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30 十一月 2007

報導 來自 30 十一月 2007

(短讯)塞尔维亚:科索沃预言

A Fistful of Euros 预测科索沃未来的局势:“科索沃将会获得某种形式的独立,而贝尔格莱德和莫斯科会气得跳脚,到时必然将是一团乌烟瘴气…然后,就这样。国界依然开放,太阳一样从东边出来。这种过渡状态将造成某种‘巴尔干版的台湾’,拥有主权而不被外界承认。” 译按:BBC中文网上,有篇颇为相似的评论。 原文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短讯)巴勒斯坦:到目前为止的和平

“在美国马里兰洲安那波里市所举行的中东和平会谈结束了,但在巴勒斯坦这并看不到什么真正的改变。布希真的相信这梦幻似的会谈可以解决占领的问题吗?”巴勒斯坦约旦河西岸拉姆安拉市(Ramallah)的博客Asad Al Nimr如此写道。 他说: 这个会谈真的能解决我们和以色列之间所有的问题吗?! 他们相信这个会谈能解决巴勒斯坦问题是真的很笨的一件事! 是因为大家都想着最好不要有这个无聊的会谈? 不是有某人想着这个会谈是达到真正的协议的一个选项? 或者,这是取悦美国的一种方式?他们真的了解我们生存的处境和占领的问题吗? 他们何曾关心我们在这里的生存方式? 为什么我要突然相信他们是真的关心巴勒斯坦? 这不过只是利害关系而已! 但也许,就只是也许,会有什么改变我知道所有人都希望有真正的改变。 我们只是需要持续的抱着希望!!! 原文作者:Amira Al Hussaini

日本:薄酒莱风潮不再?

时间一到11月第三个星期四午夜,日本民众立刻打开薄酒莱新酒(Beaujolais Nouveau)庆祝,自八零年代泡沫经济高峰期以来,迎接薄酒莱似乎已成为年度固定活动,这项传统至今仍在,许多人群集在餐厅和酒吧,希望抢在第一时间享受今年新酿的美酒,有些人不只饮酒,更浸淫其中,以薄酒莱沐浴。 薄酒莱上市也成为博客的热门话题,masakoski表示: 我先前还没尝到今年的薄酒莱,所以请哥哥到附近的7-Eleven便利店买了一瓶,真是美味! 虽然日本目前仍是全球最大薄酒莱消费国,但销售量却不断下滑,博客各自认为的原因不同。 tokorin25指出,人们开始怀疑外界是否夸大或高估薄酒莱的质量: 我明白为什么薄酒莱风潮已不复在,因为人们都已实际尝过味道了。 另一名博客表示: 虽然商家提供无限畅饮,但我无法喝太多,因为并不是那么美味,反而有点太淡,一般红酒比较好喝,但当我听到「开卖」二字时,就会激起我想喝薄酒莱的冲动,而且又是个庆祝活动,那比较像是丰年祭吧。 东京一间餐厅外的广告上写着:「2007年薄酒莱开卖!每杯600日圆,每瓶3200日圆。」 这位博客也讽刺这项传统: 好久好久以前,几个喜欢喝红酒的人办了一场游戏,比赛谁能先喝到薄酒莱,后来便广为流传,成为今天的局面。我一直在想象欧洲红酒行家看着日本的现象,那些跟流行的日本人大叫「首卖日的薄酒莱最棒」,行家们只想着「笨蛋,那只是游戏,游戏而已!」日本人总是这样,跟着别人欢度西洋情人节和圣诞节。 高中学生sovversivo creazione的观察是: 11月第三个星期四便是薄酒莱开卖日,我最近常常听见相关消息,日本也买下大多数薄酒莱,其实这种酒的价格在法国便宜许多,这样听起来,好像我们国家很富有,但物价随石油价格不断上扬,我也担心家里开支不足,许多东西都愈来愈贵了… 我觉得寻找新能源很重要,既然我们已太过富有,难道日本不该重新思考节能与能源使用效率吗? 原文作者:Hanako Tokita 校对:Trust

哈萨克斯坦:黑帮电影票房长红

哈萨克斯坦第一部纯商业电影--从拍摄、制作到发行没有从国家拿一毛钱,全靠票房收入--上片后引起博客众多讨论回响。影片 Racketeer讲述一位年轻运动员,在1990哈萨克斯坦经济萧条年代,为了赚钱,自大学休学加入黑帮,靠拳头向生意人索钱。 博客Adam Kesher表示这部电影很卖座,在上映前三天几乎一票难求。「我不认为大家只想看本国版的俄罗斯帮派肥皂剧。消费者更希望看到自己引以为傲的国片。他觉得,国内片商并不热衷好好地推销哈萨克斯坦电影,是件憾事。「要支持国片没有其它快捷方式,法国和南韩就是好例子,他们的片商努力营销自家电影,看看人家的成果!如果发行商只支持这类古惑仔电影,文化的扭曲,恐怕不可避免!」 Megakhuimyak则持正面看法:「我还没看这部电影,我可能一点也不喜欢它。但是我赞同它显示的事实。」这部电影已成为一种社会现象及文化,「至少我们现在可以说:有人愿意为国内观众来拍电影,而不是为了讨好国际影展的评审。电影制片不必再去哀求文化部给钱,乐见有电影演员新血轮加入,而不是某些大人物的亲戚依亲带故地霸占位置。」他说。 博客Sarimov 对哈萨克斯坦电影有诸多意见,在看过大家的讨论后,他表示自己意见为:「过去十多年,我分析许多哈萨克斯坦电影,这大多份是我个人式的自省观察。许多影片以乡土为题材。最近五部电影最后的情节都是主角离开了乡下。这是一个警讯,或许艺术创作者看待现实较为感情用事.。田园游牧式影片不是真正的电影而是政令倡导。现在,我们有了新而好的社会题材戏种。」他很乐观的作结。 注:文中所有连结都是俄文 原文作者:Adil Nurmakov 校对:FoolFit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