldo Cerqueira Santos [pt] 收集了一些受過岐視者的經歷描述,並提出令人深省的問題。

這些事發生在十年前,為什麼至今種族偏見仍然存在?

 

然而,在種族雜混的國度巴西,是不是真有種族主義? 這仍是一個熱烈討論高度爭議的話題。在Edu 部落格裏三篇相關的文章,引發了讀者50則以上的回應。他寫道

巴西現在的歧視是一種社會性的偏見,它視個人財富與顯露的階級象徵。這個國家並不依膚色來評斷其價值,人們在乎的是他口袋、腰包裏有多少錢、穿著打扮。一個富有的黑人比白種人窮光蛋受到尊敬和善待,所謂更高等的人就是因為天王老子有錢。

 

許多人不同意上述論點,Zélio Luz(pt)便是其中之一。他覺得自己仍面臨著種族歧視,即便他是一位工程師 (應該是彰顯其已經具備其代表性之社經地位),他請作者 將心比心 ,並列出他在種族主義巴西所遇到的情況:

有些人像這篇文章的作者,認為我們有被迫害情結。試想,在一整天的工作後,你去上一堂大學入學考試的課程,在那裏碰巧發現了這樣的訊息:”走開黑 鬼,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你該怎麼辦? 試想你打扮得體地走過一個高級地區去工作,有人看到你們並察覺你的黑人膚色,立即抓緊提袋跨越到馬路的另一邊,你會怎麼辦? 現在,試想。你打扮得體地出現在 Vila Olimpia,有人會遞給你車鑰匙,要求你去幫他找個停車位,你會怎樣辦?

ibere-thenorio6.jpg Picture by Iberê Thenório

上述辯論中的最受矚目的話題為,2004年5月通過的一項法律措施,其允許聯邦大學根據膚色和社會階級,採用配額制度,希望能增加非裔人民繼續求學的機會。 這卻被認為骨子裏就是'軟性種族主義',一種最糟糕的歧視,根據真相在此(Reality is out there) [pt] :

我說的這些人認為,黑人實際上是較低劣的,必須用不同於白人的條件來對待,否則他們哪裡也去不了。這些人不相信,在平等條件下,黑人在就業市場是具備競爭能力的,甚至更優於白人。

說實話,”種族主義 (racism )”這個字眼在巴西大多與膚色的歧視有關。 Sérgio Mendes [pt]提醒他的讀者說,種族主義這個詞不僅止於這樣的內涵:

種族主義往往針對黑人,但理性地來講,反過來針對白種人也是種族主義。種族主義(Racism)這個字本身不含任何黑的要素。Racism是一種某 個種族或族群對他人種族的偏見,不論是白人對黑人,黑人對白人,葡萄牙人對西班牙,聖保羅的人對東北方的人,或者塞族對克羅地亞,無關哪一方先起爭端。

ibere-thenorio5.jpg Picture by Iberê Thenório

Eduardo Peret 進一步(pt)總結,種族主義也反映了對一切形式的歧視,如同性戀、婦女和種族 :

讓我們教育自己以成就真正的完善,達到寬容和相互接受的美德。那麼,這些彰顥自豪感和自覺性的驕傲日、國際日等紀念活動就顯得無足輕重。因為人類皆是真正的生而平等。

ibere-thenorio3.jpg Picture by Iberê Thenório

Jaqueline Lira是一名教師與部落客,針對本辯述所做的最後結語,她對她的出身感到自豪[pt] :

身為黑人,我感到自豪。我不是棕色、也不是彩色的,也不是變色龍。我就是黑人。

如懂葡萄牙語, Valeu Zumbi [pt]是一個剛成立的部落格,傳播關於全巴西所有黑色驕傲慶祝活動資訊。

所有顯示的照片均由Iberê Thenório友善提供。下方連結可觀賞他去年在聖保羅的 Avenida Paulista黑色驕傲活動全套相片

校對:nairobi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