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埃及:棒棒糖和苍蝇

Lollipo Hijab 

上面的图片在邮件中已流传有一段时间了。其目的是提倡妇女遮盖身体和带面纱的运动之一。但是许多埃及网志作者批判此运动是具有攻击性的且可悲的。

埃及SandMonkey在博客中针对这个问题发表了一个帖子,标题为:男孩子是苍蝇,女孩子是棒棒糖

文中写到:“你们沒辦法阻止他们(也就是,男性),但是妳们可以保护自己。造物者知道妳身上最美好的是甚麼就夠了!”
唔,从哪里开始说起呢?能否以“男人是苍蝇”为例子开始,是男性用了這個例子來比喻並描述了自己?或者是,对以這個以妇女性骚扰为主题的广告,完全地忽视男性的个人责任?或者是以家長式的语气,告訴妳上帝创造了妳,但是卻真心希望妳能遮盖身体保护自己以免受到另一個祂的完美造物所侵犯? 或者我真不应该自尋烦恼,這只不過是一個關於棒棒糖跟舔舐的笑話,而我不夠有男子氣概以至於無法在網誌上搞笑?
是的。也许我不該烦恼这些。我已经厌倦了与頭巾维护者的争论。如果他们不認為此运动具有攻击性,那么不论发生什么他们都得承受。 向男性呼吁妇女不是一块被盖起来的肉到底還有啥意義,尤其是當頭巾维护者抱有相同的观点時?我的意思是,把男性形容成无法自控的动物,我很生气。但是如果大多數妇女還是戴着盖头,并且大多数人認為這麼作很合理,那为什么我们仍然在乎她们被性别歧视或者被支持頭巾的男性侵犯?
為了這件事抗曾經是重要的,有意義的。现在我不确定值不值得再为这些妇女而斗争!

阿拉伯学者他的博客中发表了这个图片,问道:

两个明显的(并且又说服力的)问题: 我们没辦法真正制止性騷擾嗎?而戴頭巾真的“保护”了妇女吗?

Forsoothsayer也发表了带有上面图片的文章没必要,令人不愉快,沉思所得”,留给读者去评论。

Deeeeeee‘s 回复中只有3个字母 , “WTF?!!”

同时Tarek 评论道: “狗屁! 我们绝对不是厌恶的苍蝇。”

最后Noha阿拉伯学者的帖子中评论道:“我戴盖头,但我既不能阻止他们也不能保护自己。”

譯者:Evil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