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乌克兰、俄罗斯:不受欢迎的人

五月十二日,莫斯科市长尤利鲁兹科夫(Yuri Luzhkov)在他呼吁俄罗斯去取得一个乌克兰的黑海海军港,塞瓦斯托波尔(Sevastopol)后,被乌克兰宣告为不受欢迎的人(persona non grata)。(之前关于这个事件的全球之声翻译在这里这里

五月十五日,俄国拒绝让卡斯基夫(Vladyslav Kaskiv)入境,他是2004年基辅抗议活动的领导者之一,也是乌克兰议会的我们的乌克兰/人民自卫党的成员之一。卡斯基夫本来要到莫斯科参加一个访谈节目,而他的对手是俄国的政治人物,弗拉基米尔·日里诺夫斯基(Vladimir Zhirinovsky)。

一位LJ(LiVE JOURNAL)使用者、俄国记者,varfolomeev66比较了这两个事件

感受不同处

今天,乌克兰国会议员卡斯基夫不被准许进入俄国。它看起来像是对乌克兰决定禁止鲁兹科夫市长进入的一个恰当响应。

但让我们来仔细看一下并思考这两个事件的细节。

1. […]鲁兹科夫在事前已被(书面)警告其「极端主义者言论」将无法被接受,[…]然而卡斯基夫却是在没有任何告知的情况下被拘留在机场。

2. 我们都非常清楚抨击鲁兹科夫的理由:他怀疑塞瓦斯托波尔是否属于乌克兰,以及他威胁要废除建立在友谊与合作之上的1997年俄乌大条约(1997 Russian-Ukrainian “Big Treaty”)。[…] 卡斯基夫的罪过在哪却不得而知。官方的说明只有指称他「威胁到国家安全」─但这后面隐藏着什么?

3. […]鲁兹科夫其不受欢迎的人的身份是由一位货真价实的(乌克兰安全部门)职员奥斯塔片科(Maryna Ostapenko)所宣告,卡斯基夫这边却没有一个官方的发言人(其行动可被上诉的人)发表任何声明,且所有对他的指控都归于入境管制部门的「消息来源」与Sheremetyevo(机场)。

看起来没什么大不了。但事实上,它显示了这两个政权在本质上的差异。乌克兰这边,其官员必需对大众与媒体说明,以及为其行为负责。而俄罗斯这边,公仆们却可以不对大众做任何清楚的解释,可以依他们的喜好做任何决定。

除了别的理由,这就是为什么乌克兰在国际排名中被标示为「自由国家」,而我们的俄罗斯联邦却是「不自由」。这一切都如此地明显又理由正当,而且令人感到难过。

部分关于这篇文章的响应与讨论如下:

salatau:

卡斯基夫就像个圣人,对吧?

varfolomeev66:

对俄国而言,他确实有可能是有点恐怖的敌人。但我,身为一个公民,会想知道:他到底有什么威胁,以及他意图犯什么罪。但都没有做任何说明。或许,其实只是因为没有名目可以用来指控他?

译者:hsiehwei

校对:julys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