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以色列:艾斯卡兰在“地图上”

飞弹降落在艾斯卡兰这个城市中,一枚直接击中一幢住宅大楼,另一枚的落点非常接近一所公立学校。这对艾斯卡兰(Ashkelon)这个以色列主要城市之一而言,是个很大的转变;一直到最近,这个城市还不曾受到来自加萨走廊(Gaza)的飞弹攻击,因此这次的攻击令所有城里的居民感到惊讶。艾斯卡兰连“红色”的飞弹攻击警戒系统都还没装好。

2月27日,一枚威力强大的卡萨姆(qassam)飞弹攻击以色列南方,人在Sapir大学校舍中的四十七岁学生不幸罹难,这名罹难者育有四个小孩。为回应这次攻击,以色列国防军IDF加强攻击加萨走廊,造成四名巴勒斯坦儿童丧生,使得更多火箭被射往艾斯卡兰城。许多艾斯卡兰市居民在部落格上反应、诉说着他们的恐怖经验,并对日渐恶化的现况感到绝望:

反应一

艾斯卡兰…这个城市今天出现在地图上,但这并不是因为重大的成就,而是因为哈玛斯(Hamas)送来的 Grad 飞弹。一个 Grad 火箭落在我的社区 (在它爆炸前,我还听到它从我家旁边飞过),另外还有四、五个落在这个城市里。不过这对我们的首相算是小事,我们的市长则忙着应付性骚扰事件,我认为他也 无能为力。
那我们怎么办?也许我们就待在家里,生活在恐惧中,也许我们会搬离到别的地方,或许在5年内,我们会发现其实火箭也会落在高尚的贵族城市特阿维 (Tel Aviv)里。
我们还没从历史学到教训吗?强大的以色列、闪亮的军队以及兄弟般的同胞情谊-这些全都被摧毁了。年轻人之间搞分裂,“为国家牺牲”这个口号已然成为历史的一部份、只是我们祖父传承下来的故事,连我们的祖父如今也只能补上一句“去他的”。

反应二

在这里,我们温和派的夥伴-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Mahmoud Abbas, 又名Abu Mazn)并不反对以武器抵制以色列,这种绝望情况似乎并无解决之道。虽然口头上说政府无能、这一切无法无天很容易,但事实上,目前并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用 来抵抗那些简单的武器。没错,现存雷射系统是能阻挡火箭,但它并不保证百分之百完全拦截。当一天、甚至一个礼拜发射一百枚火箭,迟早会有一枚火箭造成严重 损害。

反应三

直到这次攻击,我才开始思考西得落城 (Sderot) 。
每天都有人议论著卡萨姆飞弹的攻击事件,遍布死伤和焦虑,我对那都没什么反应。
不过现在我懂了,我了解那种受到攻击后残留下来的恐惧,而我们国家并没有考虑到这些。为什么我们的国家该为艾斯卡兰做些什么?这里一个死亡,那里一个死亡。没啥好担心,不过是条生命。

反应四

这使我整个人像被撕裂、被刀割。当我从看到一个以色列学生被卡萨姆飞弹炸死,我感到悲痛。
先是西得落城,再来是艾斯卡兰,马上就会是我居住的艾斯德 (Ashdod)。因为我主修政治学,不时会有人问我,“我们该如何抵制卡萨姆飞弹?要如何建立和平?”
我只能回答,“事情没那么简单”,然后转移话题。
了解越多,我就越是发觉我根本什么都不懂。多层面和复杂的状况让我无法建构我个人的政治立场。一方面,我成长于一个俄罗斯家庭,教导我只有Lieberman(极右派的反阿拉伯主义)才能治理这个国家,但另一方面,侵略性只会让全世界和我们交恶,不过我们无法容忍让一天被四十玫卡萨姆飞弹攻击成为例行公事。
我唯一知道的是,我们的领导人不适任、腐败,必须换人!
最后,我希望这些对艾斯卡兰和西得落居民而言的可怕日子能够快点结束,而我们能尽快从这恶梦中醒来。

反应五

他们(政府)没帮西得落。那我们呢?
首先,我是艾斯卡兰的居民,遭受攻击很恐怖,我刚回家,这很难写。半个小时前一个卡萨姆飞弹击中我们这个城市,当时我正在练习,所以出门去找朋友,她哭 了,她非常紧张,当我们听到两声小规模的爆炸声时,她开始哭。后来又传出震撼力十足的爆炸声,就像在学校里爆炸,我们马上跑到体育馆,所有的人都很担心, 而飞弹就降落在离我家不远处。
明天我不去上学了。

反应六

南方是红色的,这并不是因为花朵们。
我无法理解。
至少每十分钟救回有一次警报声。一开始,我曾经耻笑别人穷紧张,我怎么也跟着紧张起来了?
这几天卡萨姆飞弹不断飞来,今天有两枚击中我的社区,其中一枚离我家很近,昨天那一枚降落则离我家非常、非常近。
为什么人们直到这些问题发生在艾斯卡兰后才开始注意?我们怎么办?
因为我们不是一个大城市,所以我们就不重要吗?
我想现在非常离开这里,气氛越来越恐怖。
悲惨的是,一直到昨天我都没注意到事情的严重性,我也对事态为何能如此严重而感到困惑。

以下为数则我们之前对此地区所作的报导:

Israel: Two Sderot Kids Severely Injured by Hamas Missiles
Israel: Israeli Bloggers Respond to Crisis in Palestine
Israel: Rockets Hit Sderot, Flame the Israeli Blogosphere
Israel: Sderot's Invisible Wounds

译者:Cshh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