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孟加拉国:怯懦的媒体

自军方支持的临时政府宣布孟加拉国进入紧急状态后,国内媒体便备受考验,2007年6月《Himal South Asian》杂志的独家报导指出,国内孟加拉国语与英语媒体已失去公信力:

在军事执政时期,孟加拉国民众期望见到媒体的领导力,但记者却甘心受民粹主义欺负、因恐惧当局而屈服。

时隔一年,情况并未改变,反而每况愈下。

Unheard Voices博客列出孟加拉国媒体所出现的事件,也包括近期情况:

2008年5月2日:《Jai Jai Din》日报编辑Shafiq Rehman无故辞职,接任者Shahidul Haq Khan没没无闻,他的首篇社论亲政府色彩强烈,与该报过往大不相同。

5月12日:所有主要报纸编辑发布联合声明

「我们注意到,包括军方与行政单位都在干预媒体运作,媒体在紧急状态下无自由,但我们无法接受干预媒体日常作业。」

In the Middle of Nowhere博客的Rumi Ahmed提出看法:

《Jai Jai Din》的社论[孟加拉国文]引述Ataus Samad/Nurul Kabir的说法,指称该报高层是如何受到军方情报单位胁迫,不得不开除旧编辑,社论中亦透露,情报单位还要求部分电子媒体主管不要出席这场编辑会议。

他想问:

我们回到盖世太保时代了吗?

知名英语报纸《每日星报》亦有重大转变,在今年二月刊出的社论中,强调17年的「新闻生涯公正不偏颇」,不过几天之后,Human Rights Watch公布孟加拉国虐囚情况独家报告,特别指出《每日星报》记者Tasneem Khalil的证词,他也是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与Human Rights Watch组织的孟加拉国代表,但《每日星报》对此却未有只字词组,该报一位记者在E-Bangladesh的看法是

媒体仍严重受到箝制,记者在报导中不能出现任何批评军方的负面字眼,一年多以来都是如此,Tasneem Khalil和Arifur Rahman的事件背后当然有原因。

漫画家Arifur Rahman因为在《每日星报》姐妹报《Prothom Alo》的副刊中,刊出一幅无伤大雅的漫画(其中引述先知穆罕默德),遭政府以损害宗教人士情况罪名起诉,他也因叛乱罪遭判刑,最近才刚服完六个月刑期出狱,相较于主流媒体都没兴趣采访Arifur Rahman,博客兼记者Omi Rahman Pial率先访问他之后,将内容刊登在他的孟加拉国语博客(主流媒体显然不会刊登),这篇文章吸引数百篇响应,也有些对媒体在此事角色上的强烈言辞,各位可以在E-Bangladesh看到访谈英文版。

Dhaka Shohor博客里,则出现捍卫《每日星报》立场的言论,一名编辑留下响应力守该报立场,该篇文章仔细分析《每日星报》的一篇专栏,其中认为孟加拉国并无媒体自由受限情事,这篇专栏写道:

这是孟加拉国首次无记者受害、受骚扰、遭判刑等,这些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后史无前例的情况。

Dhaka Shohor则指出:

但该报编辑肯定知道同事Tasneem Khalil去年五月发生什么事!

之后响应区讨论非常热烈,《每日星报》编辑留言表示报纸误刊该文,是因人力不足而未尽查证工作。

一位匿名读者表示

在此例中,文章完全蔑视现实,任何孟加拉国媒体从业人员肯定是极端无能,才会没发现媒体自由受限问题。

这些媒体行为背后动机为何?是受到限制或压力?还是为自身利益而不想漟混水?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媒体该如何脱离自我箝制的囿限,才能大胆说出真相?

校对:julys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