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危地马拉:缅怀失踪者

「失踪」这个词汇在拉丁美洲非常普遍,特别与当地种种悲剧有关,「失踪者」指的是在武装冲突与独裁体制下失踪,永远找不到遗体或姓名的受难者,六月份在危地马拉境内,博客藉参与纪念仪式、艺术展等各种活动,告诉世界他们对无故失踪一事的感受,以及此事在武装冲突期间伤害多少瓜国民众。

Haverford学院两名学生提到研究失踪者故事的经验:

所有应负罪责者一概否认,这真是对幸存者与罹难者最大的污辱,世间最不公义之事,莫过于无辜、贫困、受漠视的民众,永远无法逃离这些恐怖经历。

其中一人名叫don Andres,他现年82岁,仍在挖掘寻找1982年夏天,遭军方以绳索残忍勒毙的两名女儿和孙子,锄头挖掘黑土的声音愈来愈大,底下显然有空洞,当挖出绿色布料的碎片时,他崩溃痛哭,我们也是。don Andres此刻宣泄出25年来的悲痛,这些年来,他从不确定女儿身在何方,依据历史情况,两人当然已经身亡,当时只有九个月大的孙子命运也相同,如果当时Andres的孙子没死,现在都25岁了,比我们两人年纪还大,但却没有长大的机会。当我们掘出三人的遗骸,心里正为don Andres淌血,但仔细想想,他并不是个案,全国还有50万个don Andres。

Fe de Rata[西班牙文]提到,最近Antigua Guatemala有项公共艺术展就名为「失踪者」:

失踪者」巡回展览中,展出25名拉美艺术家透过充满冲击力的作品,表现对这个主题的感受,策展人为美国北达科他州艺术馆馆长Laurel Reuter,留下阿根廷、巴西、智利、哥伦比亚、委内瑞拉、危地马拉、乌拉圭等国极权统治时代人们的记忆。

展览焦点为一系列名为「空虚的恐惧」的表演艺术作品,艺术家Stefan Benchoam在户外街道的沙子上写下:「人因缺席,更觉其存在」,之后风慢慢将沙与字吹走;其他作品在记录于展览博客中,例如Jessica Lagunas的「120分钟静默」,内容是艺术家从军服上割下一块块的布。

投影片感谢Los Desaparecidos博客提供

危地马拉在武装冲突中受创甚深,根据La Ladilla[西班牙文]的博客所言,军政府对人民有各种暴行、虐待,以及四万人失踪,许多人归疚军方造成这些人下落不明,「对抗遗忘静默、支持认同公义子女」(H.I.J.O.S.)这个组织便抗议军人节与独立节的阅兵,Mimundo.org的解释是:

我们要求停办6月30日军人节与9月15日独立节的阅兵,军方展现兵力看在瓜国社会眼中不仅冒犯民众,更象征尽管国内外司法单位都判决军方犯下违反人性罪刑,但军方依然不受惩处。…我国签署和平条约终结36年战事,希望建立民主程序,但向暴力体制及极权主义致敬的阅兵典礼却依然存在,着实非常讽刺。-危地马拉H.I.J.O.S.

这个诉求最终成功,自军人节在危地马拉设立以来,庆祝活动首度不再对外开放,许多博客对此感到高兴,也有许多社运人士呼吁联署停止所有庆祝活动,Historica Transitoria[西班牙文]很高兴见到这个结果:

我们共同写下历史,停止恐怖与野蛮行为象征,我们一同阻止阅兵,来自Marcos、Ixcan、Peten、El Estor、Coban的许多人,在纸上盖指印或签名,打破沉默发出声音。

但也非所有人意见一致,身为军方成员的博客Perspectiva Militar[西班牙文]表示:

对于在武装冲突中丧失至亲者,会有这种态度很合理,不过也有许多人失去亲属或是军方成员,他们在和平条约签署近12年后,已放下原来对立的态度。

虽然有许多罪刑未受制裁,政府也不愿将受难者的档案公开,许多危地马拉民众仍不断学习自身历史,并积极参与缅怀罹难者的活动。

校对:nairobi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