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欧盟:迈向线上自由法案

欧盟国会刚以571人同意, 38人反对,通过一项提案,将政府对网路的审查视为一种贸易障碍。这项法案是由荷兰的VVD党藉的欧盟国会议员 Jules Maaten 所提案。Maaten 的修正案呼吁欧盟执行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特别将所有在第三国的欧洲公司对其提供的网路及资讯社会服务设限的现象视为外部贸易政策,并将那些非必要限制视作贸易障碍。”

这项提案现正送交欧洲理事会European Council)。如果这项修正案被接受为欧盟法律,这项提案将会对未来在欧盟国家和使用网路审查的国家之间的贸易谈判有影响力。Jules Maaten的助理Jethro van Hardeveld在电子邮件中提到:“将网路审查视为贸易障碍的这项修正案现在还只是国会的期望,还未成为欧盟法律的一部份。虽然如此,我们还是会持续对欧盟执行委员会及欧洲委员会施压,使这项提案正式成为欧盟法律的一部份。”

2007年 11月 7号,Jules Maaten和其他二位来自欧洲自由与民主联盟(ALDE Group)的欧盟国会议员共同组织之下,在布鲁塞尔召开一场名为审查与网路异议份子:论集权国家的网路自由”的公听会。这场公听会邀请来自突尼西亚和中国的网路异议份子、无疆界记者组识(RSF)、以及荷兰的网路服务提供者(ISP)XS4all讨论集权国家政府加强其对网路内容的掌控。

这场公听会也呼吁立法美国全球线上自由法案的欧盟版本,Jules Maaten表示:“欧盟将优先支持记者和网路异议者。言论自由必然一直是网路的基本要素。欧洲应跟随美国将全球线上自由法案立法的脚步。欧盟执行委员会应跟随这个例子提出一个欧洲版本的线上自由法案。


Censorship & cyber-dissidents. Freedom on the internet in au
Uploaded by fikrat

审查与网路异议份子:论集权国家的网路自由

影片来源:julesmaaten.eu

在2008年2月21日的欧盟国会质询中,Jules Maaten 问道欧盟执行委员会是否“愿意投下2千万欧元于发展及散布反审查工具及服务,让网路使用者能打破中国、伊朗和其它封闭社会所设下的防火墙?”

我以电子邮件的方式访问欧盟国会议员Jules Maaten,由他的助理Jethro van Hardeveld代为回答:

Sami: 请告诉我们关于这个反网路审查提案的简要背景?

Jethro van Hardeveld:从2006年起我们的办公室开始网路审查相关议题的活动。我们从网路审查开始, 并在2006年法国斯特拉斯堡(Strasbourg)的欧盟国会上进行“网路言论自由”的辩论。我们在网路审查这个议题上努力的动机,是因为言论自由必 然是网路的基本要素。在线上,言论自由的人权必须被保护。

Sami:为何这个议题瞄准了中国的“网路长城”?中国是这个议题的主要目标?或是也包括其它实施网路审查的国家-那些一般而言被欧盟认为 是温和阿拉伯政权,像是摩洛哥(Morocco)、突尼西亚(Tunisia)、沙乌地阿拉伯(Saudi Arabia)、沙鸟地阿拉伯联合大公国(United Arab Emirates)等等?

Jethro van Hardeveld:这个提案并未针对任何特定国家。它呼吁欧盟执委会经由和第三国的外部贸易政策 处理网路审查的问题。这不单单的指向中国。不过最近在一篇Jules Maaten的媒体说明中提到,我们的确提到了中国的“网路长城”这个具体的网路审查例子,这也是最为人所熟知的网路审查案例。

Sami:欧盟和某些国家,如突尼西亚,的相关协定中明确的要求观察人权以及政治自由。但欧盟并未建立全功能的机制以应对这些国家政府的人权问题。所以,要如何处理网路审查?我们会看到欧盟实行产品抵制或是施以制裁吗?

Jethro van Hardeveld: 我们将呼吁欧盟采纳欧洲版本的美国全球线上自由法案。这个欧盟的法案应包括处理欧洲网路公司在第三国遭到审查的问题。这项法案也应规范欧洲网路公司必须将主机置放于非集权或是西方国家,以保证师涛案 不再发生。再者,欧盟执委会或多或少的在回覆Jules Maaten的提问中承认自我规约在欧洲的网路业已经失败。欧盟执委会回答:“…执委会欢迎明确的声明和呼吁网路公司和非政府组织(NGO)在制定反 网路压迫规范上密切合作。执委会很遗憾到目前为止此一议题尚未有进展”…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