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加勒比海:暴力加剧?

我们是否身处在一个比过往更暴力的世界?有些人认为如此,有些人觉得只是暴力事件广受报导,今年稍早,世界银行的报告指出,加勒比海地区可能是全球谋杀率最高的区域,也严重影响经济成长,许多加勒比海博客作者都在讨论此事,这个话题也跨越了疆界、经济与区域政治…

Living in Barbados谈及区域整体犯罪情况:

多数加勒比海国家与他国关系长久和平,只有少数国家曾真正与他国交战,然而,我们如今也发现我们自己渐渐陷入了战争状态。

对于出生地牙买加犯罪率日增,他也感到忧心忡忡

若各位不清楚暴力犯罪对社会有何影响,来牙买加看看吧,高居全球之冠的谋杀率,以及各种暴行,不仅让国家伤痕累累,也冲击了人们生活的方式。

巴哈马发生两起重大谋杀案之际,Bahama Pundit的Craig Butler认为,我们正处于“痛苦时刻”:

我国必须先找出问题的本质,才能有效处理,我认为教育与身处边缘的年轻人受教育不足才是关键,我认为人们若未接受训练,便无法思考与做出理智决定,变得容易受骗受诱惑,就我国而言,要靠犯罪夺得金钱太轻松惬意了。

同样出身巴哈马的博客作者Nicolette Bethel写道:

人们对社会有着各种恐惧,我的电子邮件信箱里,每天都会传来最新社会新闻的邮件,每一封的焦点都是暴力犯罪,有一封还不时更新我国犯罪率数字,还有的邮件头条标题会出现火炎动画符号让你不得不注意,无论是谈话节目或报章杂志,都不断提醒我们犯罪率有多高。

在分析巴哈马治安情况时,她也提到多项研究指出:“当一个社会的信仰愈虔诚,也愈暴力。”

跟其他的博客作者一样,巴哈马大学新闻系教授Daniel Henrich准备要以实际行动来做出改变。他架构出“打击巴哈马社会犯罪事件在危险青少年族群中激增”的策略。

就连国家元首也无法免于暴力威胁,A Limey In Bermuda“对总理收到装有子弹的恐吓信感到害怕”,也对于政治人物随后的反应感觉不快。

我怀疑警方怎能那么快公开宣称寄件者身份。计件者可能是不满政府的疯狂在野党支持者,也可能是执政联盟内不同党派的支持者,政治人物及其支持者应停止向下沉沦,停止对彼此的不信任。

对于国际人权日游行人士遭暴力对待古巴博客作者也有很多话想说,牙买加的Francis Wade则试图找出暴力犯罪与国内生产总值之间的关系,家暴现象在加勒比海诸国十分普遍,Stella Ramsaroop则从圭亚那观点看待此事。

特立尼达和托巴哥的博客作者对于国内犯罪率如螺旋般向上爬升也有许多想法,Jumbie's Watch张贴当地媒体头版照片,并提出以下看法:

这就是犯罪对特立尼达和托巴哥人民造成的影响,这些是充满着悲伤、痛苦与绝望的面容。

Ramblings and Reason承认“治安情况不佳,犯罪数字也不容否认…如此糟糕的景象!如此可怕的数据!”,她也在思索媒体如何影响了人们看待暴力问题的角度。

Now Is Wow表示:“过去当看见横尸街头的照片,人们感到恐惧又惊讶,但遗憾的是,现在我们全国上下都‘已经习惯了’。”

若当地博客作者的反应可以做为指标,加勒比海人民显然不希望“习惯如此”,但Ramblings and Reason感叹“我们已屈服于恐惧”。

犯罪猖獗迫使教会调整午夜弥撒时间,神父也拒绝谋杀案目击者前去教堂,人们开始注意哪些地方能够安全的喝杯小酒,哪种人可能抢劫我们,让民众全都躲回安全处,使人与人愈来愈疏离。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