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黎巴嫩:囚犯自以色列返国

笔者下笔的此刻,五位民众/斗士正在黎巴嫩接受英雄式欢迎,这些反抗斗士刚从以色列监狱获释,这是以色列与真主党/黎巴嫩达成的交换条件,以国将释放黎巴嫩籍人犯,并归还两国数十年战火中丧生的百具遗体;黎巴嫩则承诺将公布以国与真主党在2006年7月交战时,一名失踪空军中尉与两名遭俘虏士兵的消息,今日公布的消息指出两名士兵已死,遗体也已交还以国。获释的黎巴嫩囚犯包括昆塔(Samir Kuntar),他过去遭判处逾400年有期徒刑,也已入狱29年,包括黎巴嫩总统、国会议长、总理及其他重要人士,都在首都贝鲁特的国际机场欢迎他们返国,总统正在发表演说,政府也宣布今日放假一天,让民众有机会参与欢迎英雄来归,以下是部分黎巴嫩博客的反应,未来还有更新,请锁定:

Anecdotes from a Banana Republic以风趣幽默态度看待此事:

昆塔自17岁起在以色列遭囚禁29年,世界在这些年改变多么大!他从没在酒醉时寄手机简讯给前女友,不曾偷偷在MySpace或Facebook上追踪别人,未曾散步至市区,未曾至内战时期开幕的餐馆Barbar用餐,该有人提醒他,现在的物价和过去大不相同,所幸还有很多七零年代的老面孔执政至今,他只需要适应像Saad Hariri这样的政治新星。

Arab Democracy提到以色列自称道德性较高,以及一日英雄的感受:

无论以色列满意与否,联合国正因为2006年7月的战事而促成此次协议,就一般战争角度而言,当军事行动最后明显有胜负,类似协议应该更早成形,但以色列在2006年8月不愿承认败战,而真主党则沉浸胜利情绪,认为抵抗以色列攻击是「重大胜利」。

以色列需要时间,官方花费一年时间,经过漫长调整,才发表Winograd报告,详细列举以国的错误,承认败战后,以色列自然就得付出代价。

在人道诉求背后,以色列出现前所未见的决定,以释放昆塔为条件,交换在2006年7月12日被俘虏、可能已丧生的两名士兵,这是一大进步,以色列内部的讨论焦点,则是担心此举可能首开政治与司法先例。

Bilad al Sham认为这是真主党的最终胜利:

黎巴嫩这边的边界海报上说得很明白:以色列痛哭悲泣,黎巴嫩喜极而泣。

自从Eldad Regev与Ehud Goldwasser两名士兵遭真主党俘虏,位于黎国南部与以国北部的夏季战事就此展开,以色列人两年来都想得知两人的消息,拍下两具黑色棺材的照片已送至媒体

当两人亲友透过真主党控制的Al-Manar电视台目睹照片,都放声大哭不能自己。
真主党今日并未完全掌控黎巴嫩,不过拿士兵遗体交换五位活生生的黎巴嫩人民,尤其还包括昆塔,他在1979年的以色列恐怖攻击事件后,遭判处四个无期徒刑,也已入狱29年,此事对真主党及其亲叙利亚的盟友而言,无异是两年胜利的锦上添花。

以色列在2006年战事想要达成的两项目标都失败,不但两名士兵没有活着回来,亦未将真主党势力削弱逼退至利塔尼河(Litani River)之后。

Tantalus在名为「传言说…」的文章里,以嘲讽与幽默语调记录此事。

Lebanese Political Journal以一系列文章报导最新发展与舆论看法。

Blacksmiths of Lebanon拥有昆塔在1979年被捕的照片与以色列媒体的评论,并在另一篇文章中,质疑政府为交换囚犯所接受的条件是否值得

关在以巴列监狱的黎巴嫩人即将返家,却还有数百名黎巴嫩人遭囚禁在称为「兄弟之邦」的叙利亚监狱里,真主党手中的筹码又少了一个,这样值得吗?

以黎战事导致超过1200人死亡、其中300人未满13岁;伤者逾4400人、700人永远残障,这些数字背后的答案很清楚(不值得!),可别忘了还有数十万人被迫离家,以及国内数十亿美元的损失。

但真主党可不在乎,他们和以色列谈判者均已获得足够的公关宣传,黎巴嫩人与收看半岛电视台的阿拉伯社会,好像都该遗忘真主党不久前曾拿武器对准同胞,还煽动国内宗派对立冲突,导致长达15年的内战。

之后还有更多来自黎巴嫩博客圈的言论、报导与分析,请勿错过。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