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新加坡:器官买卖合法化?

最近新加坡引发热烈讨论的重要议题:政府该不该让器官买卖合法化?这项争议始于6月间新加坡境内两名印尼年轻人企图将肾脏卖给一名富商而遭逮捕监禁。新加坡人体器官移植法明文禁止买卖器官或血液。

部落格 mr wang says so 直指这个争议的关键还是道德问题:

最主要的道德问题在于,人体器官买卖可能演变成对穷人与社会弱势族群的剥削,因为他们在作决定时并不会获知充分的讯息。

新加坡肾衰竭发生率居全球第五,据媒体报导,新加坡至少有3,500名肾衰竭病患,其中有600名末期肾衰竭病人等待肾脏移植,但他们至少得等上九年才可能获得往生者捐赠的肾脏。

Blinkymummy 支持器官买卖合法化:

个人认为,如果有一套严谨的架构来规范器官移植,就没有理由禁止器官买卖。为什么要因为病人的家人或朋友之间没有配对成功的肾脏,就让等待移植的病人死去?
为买卖双方的最高利益着想,两方都应完整告知可能发生的风险,最适合扮演仲裁的就是政府,因为政府效率高,而且能有效筛选器官移植必要与否。

但读者有不一样的看法:

政府真的最适合扮演仲裁角色吗?在理想化的国家中,的确如此,但是没有一个国家这么理想,我不认为让政府扮演仲裁角色很安全。
在器官买卖中,穷人没有机会让自己享受更好的人生,只有眼前这个机会能解救家人脱离贫穷,我不认为政府有足够的道德能力来扮演仲裁的角色。

Singapore Law Watch 的Jennifer Yeo 与 Madan Mohan 发文表示器官买卖有其优点:

不管是否涉及买卖行为,器官移植都能为双方带来更好的生活,因为两边都别无他法来解决健康或贫穷问题,如果政府—及利他主义者—不能帮助穷人渡过难关,就不应该在他们眼前设下更多障碍。
新加坡可以为国际社会树立器官买卖的典范,新加坡有完整的制度来辅助这样的交易行为。
首先要设立肾脏注册单位,让捐赠者与受惠者登记配对,寻找适合的肾脏,并避免胁迫、限制人身自由或剥削的情况发生。慈善机构或是独立行政单位可以负责移植 与相关业务,如“充分告知并取得同意”、保护捐赠人与捐赠器官的身分、捐赠条件设定、医疗费用、保险、补偿措施、捐赠者与其家人利益或是其他移植后各种问 题。

作者的提议获多位政府官员回响,这些官员暗示,最近正在推动未来器官买卖合法化的几项步骤,Carpe Diem – Seize the day 同样表达支持

新加坡可以率先投入器官买卖系统的研究与推行,允许器官买卖,让个人需求与社会道德标准取得平衡。

但是新加坡医疗协会反对器官买卖,Angry Doctor 质疑协会立场:

Angry Doc 尊重每位医生个人的道德观,而身为执业医师,我们依据伦理准则选择是否执行特定类型的手术,为了病人的权利着想,一旦牵涉到医疗议题,医生应该透过教育、提供资讯积极参与,而不应该用道德是医生的一部份当作藉口推卸责任。

Catholic bloggers 反对器官买卖,A quiet moment 为文阐释Catholic bloggers 观点:

器官捐赠的确可以拯救生命,但谁该牺牲?有人会遭到拐骗、胁迫、游说、鼓励等等,甚至可能遭到杀害,只为了摘取器官给受惠者。
“捐赠者是否拥有足够资讯,了解器官移植手术后的生活将会如何,他们可能后半生都活在后悔中,饱受绝望与器官移植后的常见疾病折磨。”

Sze Zeng 痛批将生命商业化的观点:

在器官买卖中,“器官捐赠者”一词相当矛盾,没有补偿,而是酬劳,没有捐赠者,只有简单的卖方,这样的关系不带有任何利他主义的想法,而是纯粹的商业交易;让器官买卖合法化的想法,只是现实中所有层面都已广泛商业化的延伸而已。

Javert's World 警告器官交易意味着“有钱人得以生存,穷人即将绝种”,另外一名部落客则指出,器官交易合法化并不会减少黑市的肾脏交易。

政府是否应该核准器官买卖合法化,并建立一个包含标准运作流程的系统?没有证据证明黑市交易将完全绝迹,就像银行到处都有,但是高利贷还是无所不在,或是合法赌场周边还是有地下赌场。

但是 CTW 解释

用某些方法来管控器官买卖,将可预防仲介剥削可能捐赠者,我不是说立法这事很简单,而是新加坡政府向来善于堵住法律漏洞。

Anders Brink 则警告通过器官买卖合法化,将造成新加坡周边穷国的剥削:

这是哪门子法律?新加坡怎么可以立法剥削邻国穷人?我们到底对邻国发出怎样的讯息?基本上新加坡很富裕,邻国很穷,如果站在富国的立场,通过剥削法主宰邻国,请反思有朝一日新加坡落魄的时候,希望受到怎样的对待?

伊朗是争论中最常提起的国家,因为伊朗是全球唯一核准贩卖肾脏的国家(伊朗人称之为“器官分享”)

部落格中mr wang say 的读者回应强调一个重点如下:

我想我们忽略了一个更大的议题,那就是慢性疾病国民的全体照护,包括肾衰竭病患。
健康状况不佳的肾衰竭病患,大部分来自社经地位弱势的族群,他们通常有高血压或糖尿病,却负担不起必要的特别医疗照护,延误抑制并发症发生的关键,结果,病患较预期提早发展为肾衰竭,必须洗肾。
我们究竟应该如何避免整件事情发生?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预防总是胜于治疗,肾脏移植限制很多,而且非常昂贵,话说回来,预防同样所费不赀。
那么,真正的问题是,政府打算投入多少资金,为需要医疗照护却无法负担的病患,提供更经济的医疗照护。与其他预算相比,像是国防预算,我们国家的医疗预算,数字并不很大。

想进一步了解全球器官买卖(或是“器官移植旅游”,即以旅游之名到贫穷国家做器官移植手术)的详细研究报告,世界卫生组织有相当丰富的资料

校对:Noheard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