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瓜地马拉:如何处理能源危机

人们论及瓜地马拉的能源危机与可能解决之道时,似乎只想着使用石油,现在其实还有不同的替代性能源,基础建设与发展部落格AIDG便曾说明,社区如何利用替代性资源获得平价能源,去年他们致力于兴建基础建设,试验利用La Florida地区小工厂的沼气,帮助瓜地马拉民众改善生活品质,同样的模式今年将转移至海地实行。部落格内指出:

这项方式可安全地将社区猪只的排泄物转换为沼气,做为丙烷、天然气及肥料使用,利用这种模式来处理动物排泄物,不仅可避免未经处理的粪肥污染水源,亦可让民众拥有柴火以外的能源,还可以避免让甲烷释放到大气中。甲烷这种温室气体的浓度是二氧化碳的23倍。

然而瓜地马拉政府在推动使用替代能源时,却只专注于混合天然气及乙醇,部分人士认为,这个现象将对消费者产生负面影响:

由于石油已遭石油输出国组织与委内瑞拉当做政治工具,若使用乙醇,我国对美国及西方世界的依存便能降低,未来十年之内,美国能否维持其脆弱的经济稳定,决定于该国有没有能力制衡国际石油政策与价格…

美国史丹佛大学有群热心学生,在为期一年的海外服务期间成立一个部落格,他们在瓜地马拉了解咖啡产业,并提到知名非政府组织Technoserve,在当地试图以发展生质燃料解决问题:

这项生质燃料计划非常值得注意,他们帮助农民种植可制作生质燃料的麻疯树(jatropha),就我的了解,目前瓜地马拉尚无相关需求,也无力将麻疯树转换为生质燃料,但Technoserve打算从零开始,帮助他们发展这项产业,非常具有企图心!

Greaseball Challenge 2007这项慈善赛事范围涵盖中美洲及墨西哥部分地区,参赛者必须驾驶使用替代能源的改装车,其中一队便针对区域内的生质燃料市场进行研究。

其中一位驾驶的部落格指出:

参赛者要驾驶各种交通工具(不限四轮车辆),使用替代性燃料完成4500英里的距离,从美国穿越墨西哥、瓜地马拉、宏都拉斯、萨 尔瓦多、尼加拉瓜,最后抵达哥斯大黎加,车辆使用的燃料就像一包Reeses Pieces糖果一样平价,我们使用餐厅及速食店的废食用油、农庄及超市的蔬菜油,还有任何找得到的生质柴油,除了紧急情况之外,禁止使用传统化石燃料, 这些车辆与基金最后都要捐赠给这些国家。

瓜地马拉的能源主要来自于水力与石油,但兴建水坝过去导致多项社会冲突,部分可能是因为资讯错误所致,el Blog de Rudel[西班牙文]指出:

大约150位农民由领袖带队,在佩滕(Petén)地区发动和平抗争,抗议政府“打算”在Dolores的圣胡安河兴建水坝,然而我们的同胞却受到幕后力量的误导与操弄,成为企图撼动新政府的工具,水坝计划根本尚未开始。

部落格Antigua VIP认为能源危机应怪罪政府,批评政府不该决定调整日光节约时间以节省能源:

政府不该企图调整时间,以为如此便能解决我们将遭遇的能源危机,国会议员和地方首长本身要调整时间很容易,他们工作迟到也没关系,但他们应考量到许多教师与学童住处偏远,每天都得早起走好几公里才能到达学校。

正如部落客所言,若瓜地马拉懂得利用风力、水力、地热等替代资源发电,除了尝试各种可能,也要通盘酙酌社会冲击、环境冲击等各项因素,而不是只着重于利益团体。

校对:dreamf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