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日本:恶霸与遭受霸凌者

在日本,霸凌是层出不穷的问题,媒体上周期性地报导将警讯水准不断升高。发生于北海道校园的霸凌事件影片被上传到YouTube(之后被撤掉),在2006年年末成为头条。政府于上周公布的调查更加强化恐惧,调查发现,相较于前一年,霸凌案件的数目上升六倍。尽管部分是因为霸凌的定义与测量方法有所改变,这个攀升的数目是:2005年的两万件,到2006年的估计值膨胀到十二万五千件,其中包括六起与霸凌有关的自杀案件

并非每个人都等闲看待这新闻。蝇量级世界冠军的日本拳击手内藤大助,到学校跟学童演讲叙述他小时候被欺负的经验,以此来对付这个问题。学校也受到压力,要求改变处理霸凌事件的方式。


在泷川高中发生因霸凌所引起的自杀

博客作者tekicho对此问题的敏锐观察

说起来很敏感,但霸凌是不会消失的。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即使成年人,就如每个人所知,也有霸凌。

但是,这种霸凌文化是怎么发展起来的呢?博客作者nano3000xp探索其根源

霸凌不会消失。它存在已久,而且会自然而然地持续下去,因为它是消减挫折的一种方法。这是人类的天性。在职场、在社会中、以及在学校,每当人们聚在一起形 成团体,辟出一块属于他们的地方,于是人类关系互动的处所于焉诞生。 我曾使用很困难的字眼,但换言之,进行交换处所的诞生,这里人们承认其他人,也受其他人所承认。一旦这个处所固定下来,相对化(排序)就会根据某些标准建 立起来。职场或组织中,这就像位阶。在警方或自卫队中,位阶间的差异是绝对的,只要你身处其中,长官或上司说的话就是绝对。 回顾人类历史,没有一个地方不发生这种相对化,每个社会系统(资本主义跟共产主义)中都存在着某种阶级系统。

在没有真实案例比对之下,容易将现象理论化。在一个留言版上,一位十五岁女孩写下她遭受霸凌的经验,提供了一则案例:

我在学校正遭受霸凌。 我一度去找老师,希望可以让霸淩停止,但似乎得到反效果。 现在情况变得更加可怕。 不论男生或女生,我几乎被所有人言词欺侮。 很痛苦,而且很难受。我考虑退学。 我想去读自由学校(free school),我想转去别的学校。 (如果我没毕业,将会很难找工作…) 如果我开始就业会不会好点呢? 我还没跟父母说过这件事。他们可能会反对,我也不知该如何启齿。我真的很担心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我该怎么做?

一位协助儿童的教育性非营利组织工作者,提供另一则霸凌事件的二手描述

我接到来自一名担心霸凌的三年级学生的Email与电话询问。

他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受到霸凌。他们的鞋子被脱掉藏起来,被取了不雅绰号称呼。

如果学生告诉家长,家长会生气地跑去学校理论,所以孩子们都噤声。老师也会在班上说出来而曝光,所以学生们都噤声。甚至连亲近的朋友也会跟着一起霸凌。

怎么办呢?你想要好好上学,对吧?

什么是最好的作法呢?我问他们这些问题并等答案。

在道德课中,大家一起来思索霸凌问题。我们想要在课堂中做这件事,这是学生的回答。相对于有没有遭受霸凌跟谁受到霸凌,他们真的感受到全班一起探讨霸凌问题的重要性。如此气度让我非常惊讶。

在我尝试个别辅导霸凌行为时,对话通常从这些事情开始或结束:

谁是受害者?

谁是加害者?

还有,谁要负责?

当你这么作,他们会受到二度伤害。这些孩子,以及他们跟成人的关系,变得越来越难以处理。终止眼前发生的霸凌事件固然重要,但也不容易。

除此之外,提高班上所有学生的共同觉察力,共同思索霸凌行为,以及提高预防教育优先性,这是我们组织成员的想法。

最后,博客作者ojezal69在写到有关内藤大助,一位小时候曾被霸凌的日本拳击手,十分振奋人心:

内藤很惊人。他在国中时曾被霸凌过,但他曾想抹除那段事实,在这样的想法之下,他努力工作,并奋力变成世界冠军。

我觉得他将勇气带给了此时正和霸凌挣扎的孩子们。他说他与心中那段[遭受霸凌]的记忆一起努力不懈。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