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俄罗斯:选后抗争游行

莫斯科镇暴警察3月3日逮捕数十人,因为他们企图参加未经许可的选后抗争游行。

Marina Litvinovich(abstract2001,是前世界棋王Garry Kasparov的助手)也在被捕之列,以下是她被释放后,撰写的部分片段[俄文]:

是的,我在家。
简单说明:我的手臂擦伤、眼镜破裂,我被丢上镇暴巴士的时候,是整个人上下颠倒过来的,我的头稍微撞到楼梯,这当然不是进入镇暴巴士的最好方式。
在我搭乘的镇暴巴士中,[…],大部分的人都是在麦当劳被逮捕,镇暴警察冲进麦当劳,把人一个一个撵出来,他们也逮捕了一些和游行毫不相干的人,车上有两名未成年学童,还有两名亲克里姆林宫组织“我们的”(Nashi)青年运动团成员,这两人还真是迅速接收其他囚犯政治倾向的好孩子,车上也充满各种政治倾向。[…]

Sergei Davidis(blacky_sergei提到[俄文]选举与莫斯科游行的情形:

令人伤心…
这场选举让我有点伤心,并非因为Medvedev的胜选(这是早就知道的事),而是因为当局的无视法律与放肆,这在莫斯科显而易见,举例来说,当局无耻的伪造数据、让逝者大量投票、试图驱逐并贿赂观察家、拒绝接受抱怨,然后强硬宣称并无任何怨言,这些都不需要任何证明。

这些蠢蛋也不打算遵从任何规则,让我感到无助。

然后今天有场反对大游行(Dissenters’ March),这些蠢蛋不肯及时并合法地批准游行,这还不够;他们叫警察把所有邻居都抓走,这还不够;他们把所有企图唱歌、或吸引大量媒体注意的人全都抓 起来,这还不够;但他们抓走所有并未犯下暴力等罪行的人们,Mikhail Kriger(kitaychonok_li) 毫无缘由地在下午4点20分被逮捕,他一如往常地违抗警察,尽管警方的要求是不合法的,接着在晚间传出Mikhail Kriger被控“拒捕”,警方希望能将他送进拘留所。警方会在抗争场合或逮捕游行份子的镇暴巴士上,刻意搜寻他的身影,看来是因他太过活跃,警方才选择 处罚他,比如说,他曾发起声援Vasily Alexanyan的个人游行,再接下来是因支持Natalya Morar而遭到逮捕。

同时,(dmitryhorse)与另外两名红色青年先锋团(AKM/Vanguard of the Red Youth)成员于下午4点45分左右,在Chistyye Prudy的麦当劳被捕,根据警方提供的书面报告,他是因于下午5点30分在Chistoprudny Boulevard游行而遭逮。[…]
(译注:注意到时间先后顺序的关键了吗? ) 毫无疑问,法庭会采用这些证据,忽视目击者的说法。

ilugru也以描述一场只有他一人参与的游行[俄文]:

我今天较早下班,但仍赶不上参加这个游行,因为在下午5点50分左右,警方已经抓走所有能抓的人,Turgenevskaya地铁站附近有一大群可恶的警察、残留的抗议者和一群记者,我没遇到任何一个我认识的人,因此决定展开小型的个人游行。《The New Times》 (俄文周报)曾作过一个很棒的选前专题,里面有好几页充斥着标语,我打开报纸,举着内文是“不管投不投票,你都没损失”(Vote or not, you'll still get a male reproductive organ)的页面,沿着 Myasnitskaya街往Lubyanka广场走, 过程中我并没遇到任何镇暴警察,巡警频频看我,有些巡警还走向我,但没人逮捕我。在Lubyanka广场附近,我看到了一个很好笑的景象,一大群警察守着 广场入口,广场上只有6人挥舞着亲克里姆林宫青年团的旗子,我真的很想知道当这些警察围在广场边缘、护卫这些小丑时,他们的想法是什么。

圣彼得堡的抗议游行则是合法游行,而它也顺利成行,aneta_spb在她的部落格写道[俄文]:

这个活动很好,但还不够,不过显然近日我们不会看到上万人上街游行。[…]

关于莫斯科和圣彼得堡游行的若干影像与影片,能在全球之声之前的文章里找到:这里这里这里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