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十一月 2007

報導 來自 22 十一月 2007

叙利亚:哀悼罹难船员

上周在叙利亚的海岸边,有一阵阵哀伤浪潮袭来,因为消息指出,由叙利亚人拥有与营运的格鲁吉亚籍船只Haj Ismail号及其他九艘船在黑海遇上风暴翻覆,船上17位船员只有2人生还,全员年纪最长者不过33岁,叙利亚沿岸城市Tartous居民Abu Fares与船员及其家族互有私交,他对于这起悲剧的感触是: 类似灾难每年反覆发生,到最终Tartous看着这些哀痛将麻木以对,人们无法见家人最后一面、无法为他们安葬、无法在墓前凭吊悲泣,母亲们的心将永远悬在半空中,呆望着窗外,等着电话铃响或信差捎来奇迹。 这篇真情流露的留言引来许多回应与对船员的祈祷。 其中Dubai Jazz想问:“难道无法避免意外重演吗?” Abu Fares回答: 我不愿在伤口上洒盐,但就数据而言,每年翻覆的叙利亚船只数目如此多,显示其中必有问题,尤其在黑海航行的船只风险极高,大多已 经老旧、维修不善,或是已届使用年限,西欧地区的港口认为这些船只已不安全,不愿让它们入港,许多船只当初甚至不是供海运使用,因此最终命运不是逾期航 行,便是没入无情大海之中。 原文作者:Yazan Badran 校对:abstract

吉尔吉斯斯坦:政党争权时刻

过去几周在吉尔吉斯斯坦有些政治事件,让当地博客之间出现揣测、讨论与争议,自总统巴奇耶夫(Kurmanbek Bakiyev)宣布解散国会与内阁总辞后,国会大选预计于12月16日举行,此次约有五十个政党参与其中。 Edil Baisalov提及,由代总理Almazbek Atambaev领导的社会民主党于11月10日时,已于芭蕾暨歌剧院举行了第八届党员大会,并已宣布政党名单,代总理更宣示将确保大选公平透明: 身为党主席,我将尽力确保选举自由公平,因为若不公平划分选区,会影响选举前后的国家团结,历经一场革命就够了,不需要第二次。 而在AKIpress的论坛上,Aibek1961对于上述发言留下相当幽默的回应: 自由选举对我国算是新体验,但如果选举宜的自由公平,社民党就要败选了。 亲总统的政党Ak-Zhol约 一个月前才刚成立,也已举行党大会及宣布政党名单,候选名单人选包括宪法法庭主席Cholpon Baekova、政府书记Adahan Madumarove及五名前国会议员,但博客相当不满前国会议员Kabai Karabekov立场丕变,他在四月罢工时极力反对政府,现在却加入亲政府政党,例如bored表示: Karabekov丢脸到极点!我觉得意外,也很失望。 Yad态度则较为务实: 其实一点都不需要意外,我比较意外他之前竟能伪装为在野人士这么久。 前总理Felix Kulov现在是Ar Namys党的党主席,因为司法单位正调查该党党代表,故尚未公布政党名单,Kulov在AKIpress的记者会上表示: 若12月16日国会选举出现大规模造假现象,再加上食品价格不断高涨,明年春天肯定很不好过。 原文作者:Asel 校对:FoolFit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