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委内瑞拉:向诗人Eugenio Montejo致敬

montejo.jpg
照片由Rußen拍摄,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在委内瑞拉民众最需要文学的时刻,却得向一位诗人永远道别,委国文艺爱好者于6月6日,得知诗人Eugenio Montejo辞世的噩耗,他是国内极重要且极具影响力的作家。

Montejo的诗歌肌理丰富,他出版多本西班牙语著作,也参与多部关于委内瑞拉文学的编辑,获得国家文学奖与Octavio Paz等国际奖项,多年来他都是委国最重要的诗人,多个团体、网页、博客,甚至是Facebook群组[西班牙文]均为他及其作品为主题,他过世后隔天,讨论区里充满许多留言,提及他的作品重要性,以及后世将如何永远怀念他。

另一件值得一提的事情是,由于González Iñárritu执导的电影「21 Grams」,让更多人注意到Montejo,其中西恩潘(Sean Penn)饰演的角色引述他所写诗句:

地球转动,我们更近,不断自转,直至我们在梦中相聚。

博客各自分享怀念这件作家的原因,并感谢他写下美好字句,许多人都从中获得共鸣。

Letralia博客的Jorge表示[西班牙文]:

昨晚Eugenio Montejo[西班牙文]离我们而去,在各种事件不断发生时离开,未向他所写下的各种理论道别,他在2002年说出他的基本信念[西班牙文]:诗歌是我们最终的宗教,若世上有最终审判,之前还会有诗歌这一关。

来自秘鲁的Moleskine Literario写道[西班牙文]:

诗人似乎总接二连三过世,秘鲁诗人Alejandro Romualdo Valle仙逝后几周,委内瑞拉也在哀悼诗人过世,Eugenio Montejo享年70岁,人们认为他是委国最伟大的诗人。

Papel en Blanco的Juliana Boersner指出[西班牙文]:

我们该如何言说悲哀?当西语系一位绝佳诗人还有许多话要说,却突然离世,我们该如何用笔墨表达无助眼泪?

Rostro de Viento博客的José Urriola[西班牙文]:

我曾三次见到Eugenio Montejo,第一次,我还是个孩子,站在西蒙玻利瓦大学的大厅,当时我牵着父亲的手,父亲停下脚步和一位男子打招呼,他戴着厚重眼镜、蓄黑胡,穿着米黄色格子外套,父亲告诉我:「儿子,这是委内瑞拉最伟大的诗人之一,Eugenio Montejo」,这位蓄胡男子用来自安地斯山脉的口音回答:「朋友,别相信你父亲说的话,我不是诗人,是个消防员。」

Eugenio Montejo昨晚辞世,一位委内瑞拉人死了,是个伟大的好人,所有委内瑞拉人都不该对此无动于衷。

Argonauticas则说[西班牙文]:

Eugenio Montejo写下西班牙语里诸多最美丽的诗句,而他上周五过世,则只是大时代里的极短篇章。

Argonauticas也提供个很有意思的超链接:The Trees: Selected Poems 1967-2004

校对:nairobi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