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肯尼亚恢复正常

生命的转变总是有趣的,一个一度处于岌岌可危边缘、甚至可能步上其他失败非洲国家后尘的国家,现在回到完整正常的生活。

因为政府改变公共交通道路,迫使人民要走更远的距离,让之前互为敌人且担心自己种族背景的内罗毕居民,如今联合在一起攻击地方政府首长。路边摊贩和小部分的商人现在集结起来,呼喊他们需要开放的市场和适当的照明,以在夜间做生意。种族的仇恨似乎已经被抛在两边,现在人民正在推行共同的议程,追求经济上的生存。

在线的讨论也反映了议题的多元性,博客相当关注东非最大行动通讯公司Safaricom股票的首次公开发行(IPO)。在政治方面,和两个月前相比,讨论较为和谐和冷静。

Safaricom上市是政府团结的一个重要象征,因为在选举之前,反对派反对买卖股票,现在,他们都支持这家肯尼亚最富有的公司。

Kumekucha很讶异反对派领袖Raila Odinga转向支持IPO,之前在竞选时他曾经表达反对:

Raila昨天与财政部长Amos Kimunya会面,尽管Amos Kimunya四个月前才攻击Hon Raila Odinga指出,内罗毕股市不是鱼市,但他现在却突然对Raila非常尊敬,他在记者会上心情愉悦地称Raila和总统Kibaki是「我们的两位领导人」。
现在不是英雄崇拜的时刻,重要的是,Hon Raila Odinga向大众解释这次改变。不要搞错了,我很高兴见到这个新经济实体以及两位领导人的合作,尤其这两位领导人曾将肯尼亚带向最严重的危机和内战的边缘,在这些情况下,和平大过于令人向往的一切,真的是一切。
然而,我最后想说的是,无论这个事件花了多少代价,我确定它值得,我们付出代价而促进和平。毕竟,世界上没有人可以把人的生命(是无价的)和其他东西比拟,我只是觉得肯尼亚人民必须了解这点。

Kumekucha博客上的一个响应,总结了整起事件的政治、商业和肯尼亚的政治活动,及它们和穷人(占肯尼亚多数人口)的关系:

像我之前说的,肯尼亚的政治就是阶级利益,你可以看到国会议员会为哪个阶级做事,这些议员都希望要在五年内成为百万富翁。到了2010年,适合连续的抗争后,他们就会开始反对政府所做的任何的事情,而我们就准备赞扬他们是我们的英雄、领袖、烈士等。

Kenyanentrepreneur好奇人民是否在乎IPO

我曾经说过,LSE必须动员乡村地区的一般肯尼亚人在IPO时期大举进场,我说的是真的乡村地区,像是Githunguri, Bondo, Matuu, Kabartonjo, Mumias, Wajir, Mwatate, Mazeras, Lodwar等。
肯尼亚人必须在投资上更有经验,因此他们将停止以弓箭的中古方式打斗。
肯尼亚人也必须了解他们可以投资纽约股市,即使他们在村落生活。

Businessinfocus质疑Safaricom公司上市背后的道德和伦理问题,并思索股票下半年会不会如期上市:

他指出很多如果Safaricom没出售股票,财政金融担保就无法实现,因此带来了迫切感,不过这些警告在12月股票出售失利后都没有成真,Kimunya只能对此保持沉默,尽管他加速出售脚步,他无法再确切告诉肯尼亚人如果Safaricom无法在这个财政年度立即卖掉,会无法达成哪些计划,因为他知道国库在7月前的新财政年开始前,都不会有新的计划。
这就是官方的道德问题,财政部长Kimunya身处看守政府,却要在新内阁成立没几天就进行如此重要的工作,迹象显示,总统Kibaki可能会在周末前议会通过几个必要法案后,成立新政府,让众人无情地猜测Kimunya的动机是个人或宗教利益。

此外,Tengeza上传了Googlemap,显示肯尼亚杂乱糟糕的公共建设土地规划,隐约透露出地街头摊贩和公共交通的危机。

译者:S.H.H 校对:dreamf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