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埃及:来自一个邪恶的埃及老处女的日记

2008年的三月,艾蒙海欣(Eman Hashim)写了篇文章, 质疑为何埃及穆斯林女性需要一个“瓦克尔”(wakeel)-亦即一个签字将她嫁给她先生的男人。在此我先透露一点内情,这可不是西方文化里那种父亲要亲 手把女儿“交出去”的祝福跟认可的把戏,在伊斯兰教世界里,倘若父亲或者叔伯(在父亲已殁的情况下)必须代表新娘在所有文件处理以及婚礼过程里为要代表新 娘发言,否则这个婚姻将被视为是“有缺陷的”。对于很多阿拉伯的族长而言,女孩们(尤其是一个从没结婚过,应该是处女的女孩)自行成婚的这种想法,可是会 令他们皱眉不满的。

在她那“不太传统”的文章里,艾蒙也在思考: “为什么一个埃及的女人必须要指定一个男人把她给‘嫁出去’呢?为什么女人必须要从被某个男人的监护转向被另外一个男人监护?我希望在跟我未来夫婿交换誓 言时,我可以正视他的脸孔….我需要看着他的眼睛并且听着他的声音….我想要他也听见我承诺我将会像一个好的穆斯林太太一样地照顾他….为什么我需要另一 个人来代表我呢?”

2008年五月,另外一个大胆的贴文则击中了另外一个深植人心的传统: “我想要搬出去,是的,我想要离开我的父母而独自居住。”

艾蒙列举出那些充满矛盾的,主要是抱持负面看法的那些人对她的反应: “妳这是什么意思?妳为什么要离开妳的母亲?一个女孩子家,怎么能自己一个人住呢?怎能没有男人同住呢?总有一天,妳会后悔离开了妳的家,妳会希望时光倒 转以换取可以跟家人共处的一天。是啊…..这都是跟西方学的!为什么你不能在妳房间里就学会独立?那些求婚者跟未来的夫婿会怎么想?”

当然,多数人不能理解艾蒙关于成熟、独立,以及离巢的逻辑。

在2008年五月二十四日,艾蒙写出许 多埃及女人的毛病: “妳还记得关于指定一个男人把妳嫁掉那件事情吗?妳还记得独立生活的那件事情吗?好吧,妳总听说过女性的离婚自主权吧?她得归还她先生给她的所有东西并且 同意放弃赡养费,才能在法庭上结束她的婚姻关系。有任何人知道,有一条法令,允许女人在离婚的同时还能保留她经济上的权利,如果她先生再婚的话?还有另外 一条法令,规定妻子的旅行不需要经由丈夫的同意。妳还记得女性怎样争取她们担任重要职位的权利,包括部长、法官,以及其他州政府的重要职位?”

艾蒙希望,她能活着看到女性瞭解及使用这些权利,并且使其他权利付诸实现: “当然,这些要求跟期待,会激怒很多男人跟女人,有些人将她们视为有违女性天性或者两性关系的本质,其他人则基于宗教及家庭关系的立场而反对她们,他们总 是说在埃及没有真正的女性问题,但是当你进一步质疑他们怎样才算是“真正的问题”时,他们会告诉妳,一个女性真正的挑战是如何去抚养好的穆斯林下一代-他 们这么说,彷佛要符合这样的角色期待,并不需要一个自由成熟的心灵。”

艾蒙认为这些人是在虚张声势: “他们反对我,只因为我文字背后透露出的力量与决心。一个女人,竟然想有选择权,这种想法使他们抓狂….对我自己而言,真正重要的,我会拼命捍卫的,是我 对于选择权的信念以及去检验自己的选择的那种能力。我确实在乎妳是否把自己给嫁掉、搬出去、跟一个烂男人离婚、留在一段悲惨的婚姻关系里、进行违背你丈夫 意愿的旅行、留在家,或者拥有自己的生活….只要妳思考过自己的选择并且作了选择,我要讲到妳烦为止……思考并选择妳真正想要的……妳没有欠任何 人任何东西。”

艾蒙引述了一些俚俗谚语,以证实我们的母亲及这个社会一直以来是如何不公平地对待我们:

“不要让女孩们开眼界”-这个俗语的意思是说要致力于保存女孩的天真无邪,彷佛知识跟经验会毁了她一样!

“男人和女人是为了彼此而存在的…..你这个邪恶的老处女”-意思是说妳该结婚,任何男人都可以,只要他养得起妳,不然妳就得要背负作为一个老处女的恶名。

“所有的男人都是小孩子”-这句特别的话,可充当任何错误跟冒犯的绞架。

“妳没办法改变他的”- 在一个思想落伍的社会里,妳唯一的选择就是接受身为一个埃及女孩的命运。

“离婚不是一个选项”-谁说的?

“法庭离婚是某些女人才会干的事,…妳知道是哪些!”-坏女孩!

“有个男人庇荫总是比墙壁强点”-随便挑一个男人就好!

最后,艾蒙下了这样的结论:“以上只是几个例子,说明了女孩们怎样受到心理压迫,以及她们的选择权的怎样被否决。”

校对:abstract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