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愤怒阿拉伯:以色列在黎巴嫩饱受挫败

“过去20年间,以色列在黎巴嫩饱受挫败,所以以色列尽其所能强施苦难于黎巴嫩与其人民,不曾得到制裁(对于以色列在50、60、70年代所作所为),现在以色列终于得到报应。”部落客The Angry Arab对媒体报导以黎换囚新闻所作评论。

Dr As'ad Abu Khalil的反应就像大多数阿拉伯部落客与社论作者一样,将以色列释放俘虏交换两名以色列后备役军人事件,视为黎巴嫩的成功。

他进一步补充:

以色列对全体阿拉伯世界所说的种族言论(他们唯一懂的语言只有命令式),也可以用在他们自己身上,至少对我而言,阿拉法特(Yaser Arafat)是领导革命的错误人选之一,他领导人们对抗以色列的方法简直是一场灾难,他并没有给予以色列的巴勒斯坦战俘应有的尊重与待遇,德哈兰(Muhammad Dahlan)可说是阿拉法特的接班人。另一方面,西方媒体对巴拉克 (Ehud Barak)在1978年抹灭人性的残酷暴行避而不谈,巴拉克在穆格拉比(Dalal Al-Mughrabi)死后还对她的遗体开枪,拖着她的头发(巴拉克只敢在穆格拉比死后这么做),毁坏她的遗体,之后撕毁她的上衣,这是以色列前总理所犯下的性丑闻,发生在穆格拉比与其盟友身上的细节,以色列从不相信,认为这是敌人的说词,以色列政府不断说谎,继续掩盖事实,巴比伦.塔木德(Babylonian Talmud )经文所说的可以适用于以色列身上:说谎者的惩罚将是不受众人所信任,即便他说的是事实。回去看我对2006年以色列对黎巴嫩开战的文章,我试着记录以色列在战争时期所说的谎言和伪装,你不记得以色列宣称在黎巴嫩南部“寻获”三具伊朗士兵尸体了吗?你不记得以色列宣称手握“数百具”黎巴嫩真主党士兵遗体?(现在证实只有五具),我不确定1979年发生什么事情,昆塔(Samir Quntar)拒绝承认以色列口中的谎言(不过美国媒体却逐字造抄),当时昆塔只有16岁,现在他的兄弟Bassam 企图在黎巴嫩报纸Al-Akhbar揭发以色列对慕尼黑事件说谎,以色列与他们的阿拉伯敌人对抗时,对其他阿拉伯政府扯谎,以色列所怀抱的种族思想,让他们很难像接受其他人一样,接受其他阿拉伯人,同样以色列也很难以相同的态度珍重别人的死者与生者。

在另一篇文章里,The Angry Arab问到:

当然,纽约时报忙着大肆报导,完全相信以色列政府的做法,当我在读以黎换囚的事件时,想起已故美国谐星George Carlin说的:为什么以色列的恐怖分子叫做突击队?而又为什么巴勒斯坦的突击队叫做恐怖分子,为什么总是有巴勒斯坦受害者在巴勒斯坦的土地上遇害的故事,却没有关于以色列罪行的报导?为什么没有任何关于以色列“战俘”的故事?这些以色列入侵者的杀手一开始在黎巴嫩的土地上做了什么事?我恨所有以色列媒体(还有美国及沙乌地阿拉伯媒体)大力宣传以色列战俘的名字、对他们百般同情,你不会在我这看到这些士兵的名字,因为我拒绝屈服在媒体的标准下,去分辨人命的尊贵与卑贱,我要我去同情那些在黎巴嫩南部村镇投掷炸弹的以色列士兵?开什么玩笑!

Dr Abu Khalil接着批评新闻报导扭曲与美国立场偏颇,他说:

在以黎换囚中,以色列交出197具遗体给黎巴嫩,两名以色列士兵却比197具阿拉伯遗体博得更多新闻版面,真是活见鬼了,死掉的以色列士兵比全体阿拉伯人还值得报导,这就是白人的种族标准,这解释了为何中东媒体研究所(MEMRI)今天发布公告,抗议Fath运动巴勒斯坦自治议会 (PLC)表彰穆格拉比,在中东媒体研究所的文宣中,将穆格拉比定为恐怖分子,根据犹太复国主义,就算是阿拉伯人的遗体也还是恐怖分子,包括女人、孩子、全部的阿拉伯人,如果穆格拉比是恐怖分子,那巴拉克不就是超级恐怖份子?那些阿拉伯遗体并不全是真主党党员,只有九个是真主党战士,17个属于黎巴嫩共产党,22个属于叙利亚社会民族主义党,30个来自Amal运动,其他分别来自不同的阿拉伯国家,他们在黎巴嫩为黎巴嫩与巴勒斯坦捐躯,共计148人分别来自不同的巴勒斯坦组织,有些来自突尼西亚,但请不要误解,阿拉伯后援队向以色列入侵者宣战的决心永不减少。

永不。

注:还没读纽约时报就先发了这篇文,果然,没有一张阿拉伯遗体下葬的照片,相反的,纽约时报连续三天大幅刊登以色列人哀悼的图片,就连今天是报导197具遗体移灵回黎巴嫩也不例外。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