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哈萨克斯坦:繁荣昌盛或垂死挣扎?

哈萨克斯坦国内充满对比,这句话一点也不夸张:赤贫与豪奢为邻,经济成长伴随社会萎缩及政府扩权而来,包容与歧视并存,这也正是哈萨克斯坦博客圈本周聚焦的主题。

Eilide居住于亚美尼亚,向来密切留意哈萨克斯坦的发展,她怀疑[俄文]哈萨克斯坦局势是否真如专家所言美好:

他们赞扬哈萨克斯坦的制度发展、股票市场及整体金融制度完善,宛若一幅繁荣富强国度景象,但银行业陷入风暴,股市依然积弱,多数退休基金获利也很低,难道是我忽略了什么吗?

尽管相较于其他独立国家国协,哈萨克斯坦金融部门确实较为稳定,但观察家仍对政府扩权现象忧心忡忡,尤其是去年通过土地钻勘法修正案后,对于在国内开采天然资源的外籍投资人,法规授权政府可随时片面终止合约。

身居莫斯科的哈萨克斯坦人Tuganbaev提供[俄文]Kashagan事件的后续发展。一切起因于多家石油公司合资开采里海地区广大的Kashagan油田,但哈萨克斯坦政府对他们的表现并不满意,扬言若企业团不配合政府开出的条件,将动用新法终止合约关系。

经过半年的谈判,结果对哈萨克斯坦政府有利,国营公司KMG持股增加两倍,成为最大股东,未来哈萨克斯坦政府持股16.81%,其他成员持股比例则自18.5%降至16.6%

Strannik-kz表示[俄文]此案一过,政府影响力大增,同样参与开发案的Mobil Oil先前便十分反对出让股份给哈萨克斯坦政府;另外一家美国企业Chevron目前也参与当地两项大型油气开发案,分别称为TengizKarachaganak,该公司在最近与塔吉克官员会面时,也十分关切事态发展,甚至遭请出会议室外,据称因为他们「对国营事业高层不够尊重」。

然而面对国内煤矿业另一家大型投资者Arcelor Mittal,政府态度却不那么强势,一月中近三十名矿工在矿场遭活埋,dansanat指出[俄文]此事已非首例,「一人之死,称为悲剧,数十人之死,只是数据」,然而政府并未详加调查;此次爆炸事件再度有人员身亡,但记者与民间团体却无法进入现场,Mantrov-kz无法接受[俄文]官商合作封锁信息:

记者必须亲自采访新闻,而非覆述官员发言,Mittal这家大企业总是封锁讯息,以保护公司声誉,政府也不够客观,因为他们必须为人民安全负责,大众媒体是矿工家属获得确切信息的唯一来源,但总是遵照政府行事。

相较于首都阿斯塔纳(Astana)、商务大城阿拉木图(Almaty)与石油大城阿特劳(Atyrau)因石油而富,乡村地区却深受贫困所苦,Scaliger述说着人们如何在哈萨克斯坦无垠草原求生,却见不到生活改善的希望:

「顺带一提,类似故事在哈萨克斯坦相当常见,但这是首次公诸大众眼前,当身处于遍远孤立村落,人们只能自力更生,一切依照弱肉强食法则运行。」

1 则留言

  • […] 科索沃的独立 再一次暴露出世界潜藏的政治角力。其实独立来自于很简单的民意诉求,狭隘的国家民族观念,让很多人还停留在无法接受一个小国独立的事实上。而台湾宣布承认科索沃,更是挑动了北京的敏感神经 。其实这个世界已然不是二十世纪的世界,人们将会看到,国家的统一未必是好事情,也许是独立的发展更有价值,这也是为什么越来越多人思考中国联邦制的可能。当然,也有认为国家太多独立,会更加闭关锁国,造成社会效能的降低。卡斯特罗终于辞去古巴的最高领导人职位,这是一个岁月无情和革新机会信号。当然不同的人对其长期执政有不同的意见。有人认为他维护了民族独立和尊严,也有人认为他该为古巴的落后负责任,可是贫穷的人有时候也有快乐。中国现在是快乐的贫穷还是悲惨的富裕,其他极权国家又如何? […]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