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埃及:黎巴嫩人在埃及-从占领到解放

Layal El Katib,一位住在埃及一阵子的黎巴嫩博客,这里是她身为一个黎巴嫩人生活在埃及的亲身经历:

我在那里说埃及语,事实上,没有人会知道我是黎巴嫩人,除非有人告知他们,我的埃及口音从以前到现在也仍是完美无暇!
所以我并没有经历任何问题!在那边很平常,我觉得像在自家一样在学校里,我交了很多朋友,我们像是一家人,你知道,数年来我每天都跟相同的朋友在一起,这样的结合力胜过血肉之亲,因为你可以选择你的朋友!我喜欢在学校的第一天,就因为可以认识很多新朋友!我总是喜欢有同伴,从未有融入任何团体的问题。

但有一天,在学校的一件事使她深受影响:

然而,时光流逝,我在6年级的阿拉伯语课堂上。我不记得老教在讲什么,但我记得他说,「当然,我们大家都知道,黎巴嫩现在是被以色列占领着」。我对他所说的并不感到震惊,而是全班同学的反应!只有很大的嘘声伴随着对我的指指点点!我没办法诉说我的感受!如此奇怪又令人震惊的是,我什么事也没做却只是微笑!在那同一天,在下课时,我还记得我在我最好的朋友的肩膀上痛哭!
我不是为了占领的这件事哭,我不是因为老师说全黎巴嫩领土被占领而哭,而且他所说的并不对。我之所以哭是因为有史以来第一次,我感觉自己像个外人、少数族群或是个侵入者!

数年后:

所以,我仍在埃及,还是同一所学校、同样朋友、相同的街道等。在2000年,由于黎巴嫩人惊人的抵抗,那年犹太复国主义军队终于离开了黎巴嫩领土(舍巴农场)

她继续说:

那天稍晚我们出去,我不记得是在哪了。但我记得我们到公寓的门口时,有个人走近我们,并说: 「Mabrouk, Rafa3to Rasna(意思是恭禧,你让我们与有荣焉)。我无法描述我的感受,简直是太惊人了。
那个陌生人和少数(一两个)密友,大概是唯一对我们表示祝贺的人。当我在跟我的朋友们说这件事时,他们为我感到高兴。我并不感到烦恼,就算他们没有打电话给我,即使到现在也是。我们阿拉伯人很奇怪!他们是那些曾经嘘过我的朋友,而我也是同个哭过的人!埃及还在,黎巴嫩也依旧。从嘘声变成欢呼声不也符合逻辑?

校对:dreamf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