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十二月, 2007

報導 來自 十二月, 2007

25 十二月 2007

部落客的世界爱滋日报导

12月1日世界爱滋日当天,全球的部落客们热烈公开地讨论相关议题。每篇文章都是向这疾病的对抗者致上敬意。只有人们因错误资讯继续沈默,才会让病毒恣意蔓延。 马拉威:说出你的故事 在马拉威,全球之声的作者、新闻工作者Victor Kaonpa 回忆自己第一次采访一名公开自己为HIV带原者的女性。 我到离首都Lilongwe 350公里远的Zmoba偏远地区去和这名女士碰面。我背著录音机和笔记本,踩了二十公里的脚踏车,才能到达她住的村子。 我认为这位女士的遭遇有被报导的价值,她毫不隐瞒地公开自己是HIV带原者。1999年,爱滋仍被视为禁忌,ARV(抗逆转录脢病毒药物)还无法取得,她公然地站出来对抗当时一切不利的形势。八年了,马拉威现在对爱滋问题依然保持沈默是金的态度。 孟加拉:打破禁忌 在孟加拉,社会学者与爱滋人权运动者Kathryn B. Ward,制作了一系列性行为安全的海报,海报主角是一个挂在汽车后照镜的小玩偶,手里握着保险套,它叫“兔子先生”(Mr. Bunny)。海报上,兔子先生用孟加拉语说:“我有保险套和钱,作爱时,聪明的兔子总会记得载上保险套。” 世界各地:改变心态 Local Voice 新闻绘制一张互动地图,显示全世界公共卫生与HIV爱滋防制的情形。它收集了亚、非、东欧地区受过训练记者们有关爱滋病的公开报导。 Sylvia Chebet为肯亚的公民电视台制作了一个血液安全的宣传影带。 有影片 加勒比:重拾希望 牙买加Yardflex 讲述HIV带原妇女们如何争回她们的性权力 。 “你可以保有自己的性生活权力,不必因染上HIV病毒而放弃…”28...

24 十二月 2007

台湾:讽刺的人权日

接续着上一篇报导,本文将继续为各位带来台湾的人权讯息。 十大人权新闻 台湾人权促进会(Taiwan Association for Human Rights)在国际人权日的前夕评选出2007年十大人权新闻,而有鉴于国家的人权侵害行为,往往与决策者、公务员的人权素质相关,台权会也发表“2008总统暨立委候选人人权素质评估问卷”,希望在明年的两场大选前,人民可以要求候选人对人权政策表明立场,以做为投票的依据。 政府官员的性别歧视言论 一名教育部官员日前以“很娘”、“很像Gay”等字眼来嘲笑政敌,立刻引起性别团体的震怒,召开联合记者会谴责,但该名官员却以“gay和娘只是一个形容词”轻松带过。小毕斥道: 他说的可太轻易了!他可知道有学生就是因为娘,所以受尽男同学的欺负,不敢上厕所怕遭脱裤要验明正身。他可知道,就是有男人将 gay当作取笑与羞辱的形容词,以致于一个活生生的男同志在成长过程中,不敢面对与展现真实的自我,一旦出柜还有遭到排挤失去工作的风险。这种成长经验的 痛苦,岂是“gay是一个形容词”所能带过。 女学会连带谴责使用父权语言暴力的多名政治人物,并联合其他性别团体,依据性别平等教育法要求教育部负起责任,表示如此的歧视言论,是民主与性别平等的严重倒退。 讽刺的人权日 到了12/10,国际人权日当天,过去做为用来囚禁政治犯“台湾人权景美园区”举办了开幕仪式,许多过去曾被囚禁于此的受难者和受难者家属皆到场参与;而到场抗议的乐生保留团体,却被公权力无情地驱逐、拘捕! 图片由pinglhow提供 苦劳网有详细的报导,civilmedia也有影片纪录,而参与行动的学生陈柏屼以第一人称写下事情经过: 大官们鱼贯的入场,我们高喊着那些大官们的名字,渴求他们走过来听听我们的诉求,看看人权真实的样貌。无奈,大官没有来,警察、国安、刑警却向我们包围、靠拢。 在警察的威胁恐赫下(地上的障碍已被清除),我们不得向后退,退到一面墙上,上面讽刺地写着充满艺术感雕板的“台湾人权景美园区”。 阿公阿嬷坐上轮椅上,在这排字底下,是多么的,让人不解。 图说:今天上午总统陈水扁主持“台湾人权景美园区”开幕典礼,就再不远的地方,警方却强力驱散要求乐生保留的群众。陈水扁仅回答:“你们去比较一下,和国民党的差别。”图片和文字来自苦劳网。 弱势相扶持:新移民与性少数 如此混乱的情势,也许会让许多人感到灰心;但在社会的角落,却仍有弱势族群互相支持着彼此!从11月起,台湾的越南文报纸《四方报》与各大性少数BBS板开始同步联播人权新闻,共同关注同志、新移民及其他弱势议题。四方报是台湾唯一的越南文报纸,服务对象以移工和新移民为主;而各大BBS站也是同志社群交流的重要据点。联播计划的新闻稿上如此写道: 乐生、苏案…许多人权议题仍悬而未决;司法系统或警方对同志、原住民、新移民的不当作为频传…社会各处仍有许多无理的对待。这一次跨族群的互惠行动,希望能为人权的寒冬注入一股暖流。

(短讯)乌兹别克斯坦:劳动移民的困境

Nathan 看了一份关于人口贩运的调查报告,是由Rapid Response Group (RRG) 所发布,探讨乌兹别克斯坦的劳动移民(labor migrants)所受的待遇。报告中指出,这些被仲介带往俄罗斯或哈萨克斯坦的工人,他们的劳动条件都要靠运气来决定,如果遇到恶劣的雇主或仲介,护照会被扣留,让他们无法脱身、只能一直工作下去。 原文作者:Adil Nurmakov

环境:来自非洲的绿色环境观点

最近,峇里岛的气候变迁会谈成为全球诸多博客的关注焦点,此外,12月8日世界各地也展开大游行,提醒世人重视气候变迁,要求政府领导人合作以解决此一问题。在线行动组织Avaaz 制作了一幅全球抗议照片的地图。而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特别是南非,博客讨论了峇里岛会议、核能、以及在日常生活中实践绿色节能的各种方法。 Urbran Spoud 贴了一个简单扼要的「峇里岛会议字母缩写」,让读者了解联合国气候变迁网页上一堆缩写字母代表的意义。这个议题中最常用的缩写字,就是COP13,其解释如下: COP13 — COP 是指缔约国,气候变化纲要公约大会最高权力者,最高决策单位。它由参与气候变化纲要公约大会的各国组织来组成。除非另有决议,否则COP每年应定期开会。 COP13的意思,就是联合国气候变化纲要(UNFCCC)第13次大会。 Rory 认为 COP必须放入政治要素考虑,公平的经济发展权力是全球气候问题协商的重要关键。 峇里岛13届大会一个要点是对贸易协议的冲击,特别是针对开发中国家,气候缓和的策略将如何影响这些国家经济与社会。 他也提到,绿色建筑革命已慢慢在南非开普敦展开,尽管目前还无适宜法令来规范绿建筑。他举了二个开发计划,结合了另类能源方案和绿色工法技术: 绿色建筑革命由南非绿建筑委员会支助,希望发展出一套鉴定制度。但是目前仍没有适当的法令,愿意投资的公众是促成改变的唯一动力。 EkoGaia 的Glenn Ashton 针对各类别作了一个后设分析,强调部份气候变化的问题是来自资本主义2.0经济模式,现在需要新的对策。他提出资本主义3.0,加入了许多新想法: 我们需要一个新的体系,我并不是说资本主义3.0就是最终的方案,而是认为它的确朝着一个建设性的方向去找出最后的处理之道。这个对策必须包括以民主方式,控制大企业对全球资源的掌握。如果我们不能管理大企业,就不可能对全球生态体系采取一套较合宜的控制方式来达成有效的解决方案。 Omar Barsawad 考虑全球暖化对非洲的效应,也评论了乌干达总统Yoweri Museveni在前一回非洲联盟高峰会上的发言。...

中东观点看和平会谈

來自中東的政治領袖大老遠的來到美國馬里蘭洲的安那波里斯市,忙著代理以色列和它的阿拉伯鄰國的和平方案協議,但是區域內的博客作者對此事仍抱持著失落、懷疑和悲觀的情緒。 這裡是來自中東地區博客作者的看法: 巴勒斯坦:多餘的承諾 巴勒斯坦人Lelia Haddad不隱藏她悲觀的情緒,承認在加沙的人們並不對此次和談抱持太多期待。她解釋說: 這次的和談只是讓以色列領導作出新的、多餘且糾結複雜的承諾,但同時又閃躲許多責任。他們盡可能地玩弄讓人迷惑的法律文字遊戲:我們不建立新的屯墾區,我 們只是徵收更多的土地,以自然成長的方式使其擴張,直到這些地方像個城鎮,而不是殖民地。這是美國當局認可保住面子的方式,我們可以保證剷平檢查哨。 Al Haddad 進一步補充: 所以,加沙地區的人們能期待此次和談有什麼成果嗎? 總而言之,沒有太多的期待。歴史的教訓是,不要提及任何有關他們(巴勒斯坦)命運的事,像1991年馬德里和談、1993年奧斯陸協議,或是2003和平路線。當參與和談的西方國家試圖控制和談的方向和結論,歴歷的經驗告訴他們—永遠不要再試著圖勞無功地這樣做。 敘利亞:巴勒斯坦被排除在和平之外 敘利亞博客作者Omar同意他所截取某新聞網站畫面所顯示的訊息。在當地,這次和談和巴勒斯坦多麼的沒有關連。他的博客張貼了半島新聞台(Al Jazeera)的網站畫面截圖,並解釋說: 照片為Omar所有 這張圖片顯示Aljazeera.net目前所提供的RSS訂閱主題 第一條翻譯如下: 安那波里斯會議正在進行中,布希認為此次會議是協議溝通的理想時刻 第二條是: 以色列突擊加沙,六人犧牲 我猜想,生活在加沙的巴勒斯坦人被排除在此次正在進行的協議之外。 以色列:持續懷疑 同時,來自以色列的Bert說他對此次和談能否成功抱持懷疑。他也注意到在以色列增加了安全警戒。他補充說: 如同大部份生活在以色列的人們,我一直懷疑安那波里斯和談成功的機會,我也懷疑這整個會議有什麼意義。仍然、也許、只是也許,以...

伊朗: 左派学生遭逮捕

伊朗政府上周于德黑兰及马赞德兰(Mazandaran)逮捕多名左派学生。此举也许是一项先发制人手段,意在阻止左派学生团体“自由平等学生 会”,藉由其博客通报世界关于名为“学生日”(16 Azar)的抗议活动,并使其无法于伊朗多所遭受威胁的大学里,组织争取和平、平等及自由的集会。 来自azady-barabary-01.blogspot.com 的照片 至少有三项关于此左派学生运动的有趣事实。首先第一点,自1980年代上千名左翼激进份子遭大规模处决后,马克思/社会主义理想仍能于伊朗发生影响力;第二点,对社会主义派学生的镇压,竟是发生在一个与查维兹(Hugo Chavez)及奥尔特加(Daniel Ortega)等拉丁美洲社会主义领导者有密切关系的国家;第三点,此运动须倚赖博客作为联系及组织之媒介。 和平、平等及自由 隶属左派学生团体的Barabary Azadi(意为“平等自由”)博客写到:当局于学生们准备在十二月二日进行抗议活动前,开始逮捕在德黑兰的活动成员: 激进的左翼份子在星期二于德黑兰大学的工程学院前发动抗议活动,学生们以高唱革命歌曲的方式进行;学生举着写有其诉求及目的的海 报及标语。包含“学校不是军营”、“女性自由是社会的自由”、“拒绝战争”、“将脏手从伊朗人民的身上挪开”、“释放政治犯”、“还有其他选择方式”、 “释放我们的同侪”、“学生运动和工人及女权运动联盟”、“我们要求独立公会”等。 他们并在博客里公布已遭逮捕的学生名单,并誓言无论多少人遭逮捕,此运动将如期进行。 据学生委员会的人权报导博客,Schhr,报导[Fa],受监禁学生的亲友正担心学生们的待遇,他们大多数被留置于恶名昭彰之艾文监狱里的隔离室内,情报单位告知学生家人,他们能够拘留学生九十天而无须提供关于学生的任何资讯。 退步至八零年代? 属于伊朗北部马赞德兰之左派学生团体的Mbulletin 博客说,五名学生遭到逮捕,让他们回想起上千名左派激进份子于伊朗被逮捕并处决的八零年代[Fa]: 一旦伊斯兰共和国情报单位更多的错误计算,加之“自由平等学生会”于全国不同大学内组织学生日抗议活动、示威者会声援遭拘禁学生。德黑兰、设拉子、Ahwaz、Mashad、Isfahan、Sanandaj 以及 Mazandaran等地大学生们,呼吁政府释放他们的同侪。 铐上锁链的众星 Salam Demokrat...

23 十二月 2007

台湾:“我要休假”移工大游行

12月10日是世界人权日,台湾的政党恶斗却仍占据了媒体版面,执政党与在野党高喊“民主”、“自由”,操弄族群情感的同时,却对许多弱势族群的人权不屑一顾。接下来几天,全球之声将陆续报导数则重要的人权新闻,首先带来的是两年一度的移驻劳工大游行。 相片由人民火大行动联盟(RCAN)提供。 最卑微的诉求 在劳动力全球化的影响之下,来自东南亚的移驻劳工已成为台湾重要的劳动力,在台湾从事辛苦、危险、肮脏产业的移工已高达36万余人。但在政治、经济多方的压迫之下,移工的人权依然处在社会边缘的角落。 相片由RCAN提供。 12月9日,台湾移工联盟(MENT)发起了“我要休假”移工大游行,来自菲律宾、泰国、印尼及越南的移工们,为了捍卫自己的权利走上街头,许多社运团体也到场声援;游行队伍走过最繁华的台北东区,呼喊着五国语言的“我要休假”,希望正在逛街的市民们能注意到,在这号称人权立国的台湾,有一群人连休假这种最卑微的权利都没有。 相片由坏嘴巴提供。 在台湾,从事家庭帮佣及看护工作的移驻劳工已有16万人,却被排除在劳动基准法之外,休假和加班费都没有保障。台湾国际劳工协会的志工陈秀莲和FoolFitz分别叙述了两段被雇主剥削、却得不到法律保护,最后只好“逃跑”的移工故事,陈秀莲更详细地解释了移工对台湾弱势家庭的贡献: 因为被排除于劳基法的适用范围,外籍家庭类劳工没有任何法令的保护,来到台湾只能碰运气,运气好的遇到好雇主,运气不好只能在恶 劣的劳动条件中,为了生存而奋斗。台湾人对这些来台工作的外劳,常常用:“她们都是来赚台湾的钱”带过。这句话掩盖了太多的东西,她们来台湾其实撑起了两 个家庭,一个是她们母国的原生家庭;一个是雇用她们的台湾家庭。如果不是她们愿意以极低的薪资,负担起全年无休的照顾工作,弥补了台湾社会福利漏洞,替台 湾人照顾卧病在床、行动不便的家人,让他们能出去工作养家,不知道有多少弱势家庭会垮掉。在一次访谈中,一位聘请家庭看护工的雇主告诉我,如果不是有外劳 帮她,她会带着她的母亲一起去自杀。 性/别人权和新移民团体也前来声援,相片由vc2401提供。 然而,台湾政府却将照顾弱势者的责任全部丢给外籍看护工。MENT表示,内政部对被照顾者家庭提供有特定时数的居家照顾,俗称“喘息服务”;却规定“聘有外劳”者不得申请居家服务,使得重症家庭因人力及经济上的困难,无法让移工休假,造成弱弱相残的局面。MENT要求内政部回复聘有外佣的身心障碍者应有的居家照护,并提出下列五项诉求: 家庭类劳工的劳动条件应有法令保障 废除私人仲介,强制国对国直接聘雇 移工得自由转换雇主 取消聘雇年限 保障移工团结权 相片由苦劳网提供。 两位做着轮椅的雇主也到场声援他们的看护,并在台上与移工们合唱“月亮代表我的心”。civilmeida录下了这动人的一幕: 而Benla对此写下他的感想: 坐在轮椅上的是两位身体不方便的朋友,他们是雇主,但,支持移工们要有休假的权利。我不晓得有多少台湾的朋友会有同样的想法,但,我相信许多雇主可能并不知道规范家庭看护工的法令并不合理,因为,雇主自己对劳动法令恐怕也是相当陌生。 …...

叙利亚:部落客Roukana Hamour遭绑架

GV Advocacy

更新讯息:昨晚(10月26号),我们接到了Rokana Hamour的电话。她现在已没事了。叙利亚安全部门讯问她关于她部落格上的评论。Roukana三小时后即获释。 我们接到目击者亲眼见到叙利亚部落客Roukana Hamour遭绑架的电子邮件通知,事情发生在昨天,也就是2007年10月25日。据信Roukana是在位于大马士革的自家门前遭绑,被六个人不知带 往何方。和平与自由组织(OPL)已证实了部落客Roukana Hamour的绑架事件。这是由我朋友与同事所翻译的信,叙利亚部落客Golaniya说道: 叙利亚:Roukana Hamour遭绑! 那时Rukana Hammour在自家门口停车,并帮助小孩下车(分别是5岁、7岁与9岁),六个男人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攻击她,粗暴的将她的小孩推离母亲身边,并凶狠的将 她推上一辆车(从车号看得出是来自Tartossi)。那些男人不让别人靠近Hammour,且快速驶离,不晓得这些人是谁,又要把她带去哪。 值得注意的是,Hammour二、三天前就接到一通来自大马士革的政府内部安全部门的电话,要求她前往接受侦讯。当她因其缺乏合法性及正常流程而拒绝,他们今天就像个帮派份子一样地来绑走她。 Hammour因为申张自己的财产权利而遭受威胁,此事早不是什么秘密。她的兄弟们与叙利亚高层合作窃取她所继承的财产。她已故的父亲Mohammad Moti’ Hamour是沙乌地航空公司的代表,在叙利亚银行的财产因伪造的文件凭空消失了近十亿。 Hammour被胁迫如果不签署文件声明放弃权利,将会受到性侵犯 甚至是强暴。特别是在Hammour已经寄信给沙乌地国王Abdullah bin Abdulaziz,投诉沙乌地航空公司内部的抢夺盗窃。这些窃贼担心万一国王Abdullah看到此信,他们就无法逼迫Hammour放弃权利,进而贿 赂整个叙利亚安全部门。众所周知Rukana Hammour是叙利亚部落圈的领导人物之一,她所信奉的理念让她能够坚持她的权利与尊严。 大马士革,2007年10月25日 Roukana Hamour早先因在部落格上撰写她在叙利亚司法体系的经验,揭露行政、银行与法律上的腐败而遭绑。2006年10月15日,Roukana先是在小孩面前被国家刑事安全单位开枪警告,之后又从家中被强带上街。 人权监督组织最近的报告指...

22 十二月 2007

全球之声一周间 1216-1222

以下为各位整理世界过去一周在全球之声的动态: 每天每天,全世界都面对着不同的危机,有些是天灾,有些是人祸,有些容易受到世界的注目,例如气候变迁,让各国领袖齐聚印度尼西亚峇里岛集会,思索(与争论)如何处理全球暖化的议题,若此现象真如部分人士所言,我们该如何与之共生,此类议题似乎相对较容易获得世界多数国家的共识。不过也有些各国国内或区域的问题,不那么容易在跨国媒体上彰显与讨论,这也常是全球之声所聚焦的事物,也可做为彼此的他山之石。 从前我们并不常得知关于中亚的消息,或许因为上海合作会议(SCO),有些人才因此知道这几个「斯坦国」的存在;或许因为「郁金香革命」(Tulip Revolution),人们才开始知晓吉尔吉斯斯坦地处何方;事实上,中亚地区确实因地理与战略因素,牵涉到诸多利益与安全议题:由于邻近阿富汗,中亚成为毒枭的转运站,使各国相当紧张;乌兹别克先前听从俄罗斯的要求,要求美军撤离国内军事基地,也影响到美国在伊拉克所谓「反恐战」的进度与调度;哈萨克斯坦政府屡屡修宪,甚而制定了「终身总统制」,令国际社会担心当地政局发展,且该国经济情况亦不稳定,社会不满日增;另一方面,虽然中亚山峰相连、地形崎岖,也因而拥有丰沛的水力发电资源,让南亚多国均积极希望合作,以填补国内用电需求之不足。在上述因素交错影响之下,中亚理应成为区域与国际角力的地区,但是在今年发布的欧盟中亚策略中,部分人士认为欧盟对当地的注意力仍然不够。 以色列与巴勒斯坦冲突危机逾四十年,期间双方关系起起落落,各界也曾试图以各种方式,促进双方的和平互动与往来,例如最近才访问台湾的「和平船」(Peace Boat)创办人,便曾邀请以巴两地的年轻人登船相处,体验彼此的相似与相仿,也有人持续思索,如何才能让以色列与巴勒斯坦和平共处;非洲布基纳法索的危机则在于媒体与言论自由,平面与电子媒体多数由国家掌控,记者纵然想要突破,也会面临各种风险与阻碍,政府更用尽手段操控舆论的走向;相对于此,日本所面临的危机则大不相同,随着法国著名的米其林指南推出东京版,部分日本民众担心,外界对日本美食可能会出现误解与偏差。 更多信息请至全球之声中文版网站,如欲收到每周信息整理,请寄发电子邮件给中文小组负责人,主旨注明「我要收到全球之声一周间」即可。

(短讯)俄罗斯:风云人物计划

博客「新俄罗斯观点」认为,美国《时代杂志》今年将俄国总统普廷(Vladimir Putin)选为年度风云人物,「是项对美俄两国政治及媒体菁英皆有利的成功计谋,至于此举是否符合两国人民利益,这个问题就留待各位读者自行评断了。」

21 十二月 2007

哈萨克斯坦:经济危机之后

作者注:除Steve LeVine之外,本文其余所有超连结均连至俄语文章。 无论是小型经济或金融危机,或是政府所言的「导正市场行为」,哈萨克斯坦度过此次事件后,部落客仍不断讨论后续效应。 Sarimov表示,哈萨克斯坦金融业年会已无限期延后,国家银行主席Saidenov解释:「因为总统下了指示,所以情况很明显,银行业的任务也很明显,不需要再开会讨论」。这种抑制言论的决定让Sarimove很担心,「银行家都吓得不敢说话」,也预估明年政治还会倒退。 syndikator 探讨政府把贫穷线订为日常支出百分之四十的水准。很明愿的,如果赚不到维生薪资的40%,我是难以维持生计的。,若我勉强赚到薪资43%好了,按政府的标准,我仍不能算是穷人,可恶的法令! 而WOndernews 质疑近来哈萨克斯坦房地产风波的根源。他听到了一个网络上偶然走漏但已被查禁的资料,一段窃听的电话录音。2007年8月间,某位政府高官为执政党招募国会竞选经费。捐钱的企业正巧都是国内主要的二大建设公司。「也许这就是房贷市场破产的原因?」他愤怒地质疑。 Xxrock讨论另 一项议题,政府最近查缉哈萨克斯坦最大城市阿拉木图(Almaty)附近国家公园的违建别墅,他表示:「官员贪污早已是个公开的秘密,但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所 有证据都显示,土地任意赠予高层官员明显违法,可是只有威胁权力核心的官员遭到法办」,检察官竟然决定不起诉部分犯案官员。 Steve LeVine总是热衷于观察哈萨克斯坦等里海国家的石油业发展,他指出,最近雪弗龙(Chevron)与艾克森美孚(ExxonMobil)等大企业陆续让步,代表石油大公司在哈萨克斯坦的影响力逐渐下滑,他表示:「多年来两家公司都展现强硬态度,如今却立场软化,乖乖付出3.09亿美元的环境污染罚金」,他也认为,义大利的Eni代表全球许多石油大公司与哈萨克斯坦谈判,将尽力满足政府要求,以取得该国广大油田的开发权。 原文作者:Adil Nurmakov 校对:nairobi

以色列:与巴勒斯坦的和平共处

以色列博客David Bogner讨论为什么「现在」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和平共处,是不可能的。 以色列总统Shimon Peres在12日说了一段有趣的话:「我相信,我们现在能和巴勒斯坦和平共处。」 如果不加入「现在」这个有点麻烦的字,这会是一篇值得赞赏的致词。 姑且不论Peres并没有和巴勒斯坦和平共处的经验,不过,也没人有过这类经验!虽然过去一直有人在尝试,却没人曾与巴勒斯坦成功达成「类似」和平的景象…约旦失败了…黎巴嫩也失败了…当然多样的巴勒斯坦派系自身也不可能彼此和平共处。 但起码令人欣慰的是,我们的总统以Mr. Rogers*一样的方式延伸了两者和平共处的理论架构分枝,并留下这个概念实现的可能性,或许有一天我们以色列会以某种方式成为解开这个诡计的第一个国家。 编按:Mr. Rogers(Fred Rogers)是美国知名儿童节目主持人,以温和、慈爱的形象影响了世界各地的青少年。 然而Peres为什么要用「现在」这个字眼?是不是我们漏掉了什么东西? 难道是今天(译按:11月12日)在加萨走廊所发生巴勒斯坦自相残杀的战事(造成5死30多人受伤),提供了稳定和平的一线生机,甚而加快了和平时程表? 还是今天火箭攻击(译按:到目前为止有6起)的炮弹模式--就像茶叶沈淀在杯底一般--提供了一些征兆?这些征兆包括了巴勒斯坦愿意尊重以色列领土主权、以及一般以色列人民能安心居住在家而免于危险的权力。 现在有没有任何迹象,能够显示出巴勒斯坦派系领导者愿意在言语上有所节制,将「毁灭以色列」这类语言移出他们的呼吁?甚至承认以色列能以犹太国家存在于安全的边界之内? 我曾经和一位朋友聊天,这位朋友当时正在寻找能雇用的技工(诸如水管工人、木匠、水电工、以及建筑工人等),他对于任何有过提到自己有相关经验的人感到担忧。 有些人或许会有5到10年经验,拥有相关专业而能够担负重任,但也有些人吹嘘自己有「20年经验」,但实际上他们只有一年经验,却自己将它乘了20倍。 拥有5到10年经验的人能够从过去的错误中学习,不过自己将年资乘以20倍的人、并未获得任何实际经验获工作知识的人仍然是个临时工,且可能尚未从他过去的错误经验学到任何东西。 对于这种临时工,现在有个非常好的范例,也就是欧麦特总理释放400名囚犯的计划,这个计划是为了回报巴勒斯坦人的…嗯…没什么恩惠。这是 一种「善意的姿态」,但当我们采取善意姿态的同时,是否代表着另一方也以类似姿态回应?毕竟我们所感受到的姿态并未带有上述意义,我们可能感受到的巴勒斯 坦「姿态」,可能就是对我们比中指。 让我们姑且不论这些具体的姿态,只要听听我们的「和平伙伴」说了些什么。 今天(译按:11月12日)巴勒斯坦首席谈判代表Saeb Erakat拒绝了以色列的要求,以色列希望巴勒斯坦承认以国是个犹太国家,「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宗教和国族认同纠结在一起的国家。」 难以与他争论?噢,等等,除了以下这些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