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俄罗斯:玫瑰与移工

俄罗斯摄影师Oleg Klimov(他在俄国远东地区旅行笔记英译请见这里这里)先前前往莫斯科市区外的一间温室农场,观察[俄文]莫斯科民众购买的玫瑰诞生地:

两张温室照片

为何人们认为送玫瑰当礼物是浪漫行为?我前往Podmoskovye观察玫瑰种植情况,很简单、技术来自荷兰、很昂贵,管理者若非美国黑手党,也肯定是黑手党代表:黑鞋、黑裤、黑皮衣、黑车,温室所有者属于执政党“俄罗斯联合党”, 他现在是个是商人,未来可能从政,更可能政商两栖,工程师和农经学家来自荷兰,工人是移工,他们的权利及他们获得的尊重比火车站前的乞丐还低,薪水… “只等上帝送来”,一朵玫瑰在农园里要价1.25至1.7美元,到了莫斯科一朵为5.45至5.9美元,这里出产的玫瑰全送往莫斯科,依然供不应求,花卉 产业蓬勃发展,受损的花朵免费送给教堂,显然是为弥补他们的罪恶,反正上帝不会到市场闲逛,看不出花有损伤。

移工几乎不会说俄语,几乎是非法打工,或许也是非法入境,但很难查明。

有位女子从塔吉克来,双手全是玫瑰刺下的伤痕,她用俄语对我说:“我喜欢花,那是希望”,看着这些静默与受辱的人们,似乎来自中古时代,身边却是高科技设备,实在很奇怪。 我仍不懂为何女性总爱与奴隶制有关的事物:钻石、黄金、花朵。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