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西撒哈拉:诗歌与西班牙文的永恒关系

举凡食物、音乐、建筑,都能成为表现文化特质的素材,而西撒哈拉文化以口语传统为特色,诗歌对当地民众别具意义[西班牙文],诗歌已为生活重要元素,Atrapadordesueños表示:

如果向西撒哈拉提及诗歌,他们或许无法说出特定书名或诗名,但很可能会说几位知名诗人的姓名,或甚背诵几句诗词,因为西撒哈拉地区的方言Hassaniya诗歌仍以口传为主,最近也开始有人提笔记录,以免诗歌随作者离开人世,无法流传。西班牙殖民时期,这项语言受到排挤,人们毫不在意西撒哈拉的诗歌或文化,诗歌因未受外来影响,依旧保持传统,由诗人、吟唱者、诗词爱好者口耳相传。

知名歌手兼部落客Aziza Brahim指出,某些家族传统上会将诗词与音乐结合,她的祖母Ljadra Mint Mabruk[西班牙文]也是知名诗人,现居于难民营中:

我绝不会忘记在祖母家喝茶的时光,小时候,我们总是生活在一起,一同聊天、为她梳发、分享秘密,她是我的知己与启蒙老师,我的音乐充满着祖母的诗歌,非常自然,常常我开口歌唱,她也开口朗诵诗句。

Ariadna提到几位西撒哈拉诗人融合西班牙语与方言,毕竟西语在当地重要性居次,但Haz Lo Que Debas指出,研究与教授西语的机构塞万提斯学院始终不愿支持[西班牙文]:

相较于在北京、圣彼得堡、纽约第五大道开设分校,帮助西撒哈拉孩童学习西班牙语难道不是更重要吗?

这位部落客还提到,也有以西班牙文书写的西撒哈拉文学:

以西班牙文书写的西撒哈拉文学尚在萌芽,以稳定速度发展,然而常受媒体忽视,广大市场也毫无所知,塞万提斯学院或Casa Arabe等机构也将它遗忘,非洲地区曾受西班牙殖民的阿拉伯人用西语发展文化,但他们似乎没什么兴趣,西撒哈拉人在作家、大学与团体的协助下,才得以克 服这些阻碍,以和平方式争取自由,“用文字要求和平”,取回遭他人恶意占领的土地。

三年前,一群西撒哈拉诗人与作家合作,成立“西撒哈拉之友世代”[西班牙文]:

7月9日那天很热,一群来自不同地区的西撒哈拉诗人共聚西班牙马德里中区,在许多西班牙知识份子与作家的支持下,努力终于有初步成果,现在已出版数十本书,在这个“谦卑的梦想”诞生时,还有其他支持者在西撒哈拉难民营里努力,三年后,这个计划规模虽不大,但梦想已经成真。

诗歌亦为语言,西撒哈拉藉着西班牙文搭起桥梁,不仅抒发感受,也同时保存历史与文化。

校对:nairobi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