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十一月 2007

報導 來自 23 十一月 2007

墨西哥:塔巴斯哥州的紧急状况

以上照片由_…:::Celuloide:::…_ 拍摄,以创用CC授权方式使用 自月初开始,墨西哥塔巴斯哥州(Tabasco)的水患情况因大雨量而越来越严重。目前该州有超过80%的土地淹没水中,留下数千位无家可归的人,以及停顿的经济。所有的农作物均损失了,而整个州也被宣告为灾区,要将该区所有的水清走预计要花上超过三个月的时间。许多人说,这要比新奥尔良的情况要更严重。 Bucefalo [ES] 从第一手经验的观点着手撰写,列出了所需的补给品清单: 我们没有饮用水,且没有卡车可以帮忙配送干净的水… 补给品逐渐耗尽,也因为人们惊慌采购而所剩无几,补给品也没有理由囤积。对于还有商品在架上的商家也趁此机会大涨价。我不瞭解大排长龙的加油队伍,若我们都被水所包围,没人离得开。 Enigmatario [ES] 则提供了每小时更新的丰富的灾难报导。 来自于Realidad Novelada [ES] 的J.S. Zolliker提供了有关该事件的数据∶ 850个小镇淹水— 该州有约七成的土地淹水的高度在2寸到36尺之间。 预估有8万个家户失去了所有的个人财产。 约有3万个人居住在 269 个避难所中 未来几日还有更多的雨量。 墨西哥已经宣告塔巴斯哥州的17个直辖市进入紧急状态: 墨西哥政府与人道救援组织无法进入许多区域,因为洪水淹没了道路、以及湍急的水流。...

巴勒斯坦:美国学校禁止巴勒斯坦舞蹈表演

一间美国学校取消巴勒斯坦民俗舞团的演出,巴勒斯坦博客Haitham Sabbah解释了他为何对此感到愤怒。 据报导,因为有人抱怨巴勒斯坦舞团的演出将冒犯到犹太人和以色列人,因为表演内容涉及以色列军人殴打并折磨巴勒斯坦人,督学Joseph Onofrio指出,由于已有若干父母质疑表演内容是否适合小孩观看,他已经取消演出。 Haitham Sabbah问了两个问题: 到底是谁觉得被冒犯?美裔犹太人,并非以色列人…还是以色列人也觉得受冒犯? 他们被什么冒犯?“因为表演内容涉及以色列军人殴打并折磨巴勒斯坦人”,他们会觉得被冒犯是因为受害者描述加害者的形象? 报导也引述第一公理教会教堂(First Congregational Church)资深神职人员David W. Good所言:“这场表演…应该是文化性、而非过度政治性的。” 对此Haitham Sabbah认为,David W. Good的解读才是政治性,而非文化性的,他认为这显示出Good完全不知道对以色列占领的抗拒,也是巴勒斯坦文化的一部份。 此外,报导也引述Good指出,这场舞蹈虽然只是传统舞蹈,表达了对以色列占领时的挫折,以及描述宵禁、检查哨与遭拘留的真实情形,但已经 让观众中的一名男学生感觉受到冒犯,因此感到愤怒,认为巴勒斯坦人就连在谈论和平的舞蹈中,也完全不想要双边和平,表演结束后,这名学生追逐表演者,怒气 冲冲地指着表演者。 这让Haitham Sabbah感到不满,因为舞者并未攻击观众,也没用手指指着观众,却是表演者(受害者)被处罚,而男学生(攻击者)没事。 Haitham Sabbah指出,取消表演是很糟糕的行为,紧接而来的将是默许监督、以及恫吓无力发声的少数民族。 原文作者:Amira...

伊朗:博客变回政治犯

近几周来,伊朗政府进一步的对人权及公民社会运动者施压。这些运动者中,包括了前大学教授,联合阵线以及学生,目前正身陷囹圄。部份人士遭到逮捕的原因是因为他们造访了他们在1988年因政治因素遭处决弃置于Khavaran乱葬岗的亲友。示威者持续对这新一波的压迫展开抗争。博客们分享了关于这些事件的新闻和想法。 人权运动者遭到锁定 看来伊朗政府主动地锁定支持政治犯及鼓吹人权运动的人士。 人权报导学生会(SCHRR)的博客指出[Fa],该会的成员,也是人权运动者的Sepideh PourAghai已被拘捕超过45天,被单独的监禁在北德黑兰恶名昭彰的政治犯监狱Evin prison的209区。她的母亲说:「我的女儿每天都处在巨大压力之下,她一直失眠,也和外界失去联系。在她的囚室没有电视,连阅读的权利都被都被剥夺。」Sepideh 在八年前也因为她的行动而入狱了一个月。 SCHRR说[Fa],还有五名以上的政治活动者,像是同时被拘捕的Mansour Saraji,也还在监狱中。 在近几周(再次)遭到拘捕的另外一名维权人士是Emad Baghi。她是作家及记者,也是政治犯权利保护协会的会长。Kosoof说[Fa],近来有许多行动者被捕入狱。他也发布了一些博客Mansour Nassiri所拍摄的照片。 劳工运动者入狱 Kaargar [Fa] 对法院宣判Masour Osanloo 和Ebrahim Madadi二名公交车驾驶联合会领导人入狱的行为 做出谴责。这位博客指出,Osanloo被判五年,他的同事Madadi被判二年,并认为这样的判决攻击劳工运动。他说,遭判刑的二位是为争取劳工的基本权利,并未做出违法之事。 国际运输工人联合会(ITF)发起了要求释放Masour Osanloo的活动。ITF的网站邀请浏览者一同联署,敦促内贾德总统采取行动,确保二人安全并立即释放他们。 释放Sohrab Rasaghi致力于报导有关被拘捕的公民社会活动者Sohrab Rasaghi的消息。此博客发布了许多这位前大学教授的照片。以下介绍则节录自前线(Fr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